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 我們的命運》-1

2022/09/26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神哦,有啊,可是為什麼是耶穌?〉

你們看哦,像我這種在大都市工作一輩子的老牧師,年復一年,被問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問題。有些人說:「上帝怎麼會讓這一切發生?」又有些人說:「該隱和亞伯是兄弟,該隱殺了亞伯,該隱的太太從哪裡來?」最被唸唸不休的就是:「牧師啊,您老是講耶穌,陳腔濫調的。其實人有什麼宗教根本無所謂,最重要的是,人懂得敬畏那些更高的、那些看不見的。」
這很明顯,不是嗎? 我傑出的老鄉歌德—他也是法蘭克福人—早就說過:「感覺就是一切;名字只是聲音、只是煙霧,沒有意義、沒有代表性...」 所以,不管我們叫祂〝阿拉〞、〝佛陀〞、〝命運〞,或是〝超自然的存在〞,都沒有關係,重點是我們在根本上要有個信仰。可是如果非要精確咬定這一點,又信得太迷了。這說中你們一半的想法,對吧?我好像看到我前面這位老太太,跟我解釋:「牧師啊,您老是跟他們講耶穌!耶穌自己不也說“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嘛, 每個人在祂那裏都有個地方啊!」各位,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有一次我在柏林機場, 登機前我們必須再一次檢查護照。我前面是一位很高的男士—我好像看到他現在就站在我面前,一個好像有兩層樓這麼高的人,一隻手臂夾著旅行用的大毯子—匆匆忙忙把護照遞給海關。 海關人員說:「等一下! 您的護照已經過期!」這位男士回答:「不要這麼小氣嘛, 反正我有護照!」「不行,」海關堅定而且明確的說:「你必須要有有效護照」!
信心也一樣:重點不在於我有沒有信心,也不只是只要有信心就好。信心,每個人都有。就好像前兩天有個人跟我說:「我相信兩磅牛肉可以做出一道好湯。」這個也叫信心—只是很膚淺,你懂我的意思!重點不是只要你有信心就好,至於信的是什麼,並不重要;而是你要有正確的信仰,一種即使你在黑暗裡,也可以讓你活得下去的信仰,一種就算你在巨大的試煉裡,也能支持你的信仰,一種可以為之死的信仰。死亡是對我們信仰的正確性,一個極大的考驗!
只有一個正確的信仰,可以讓人活得對,也死得對:那就是相信神的兒子主耶穌基督。耶穌的確說了:「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 但是,要進到神的住處,只有一扇門:「我就是門! 凡從我進來的,就必得救。」耶穌就是那扇門!我曉得沒人想聽這個。他們寧可花幾個小時討論上帝,一個說上帝這樣,另一個說上帝那樣;但是,耶穌不是被拿來說嘴的。我告訴你們:只有相信神的兒子耶穌,這樣的信心才是使人得救的信心,使人可以為之生、也為之死的信心!
這種信心,一般人只覺得可笑,我從你們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來。很多年前,我在埃森市。兩個人站在路邊,看得出來他們是礦工。我從他們面前經過,其中一位跟我打招呼:「牧師,您好!」我走到他面前:「我們認識嗎?」他面帶微笑,跟另一個人介紹:「這位是布許牧師!一位正人君子!」「謝謝」我說。然後他繼續說:「只可惜他腦袋秀逗!」我有點火大,問他:「我什麼?我秀逗?為什麼我秀逗?」他回答:「牧師您真是個好人!只是您老是把耶穌掛在嘴巴上!」「這位先生」我高興地叫了出來。「這不是秀逗!一百年內,你會離開這個世界,一切取決於你是不是已經認識耶穌,這會決定你到地獄、或是在天堂。你說說看,你認識耶穌嗎?」「你看,」他轉向另一個人,笑著說:「他又開始了!」
我現在就想從這裡開始!我想從聖經中的一句話開始,這句話是:「凡有神兒子的,就有生命。」你曾經在課堂上學過耶穌—但是你沒有祂。「誰有上帝的兒子」—你聽好:「有」! —「在祂有生命」—現在和永遠!「沒有神兒子的人就沒有生命。」神的話是這麼說的! 你知道那句諺語:「“有”的人,應有盡有!」聖經在這裡正是這個意思。 我想說動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接受耶穌並且把你的生命交給祂。因為:沒有祂的人生,只是可悲的人生。
現在我想告訴你為什麼耶穌就是一切,還有為什麼唯獨相信耶穌是正確的。 或許我先從自己說起: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我必須要有耶穌,並相信祂。

耶穌把神表明出來

當有人對我說:「我信神! 但是為什麼一定是耶穌?」,我會回答:「糊塗蛋!神是自隱的神!要不是耶穌,我們對上帝根本無從知道起!」
雖然人們可以自己造神,造一個〝親愛的上帝〞,祂不會把一個善良老實的德國人丟下不管的,如果他一天只喝五杯啤酒的話。可是這不是神! 阿拉、佛陀都不過是我們期望的投射。至於神?要不是耶穌,我們無從認識神。耶穌把神表明出來,神藉著耶穌到我們這裡來。
我要你們想像一個畫面:上帝隱藏在濃密的雲霧裡。可是人活著不能沒有祂,所以他們開始尋找,試著穿過濃霧,要去找神。這些都是宗教的努力。 所有宗教都是人類在尋找神。而所有宗教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在雲霧裡迷路,他們沒找到神。
神是自隱的神。有個叫以賽亞的人看透這一點,他從心底呼喊:「主啊,我們到不了祢那裏。 願祢裂天而降!」然後,你想像一下:上帝聽到那聲呼喊! 祂穿透雲霧、裂天而降,到我們這裡來—在耶穌裡。 當伯利恆野地裡的天使高聲呼喊:「今天為你們生了救主! 榮耀歸與神!」—上帝到我們這裡來。所以耶穌說:「人看見我,就是看見父。」要不是耶穌,我對上帝一無所知。唯獨在耶穌那裡,我得到神的確據!人怎麼可以輕而易舉地說:「我不需要耶穌!」
我只能非常簡短地說明這些,不得不掛一漏萬。 我可以跟你說很多關於耶穌的事,但是現在我只能跟你說關於「為什麼是耶穌」這個問題的幾個重點:

耶穌是神拯救的愛

我必須向你解釋這一點。前不久,我和一位採訪我的記者聊天,他問:「你為什麼老講這些東西?」我回答他:「我老講,是因為我怕有人到地獄去。」他笑了笑說:「沒這回事!」然後我說:「咱們走著瞧!百年之內,你會知道是你對,還是上帝的話對。告訴我,」我問他,「你有沒有怕過神?」「沒有!」他回答。 「你不怕神!」在慈愛的上帝面前,人當然不怕。所以我跟他說:「這就是〝底線〞!」「只要對上帝有一點模糊概念的人,一定會知道,沒有什麼比這位聖潔公義的神審判我們的罪更可怕的了!你說“親愛的上帝”,是不是?聖經不只這麼說,聖經還說了:「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
你敬畏神了嗎? 如果還沒有,那表示你根本還沒看到聖潔的神和你有罪的生活的真實情況。一旦你開始敬畏神,你會問:「我怎麼可以站在神面前?」我認為人們不怕神的憤怒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愚昧。是的,當人們不再認真看待永生神和祂對罪的憤怒,這種漠視才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卡爾海姆教授曾經講過,有一次他去中國,到了北京,他被帶往一座山上,山上整個是一座祭壇:〝天壇〞。 然後他繼續說,在〝和解之夜〞,山上擠滿成千上萬人,都提著燈籠。然後皇帝上去—當時仍然由皇帝統治中國—為他的人民帶來了贖罪祭。當海姆教授跟我們解釋這一點時,他說:「這些外邦人對神的憤怒有些認識,知道人需要救贖。」
受過教育的中歐人認為,他口中“親愛的上帝”,只要看到人們老老實實地繳教會稅,祂就會很高興! 讓我們開始回頭敬畏神!我們都犯了罪! 你沒有嗎? 當然有!
當我們回頭學習敬畏神,我們會問:「從神的憤怒中得到的拯救在哪裡?救贖在哪裡?」然後我們心中油然而生:耶穌是神拯救的愛。「神願人人得救」, 但是祂不能不公平。 祂不能對罪保持沉默。 這就是為什麼祂賜下祂的兒子—為了拯救,為了贖罪。
你們現在一起跟我到耶路撒冷。城外有座小山丘,我們看到那裏數以千計的人,還有三個高高豎立的十字架。左邊十字架上的人就像我們一樣,是個罪人;右邊那個也是。但是中間那個!你們看祂,看那個戴著荊棘冠冕的人,永生神的兒子!「你高貴的面容/在世界的國面前/騷擾被棄/為甚麼你這麼枯槁憔悴!」祂為什麼被掛在那裡? 這個十字架是神的祭壇。耶穌是神的羔羊,背負世人的罪孽,使人與神和好。
你們看,只要你還沒找到耶穌,你就在神的憤怒下,不論你是不知道,或是不承認。只有那些來到耶穌面前的人,才能在神的平安裡:「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
我跟你們講一個很遜的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我是個砲兵。那時候,我們都會給大砲帶一層防護罩。有一次,我們前面沒有步兵,卻碰到裝甲車攻擊—那時候我們都叫它〝坦克〞。那些步槍的子彈像冰雹一樣擊中我們大砲的防護盾牌。因為這些防護罩實在很猛,我們才會躲在後面。然後我就想:「假如我只不過把手從防護罩後面伸出來,保證被打出千瘡百孔,我一定血流滿地、然後嗚呼哀哉。幸好我躲在防護罩後面,安啦!」
你們看到了:這就是耶穌為我變成的樣子。我知道:要不是耶穌,我會在上帝的審判中滅亡。要不是耶穌,我心裡沒有平安去做我想做的事。要不是耶穌,我死的時候不可能不害怕。要不是耶穌,我會走向永遠的滅亡。有永遠的滅亡,你等著看好了!但是,只要我站在耶穌的十字架後面,我就像躲在保護盾後面一樣安全。所以我知道:祂是我的救贖主!祂是我的救主!耶穌是神拯救的愛!
你們聽好:「神願意人人得救」。這就是為什麼祂賜下祂的兒子,為了拯救、為了贖罪。也為了你!
你沒有安息,直到你有神的平安,直到你得救!
為什麼是耶穌?

唯獨耶穌能解決我們生命中最大的問題

你們知道什麼是我們生活中最大的問題嗎? 嗯,年紀大的自然會想到自己的膽、或腎或哪個正在病痛的器官。好大的問題啊!年輕人就是“那個女孩”或“這個男孩”。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問題。請你們相信我:我們生命中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在上帝面前的罪!
我做了幾十年的青年牧師。 我一直在找新的概念畫面,希望能讓年輕人明白這一點。我在這裡要使用其中一個概念。我曾經說過:「你們想像一下,我們天生在脖子上就有一個鐵環。 每次只要我犯罪,就會建立一個鏈接。 我有一個汙穢的念頭:一個鏈環。我對我媽的態度很放肆:一條鏈環。一天沒禱告,就好像沒有神似的:一條鏈環。 不誠實、說謊話:一條鏈環。」
你想想看,拖在我們後面的鏈條會有多長!你們知道的:罪的鎖鏈!我們在神面前的罪,就是這麼真實—即使你沒有看到這個鎖鏈!它已經成了龐然大物,我們卻隨身攜帶。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人們不能真正歡喜快樂?畢竟擁有快樂多好!但是他們快樂嗎? 他們不能快樂!他們不能—因為他們隨身攜帶這個罪的鎖鏈!沒有哪位牧師、神父或天使可以從你身上把它拿走,甚至上帝也不能,因為祂是公義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
但現在有耶穌!唯有祂能解決我們生活中最大問題:祂為我的罪死。祂的死為我的罪付了代價。這就是為什麼祂能夠拿開我的罪的鎖鍊。唯有祂能!
我從經驗​​的角度告訴你們:知道我的罪已經被赦免,是一種釋放。這是生命中極大的釋放—只有死的時候才能得到。等你們年紀大了,死了而且罪得赦免;或者進入永恆,卻帶著所有的罪!這未免太恐怖了吧!
我認識有些人,他們一輩子口口聲聲:「我真是個好人!這點我滿有把握的。」 然後他們死了,手一鬆開—發現:我們生命的船,在永恆黑暗的河流上航行—朝向神。他們什麼都帶不走:沒有房子,沒有戶頭,沒有存款—只有他們的罪。人就這樣到上帝那裡。太可怕了!人死了就是這樣。如果他們說:「人都是這樣死的!」—然後他們就這樣死了!可是,他們可以不必就這樣死了!耶穌赦罪!這是所有釋放當中最大的釋放。
當我知道什麼叫罪得赦免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十八歲的小伙子:鎖鏈掉了!有首詩歌裡這麼說的:「罪已赦免/這是生命的道/顫慄的靈魂啊 /他們是奉耶穌的名」。我希望你們也有這樣的經歷!到耶穌那裡去!今天就去。祂正在等你們。你們自己跟祂說:「主啊,我的生活亂七八糟、根本一蹋糊塗。我跟人從不提那些,我只說自己的好。我現在把一切都交給祢。我相信祢的血會除掉我的罪」。罪得赦免是一件很光榮的事!
十七世紀在英國有一個人叫本仁約翰。因為信仰,他被關在監獄很多年。從來都是這樣,除了神的話,人類所能擁有最牢靠的就是監獄。就是在監獄裡,這個本仁約翰寫了一本精彩絕倫的書,直到今天都很接地氣。在那本書裡,他把基督徒的生活描繪成一個險象環生的驚奇旅程。開頭是這麼說的:有一個人住在世界的城裡。有天他心神不寧、跟他太太說:「一定不是這裡。我沒有平安。我不快樂。我必須離開這裡。」她跟他說:「你太緊張了,你需要休息。」可是這些話對他沒有任何幫助。他還是坐立不安。有一天,他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我必須離開這個地方!」然後他逃跑了。在路上,他意識到自己肩上的擔子很重。他想把它拿下來,卻擺脫不掉。他走得越遠,它變得越重。以前他不覺得有那麼重,以前這些擔子輕輕鬆鬆的。可是,他離開城市世界越遠,負擔變得越重。到後來,他幾乎走不下去了。他費力地走在山上的一條羊腸小徑,他再也受不了這些擔子。他繞過一個彎道,一個十字架出現在他面前。他幾乎陷入昏迷、跪在十字架面前,緊緊抓住、抬頭仰望。一霎那,他感受到重擔掉下來了,轟隆隆地進了深淵。
一個人經歷耶穌基督的十字架的精彩畫面:「我抬頭看到/在上帝羔羊的靈/如何為我流血/死在十字架上 /我不得不羞愧承認/我在這裡找到兩個奇蹟/祂的大愛/我的重擔脫落」只有耶穌才能賞賜我們:罪得赦免!
為什麼是耶穌? 我必須告訴你們為什麼我信耶穌的另一個原因:

耶穌是好牧人

你們生命中都經歷過這些:無盡的孤單、無窮的空虛。然後你突然覺得:「我好像少了什麼!可是,是什麼?」我告訴你們:你們少了這位活著的救主!
我剛剛說過,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替我們付了罪的贖價。你們要記住這句話:「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他們把祂放進墳墓,一個磐石鑿成的墳墓裡。然後把一塊厚重的大石頭滾到墓門口。為了安全起見,羅馬巡撫貼上封條,並且指派羅馬兵丁把守妥當。我可以想像這些小伙子都非常優秀,他們曾經在不同的國家打過仗:在高盧(今天的法國),在日耳曼(也就是德國),在亞洲和非洲,身上有無數傷疤。第三天,天還沒亮,他們臂上架著盾牌、右手拿著標槍、頭上戴著頭盔,站在那裏值勤,讓人完全信得過。突然成了大白天。聖經說:「有主的使者從天上下來,把石頭滾開。」耶穌從墳墓裡出來!威力之大,看守的兵丁嚇得渾身亂戰,和死人一樣。幾個小時後,耶穌碰到了一個可憐的女人。聖經說曾經有七個鬼附在她身上,耶穌把牠們從她身上趕了出去。這位婦女在那裏哭,耶穌來到她身邊。她沒有嚇得昏了過去,相反的,當她認出復活的主耶穌時,她歡歡喜喜地說:「主!」這給人好大的安慰,因為知道:「耶穌這位好牧人,祂活著,而且與我同在!」
你們看,這就是我需要耶穌的另一個原因:我需要一個我可以握住他的手的人! 生活把我丟進非常黑暗的深淵。因為我的信仰,我被關進納粹的監獄。有段時間我一直在想:「現在離那個瘋狂的幽黯國度,只差一步,任何人到了那裡,都回不去了。」然後,耶穌來了!結果,沒事了!
我跟你們作個見證。有天晚上,我在監獄裡,一切都亂了套,地獄不過如此。他們不斷把人送進集中營,那些走投無路的人、犯罪的人、無辜的人、猶太人。 這個星期六晚上,這些徹底絕望的人,都在亂吼亂叫。你們根本無法想像。
一整個充滿絕望的監獄,裡面所有人都在尖叫,撞牆、撞門。守衛們很緊張,用他們的左輪手槍敲天花,跑來跑去、拿著棍子亂打人。我坐在我的牢房裡,我想:「地獄就像這樣。」人們無法想像的糟。這時候我想到:「耶穌!祂在這裡!」我已經跟你們說了當時的情況。我只是很小聲—非常非常小聲,在我的牢房裡說:「耶穌!耶穌!耶穌!!!」然後,不到三分鐘,周圍完全安靜下來。
你知道嗎:我打電話給祂,沒有人聽到,只有祂—魔鬼不得不示弱!然後我唱起歌來,在這裡這是被嚴格禁止的,我唱得很大聲:「耶穌,我的喜樂/我心的牧場/耶穌,我的榮美/ 哦,多久,還要多久/ 心正懷想/ 渴慕祢!」所有的囚犯都聽到了。守衛們一言不發,我大聲唱著:「狂風暴雨/世界顫慄/耶穌與我同在!」各位,我那時候真實感受到擁有一位活著的救主的意義。
我曾經說過,我們都必須經歷極大的困難,就是死亡。曾經有人數落我:「你們牧師老是拿死來嚇唬人!」 我說:「我根本不用嚇唬人,因為每個人都會怕!」到那時候—臨死的時候—你可以握著好牧羊人的手!也有人跟我說,而且說得很對:「今天的人比較不怕死,更怕活。 活著很可怕,比死還可怕!」是的,但是各位:生命中有一位救主!
我要再跟你們講個故事,雖然我已經講過好多遍了。很不可思議,卻是真的。我在埃森遇到一位工業界人士,這個人很幽默,你知道的:「牧師,您讓這些孩子一個個循規蹈矩,真是太好了。這裡一百馬克是謝謝您的,辛苦您了。」我說:「是呃,那你...?」 「不,不,牧師,您知道的,我有自己的世界觀……」你們看:一個好人,可是離上帝就像月亮離天狼星一樣遠。
有一天,我有場婚禮。在一個雄偉、卻很冷清的教堂裡,除了一對新人,大概還有十個人左右。他們零星散坐在空蕩蕩的教堂裡。這位幽默的工業界人士是那天的伴郎!那天,我真替這可憐的傢伙不好意思:他穿著優雅的燕尾服,手上拿著禮帽,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舉手投足、應對進退。你可以看得出來他正在想:「我現在應該跪下嗎?我現在是不是該畫一個十字架?我現在該作甚麼?」我幫了他一個小忙,把他的禮帽摘下來、放在一邊。然後一起唱了首詩歌。當然,他還是沒進入狀況,只是跟著依樣畫葫蘆。你能想像這位先生嗎?這個跟世界很搭、平常到哪裡都吃得開的人!
然後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新娘曾經教過兒童主日學。所以在婚禮上,大約卅個小女孩從教堂上層的迴廊,向下唱一首詩歌。她們用甜美的嗓音唱首非常簡單的兒歌,你們可能都知道這首歌:「因為我是耶穌的小羊/我歡喜快樂/我的好牧人……」然後我想:「這個人怎麼了?他生病了嗎?」他癱在地上,兩手掩面、顫抖。我跟自己說:「他出事了!我得叫醫護人員。」後來我注意到:那個男人正在不可自抑的痛哭「......我的好牧羊人,祂知道如何照顧我」孩子們唱道,「祂愛我,祂認識我」那個人癱在那裡,那位偉大的實業家,在痛痛哭泣!我突然明白了,在空曠的教堂裡發生了什麼事。這個人意識到:「這些孩子們擁有我所沒有的:一個好牧羊人。我只是一個孤單、迷失的人!」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生活讓你走不下去了,你可以像這些孩子一樣說:「我歡喜快樂,我是耶穌基督的小羊,我有一位好牧人。」 你實在走不下去了! 你猶豫、你困惑,你還是可以這麼說! 我為什麼信耶穌? 因為他是好牧人,是最好的朋友,我活著的救主。
為什麼是耶穌? 我必須再告訴你最後一點:

耶穌是生命君王

很多年前,我在波西米亞森林有一段悠閒時光。那些年輕人都離開之後,我卻必須多待一天,等車子來接我。那個晚上,我住在一個又老又舊的狩獵小屋,以前屬於某個國王,現在只有一個林務員住在那裏。那個房子有一半已經垮掉,像個廢墟,那裏沒有電燈。可是有一個超大的客廳,裡面有個開放式壁爐,已經點上柴火。有個人進來,給我一盞煤油燈,跟我說聲「晚安!」外面風雨交加,雨水抽打著圍繞房子的冷杉樹。你們知道的:就像個等一下強盜就會衝進來搜括的場景。這次我沒有隨身攜帶些可以讀的東西。然後我在壁爐架上找到一本小冊子。我在煤油燈下讀它。我從來沒讀過這麼嚇人的東西!這本小冊子裡,一個醫生溢於言表對死亡的憤怒和痛恨。一頁接著一頁:「死亡啊你,你這個人類的仇敵!我花了一個禮拜,拼了命救一條人命,我想,這個人終於脫離險境,然後,我知道,這些都是白費力氣—你帶著你的骷顱手來了。哦,你這個騙子,你這個爛傢伙,你這個仇敵!」字裡行間只有對死亡的恨之入骨。然後最可怕的來了:「死亡你,你畫下句點,你留下驚嘆號!」他繼續說:「你這個混蛋,你要是一個驚嘆號就好了!可是當我好好的、定睛看你的時候,你變成一個問號。我問自己:“死亡是一個結束嗎?或者死亡並不是一個結束呢?接下來是什麼?”死亡,你是個問號!」
這就是了! 我可以告訴你們,死亡並不是一切的結束!耶穌知道這個事實,所以祂說:「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就是這樣!我很高興我有一位救主,祂賜下生命,而且是永遠的生命。這也就是為什麼我這麼樂意傳揚祂。
你們知道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在凡爾登待了幾個禮拜,當時戰況非常慘烈,屍體堆積如山。 我一輩子都忘不掉那種鋪天蓋地的屍臭味。每次我看到 「為國陣亡」的烈士紀念碑,我都會聞到凡爾登的味道—屍臭味。有時候我只要想到:「不用等到一百年,我們就通通不在了」,然後,我就立馬聞到這個噁心的味道。你也感覺到了嗎?
在這個死亡的世界裡,有一個人,祂從死裡復活! 祂說—你們想想看!—:「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信靠我。到我這裡來!歸向我!成為我的產業!我要給你們生命!」 那不是很棒嗎? 一個人怎麼可能在這個死亡的世界裡活著,卻沒有這位就是生命、並且賜下永生的救主呢?
我最近讀了一封卡爾·海姆教授打字的舊信。這是一位在二戰中在俄羅斯陣亡的士兵、一個基督徒寫的信。信上這麼說:「我們周圍一切都太恐怖了! 當俄羅斯人發射他們的“史達林風琴”時,我們都嚇得驚慌失措。還有冷!還有雪!太恐怖了!可是我一點不怕。如果我倒下來,那就太棒了:因為我只要再往前一步,就進入榮耀裡。風暴平息—我看到我的主,和祂面對面,祂的榮光圍繞我。就算現在就倒下也挺好的。」不久,他真的倒下了。當我讀到這裡,我不得不這麼想:「就這麼回事,一個年輕人不再怕死,因為他認識耶穌!」
是的,耶穌是生命的君王! 祂給屬祂的人一個保證進入永生的盼望!
那天是教會日,在萊比錫市政府的接待大廳!政府當局領導人和教會領袖們聚在一起,然後輪流致詞,基本上都說得不痛不癢的,免得冒犯別人。最後由當時擔任德國福音派教會大會秘書長的海因里希·吉森(Heinrich Giesen)做總結。我忘不了他站起來的樣子,然後說道:「各位,你們問我們,我們是什麼樣的人。 我用一句話告訴你:我們是這樣禱告的人:“親愛的上帝,讓我敬虔到可以進天堂”。」然後他坐下。人們突然激動了起來,還滿嚇人的。
在「三十年戰爭」期間,保羅·格哈特的詩寫道:
我只想流浪 我的人生穿越世界
我不想待在 這個陌生的帳篷
我在街上遊盪 走向我的家鄉
只有我 沒有別人 我的父會安慰我
希望你能像那樣穿越這個世界。
為什麼是耶穌? 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取決於你認識祂!
譯自:Busch, Wilhelm (2021). Jesus unser Schicksal. (6. Auflage, Seit 8-22). Deutschland: Neukirchener.
基督教宣教士 在柬埔寨 食衣住行 聽說讀寫
在柬埔寨鄉村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灌溉高棉人對耶穌的認識 耕耘高棉人跟耶穌的感情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