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不知道,我的委屈

我常使用「不知道」。
不是最近才常使用。
從小就學會說「不知道」了。
我很怕做錯事惹怒大人,
於是我說「不知道」,
這樣就不需要做,就不會被罵了。
我很怕做不好被人嘲諷,
於是我說「不知道」,
這樣就不需要做,就不會被笑了。
甚至,我很懂得察言觀色。
無論是心裡喜歡還是討厭,
無論是心裡想要還是不想,
我都說「不知道」,
大人就不會為難和煩惱了。
漸漸地。 。 。漸漸地。 。 。
沉默寡言成為我的第一印象,
「不知道」成為我的慣用語。
在不知不覺中,
「不知道」這句話,
成為我的防衛方式,避免自己受傷;
成為我的關懷方式,避免傷害他人。

說「不知道」的代價

我變成一個沒有聲音的人。
沒有自己的願不願意,
沒有自己的喜不喜歡。
完全聽別人的,
換取別人的滿意和喜歡,
保護自己,也照顧別人。
悄悄地。 。 。悄悄地。 。 。
有一個情緒不知不覺出現。
對,它的名字叫委屈。

辨識委屈

在未學習照顧情緒以前,
我對委屈很陌生。
不知道那個不舒服的感受,
它叫做委屈。
委屈有時藏在生氣後面,
讓我瘋狂發洩憤怒,
卻不懂自己發生什麼事。
委屈有時躲在難過後面,
讓我卡在悲傷漩渦,
卻不懂自己發生什麼事。
委屈,是被我困住的龍捲風。
一陣席捲,然後破壞我的人際關係,
又一陣席捲,然後又破壞我的人際關係,
不斷重複相同的模式。
它的存在,一直沒有被我意識到。
我的渴望,也一直沒有被我意識到。
感受委屈的呼喚

委屈的呼喚

一次又一次的情緒流動中,
委屈呼喚我面對自己的恐懼,
委屈呼喚我理解自己,
委屈呼喚我表達自己。
我卻不懂它的這些善意。
逃避委屈,我不斷往外尋找。
吸引那些愛說道理的人來到我的生命。
聽他們說,相信他們的相信。
感謝愛說道理的人們,
曾經給我這樣的依靠。
逃避委屈,我不斷往外尋找。
那些愛說道理的人們,
滿足了我想被理解的需要,
彌補了我無法表達的失落。
但是,躲在憤怒與悲傷背後的委屈,
依然在,
依然揮之不去。
它是一直困擾著我的龍捲風。

與委屈和解

在跌跌撞撞之後的現在,
在輔導老師的陪伴過程中,
終於願意好好靜下來,
感受委屈的存在,
聽一聽委屈的呼喚。
謝謝我願意勇敢表達期待,
雖然還是有恐懼和緊張。
謝謝我願意理解自己的善意,
雖然還是有自責的時候。
委屈,謝謝你的出現。
我願意為你負責,
承認自己渴望表達和被理解,
找回自己失落的勇氣與意願。

旅人小萌留言

你好。謝謝你閱讀我的文章,謝謝我們在文字創作的路上相遇。
這是一篇覺察委屈的學習記錄,學習聽懂委屈的呼喚,學習理解委屈的善意。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邀請你按愛心,或者留言讓我知道。也邀請你追踪我的專題《旅人小萌的書寫療癒空間》,就能收到新文章的通知。謝謝你的支持與鼓勵。祝福你歲月靜好。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本名蔡友明,來自馬來西亞。希望通過寫作和繪畫,整理自己的學習,深刻理解自己,陪伴自己走在療癒的旅途中,為自己一點一點萌芽、一點一點成長。
想通過文字書寫的興趣,分享自己的學習與成長。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