[自我成長]我身上的制約,未必是我自己的人生課題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我之前對自己有個誤解:我以為我身上所有的「限制」,都跟我自己的人生課題有關。


因為我很想突破這些給自己的限制,所以我最近很認真地去觀照這些限制到底來自哪裡?然後得出了驚人的結論:


原來有些「限制」根本就是別人的課題。


只是因為我愛他,我在乎他,我願意包容,我願意陪他一起完成課題,因此我也讓自己畫地自限──而我為了改變自己的信念,很深刻地騙過了自己,我誤以為自己真的也跟我愛的人一樣,擁有共同的人生課題,我期盼這可以使我們齊心協力想出解決辦法。


而這個「別人」,可能是戀人,可能是父母,可能是孩子,可能是朋友,甚至也可能是陌生人。這個「愛」是廣義上的愛,當我把某個人視作「自己人」時,這種愛就會誕生,我會想待他們好一些,看到他們受苦時我會想要幫助他們。


而這可能也是悲劇的開端。


過去的我「想要幫助他們」的願望太過強烈,但過去的我想不出任何解決方法,還常常被「你根本不懂我的痛苦」、「你根本不理解我」之類的回應拒絕,最終我得出的結論是──


我想要「感同身受」。


我也想要經歷跟他們相同的痛苦,做出跟他們一樣的選擇,然後我再來看看,到底有沒有解決方法。


這個願望成為了一切悲劇的開端。




從結論來說──現在的我,已經能夠「感同身受」了。


在這一世中,小時候的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何我會遭遇到這些事,在家人求神拜佛時,我對於這一切都感到麻木,我不認為神佛能夠對我們的生活起到什麼幫助。


我也對於週遭人在害怕的事感到不解。為什麼你們求神拜佛,卻怕鬼呢?他們本質上是一樣的東西啊,那你到底是想要神佛給你們什麼呢?到底是想見還是不想見?明明見到了神佛,當下卻不是感謝跟許願,而是嚇得發抖,還一直要已經出現在你面前的神佛保佑你不受到鬼神傷害,這叫人家該拿你怎麼辦呢?


我印象中我小學以前好像都是這種超級抽離的思維模式(但我都沒有講出來),在大人眼中我就是個很乖很聽話異常好教的小孩。後來我覺得這樣不行,就透過經歷重大事件把自己的記憶封得更死,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個小孩。


第一次封印記憶是選擇在1999年,那一年正好有921大地震,我就「設定」自己因為地震的恐懼而失去了記憶──雖然事實上921地震當晚我睡得超爽,還是我姊把我搖醒的,但這不妨礙我封印記憶。


於是在我的印象中,我幼時的記憶幾乎是完全被刪除的狀態。我唯一記得的是921地震當年,奶奶帶著我們躲到家中的地下室,當時地下室中充斥著有臉孔的時裝模特兒(以前家裡做女裝生意),從那之後我就開始對人偶的臉孔感到恐懼,而我從小到大一直不懂為什麼我會怕人偶。


現在取回了記憶,回頭一看,才發現原來一切都是我自己搞出來的。




說到「制約」,其實恐懼就是制約的一種。


查清了恐懼的來源之後,理解這個恐懼其實都是自己設定的,而且在此時此刻已經毫無必要了,我對於「人偶」的恐懼就自然而然消失了。除了人偶以外,我也有一段時間是怕鬼的,而當我發現我怕鬼的這個設定是來自於我想要同理我的父親後,這個恐懼也自然消逝了。


單就「怕鬼」這個議題來看,我實驗的結果是,感同身受不是個好的解法,因為你只是跟他一起怕鬼怕得沒完沒了而已。事實上維持我原本的做法還比較實在,一直跟一大群「鬼」共處然後還活得好好的,人家看久了、習慣了,就會開始覺得這好像真的沒什麼。


但如果是比較深層的課題,沒有真正「感同身受」,的確多少安慰都安慰不到點上,甚至只會讓對方感到氣餒、愧疚,開始責備自己。如果身邊有憂鬱症的患者,應該多少能夠理解。事實上感同身受的確能使我輕易地共鳴與共情,這對於深度對話、取得信任很有幫助,可是──


很累。


心累到靠北。


如果重新回頭選一次,我想我不會再許「我想要感同身受」這種願望了,但既然已經發生完了,我已經從中獲得收益,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那就只能接受。


用我現在的思維去考慮,我會覺得這個共情毫無必要。


我知道對方的痛苦,我知道他的心有多痛,然後呢?這有什麼幫助嗎?


有足夠的抽離感才是相對安全、不會被捲進負面情緒漩渦的好方法,如果無法用俯瞰的角度去看待這一切,思維只會被攪得一團亂,壓根無法找到解決辦法。




那感同身受這個技能,有什麼用呢?


感同身受,也可以稱做共鳴感。


往後我會從共鳴單一人物轉為共鳴眾人,感知此時此刻的群眾正在經歷什麼痛苦,如果我能找到痛苦的根源、核心,並且找出解決方法,或者思維的轉變方式,我就能一次療癒到許多人。而這些被療癒的人,會再去療癒他們身邊的人,當所有人都有機會被溫柔對待時,就有越來越多人能夠處於安全、舒適的環境,因為我們身邊的人都是友善的


並且我們都懂得自我保護,當發現有人只想被溫柔對待,但不願意溫柔待人時,我們要把這個人請離。


有個說法是,當你身邊充斥著掠奪、猜忌、暴力時,你就身處於地獄。相反的,當你身邊都是良善、和顏悅色的人時,你就身處於天堂


如今即將邁入冥王水瓶年代,這個能量會持續二十年。冥王水瓶本身帶有破壞、創造、重生、群體、活出自我、社交、疏遠的人際關係、扭轉的能量,能量本身沒有好壞,只有如何運用,既然如此,我會想將這股能量用於──


建立屬於我們的天堂、我們的桃花源、我們的烏托邦。


我們可以不用太親密,但我們有共同的價值觀。

斜槓不是為了賺更多錢,只是因為我想做就做! 國中斜槓寫小說,高中斜槓畫插畫,大學斜槓畫漫畫──現在又要斜槓寫部落格、做Podcast,到底有沒有在念書/工作呢? 這個部落格會分享我從小到大斜著向前走的過程,以及一些心靈成長、自我成長相關的故事,若有興趣歡迎追蹤訂閱,並留言讓我知道你的想法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發生於你我身上的溫柔奇蹟──淺田次郎《鐵道員》《鐵道員》裡的每篇故事都有著「怪談」般的特質,將人們心中的恐懼不安、惶惑遲疑逐一凝縮為意象與事件,寫人與人、人與事物之間的拉扯掙扎,相互傷害又彼此撫慰,看似揉雜混沌成一片荒蕪,最終又清明潔淨地教人落淚。
Thumbnail
avatar
陳曉唯
2024-02-10
我發現抗癌成功的人身上都有的5️⃣大特質每次當我住院化療時,總會在病房裡遇見來自各地的抗癌病友,而每位病友身上都有著不同的抗癌故事~ 我意外發現,那些當初曾經被醫師宣判過死刑的癌末病人,突破5年甚至10年存活期的病友其實大有人在🤩 💡以下是我抗癌這4年多來遇到的各種抗癌成功病友身上所歸納出的人格特質: 1.正能量用不完 我
Thumbnail
avatar
花咪的抗癌日常🌻🌻
2023-11-22
治癒我身上的創傷我覺得自己被『想要做善良的人』這樣的想法框住了,當人永遠只遵守一條規則的時候,就會形成僵硬,那麼那條規則就會反過頭來教訓自己了。如果問我為何一定要遵守,其實我是害怕那些所謂的報應之說,所以連別人傷害我了,我都不敢反擊。 那我真的想要做善良的人媽?其實我是害怕所謂的報應吧~ 如果先不談善與惡還有報應
avatar
阿蘇火山
2023-11-08
牠,是我身上的另一個生命體你是生命之燈,黑暗的盡頭。漫長歲月中,上帝派遣美麗的天使與我相伴,永遠感謝你!
Thumbnail
avatar
台灣的那些雞毛蒜皮
2023-07-03
原來我身上也被無形的制約:突破當下,感覺真好!國中的時候,很喜歡看漫畫,只要考完段考,就一定到漫畫店報到。 到了高中,師長與父母親都不喜歡我看漫畫,於是我就漸漸的不看了。直到去年暑假。
Thumbnail
avatar
烹飪睡覺泡茶喝 (Camellia)
2023-06-13
聽我說劇話│「世上只有媽媽好?!」李到晛再展演技攜手《壞媽媽》羅美蘭,讓人又哭又笑又暖心的治癒喜劇!李到晛近期真是旺到不行,可算是「三喜」臨門?!因為《黑暗榮耀》將人氣推到高峰、又公開認愛同劇演員「林智妍」,馬上帶著新作《壞媽媽》再度登場,這次攜手《請回答1988》中每每穿著野獸紋的「羅美蘭」,帶來一齣榨乾淚腺的療癒喜劇!
Thumbnail
avatar
推坑人妻
2023-05-02
留在我身上的吻痕最過分的是,趁我睡着的時候,吻了我。
Thumbnail
avatar
Jena听心写
2021-10-22
[關於刺青]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06/刻在我身上的記號這是我的刺青故事,從找痛感證明活著,到後來真的知道自己活著,也感受到自己活得還算可以、不錯。心好像也就安了!
Thumbnail
avatar
換日線
2021-03-27
致H:我花了20年在老公身上,現在一名改邪歸正的酒店妹卻成了我們之間的小三!?H您好:我跟我老公交往10年結婚,目前結婚10年,20年的時光都在他身上,我一直都很信任他,但他卻有了小三,他們是在酒店認識的。小三之前是酒店妹,現在已改邪歸正,我老公說她很聰明,只要他一個眼神,她就知道他要什麼,他每天晚上12點準時出門找小三,我精神上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這樣的日子一年多了,我真的好
Thumbnail
avatar
H
2019-08-13
致H:我在我現任的身上,發現我前任的影子⋯⋯您好,H,我非常喜歡您的女人香,先讓我感謝您決定繼續女人香。是這樣的,我今年3月結束了一段4年的感情,這4年改變了我很多,尤其是我的自信(我說的是減少),所以最後我選擇了離開療傷,但就在4月底左右,我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了我的現任,他完全是我的完美情人!我也非常喜歡他,但,我內心一直有前任的影子⋯⋯
Thumbnail
avatar
H
2019-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