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牙的寫作課005:重中之重的價值觀

2022/01/12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大家好,請問各位有沒有先淨身正衣呢?就當各位準備好了,所以我們要來做嚴肅討論,
首先,這個「棒呆了的故事」好像還沒有個名稱……或者你已經想好一個超帥的書名了。
好吧!雖然十之八九最後你會把書名改掉……相信我,我自己有兩個系列的創作,一本早就有書名,但其實直到出版前才定案,因為一直猶豫。另一本則是根本沒有書名,直到出版社摧了才硬著頭皮弄一個出去……總之,在現階段有沒有書名其實沒那關鍵。
當然,如果你已經醞釀很久,非常胸有成竹,那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恭喜你了,你可以把書名擺在檔案夾上,成為專案名稱,不需要弄個「A計畫」之類沒特色的代號,或者先隨便擺個名字代表,例如我的「光明繼承者LIKADO」一開始在檔案上就只有「殭屍故事」這種爛到不會講的名稱……
關於書名,各位可以先參考這篇:
反正這不是本篇重點,只是稍微提一下,假如你很在意書名這回事的話。
(對了,這是小說的狀況,如果你寫的是工具類的書,從書名來確認主軸就非常重要,你必須讓書名能呈現出關鍵字,小說在這部份就沒那麼大限制,當然書名還是很重要,只是不見得在一開始就要把書名定下來。)

尋找故事主軸、確立故事價值觀

好了,接下來可沒有之前那麼輕鬆,這可以說是創作開始之前最困難的一道關卡,雖說「輕鬆寫」也是一種方式,很多網路連載都是寫著寫著慢慢寫出樣貌來,但如果目標是出版品,恐怕沒那麼輕鬆愜意,就算你是把之前輕鬆寫的稿件拿來重新編輯,相信我,你會花非常多持間重新處理稿件。
所以如果可以,請你先把這件事情做好。
對了,要先說明一下,當我們提到故事的價值觀,指的是「作者想要傳達的東西」,但創作小說時我們還需要另一種價值觀,叫做角色價值觀。
一般來說,作品價值觀不會變,因為那就是作者想要製造感動的部份,如果價值關有不連貫的情況,那麼故事就會崩潰。
角色價值觀正好相反,可以有很多種,因為不同角色有不同價值觀,甚至同一個角色的價值觀在故事前後也會有變化,而我們現在要先談的是故事的價值觀,至於角色的價值觀,我們在談到角色設定的時候會再提到,不用緊張。

先來提主軸

我一樣拿我之前的範例來講,我們現在有一個感動的方向,就是「終於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而這個「終於」,是因為有「分離」。
此外我也已經決定要讓分離發生在故事一開始的時候,因此故事主題就是「角色A如何克服困難終於可以跟心愛的B在一起」這件事情。
當然,這裡面空間很多,比方說你寫的是死纏爛打的故事、恐怖情人的故事、一直有意外阻斷相會的故事、單純物理性遠距離需要冒險前往的故事,我不知道各位心裡想的是什麼,但我打算寫一個關於「距離遙遠如何克服的故事」。
簡單說,故事大概是這樣的,A喜歡B,但A與B因故分離(主要的大壞事),B去到遙遠的地方,留下A獨自傷心。A非常思念B,於是決定踏上旅程,於是A在路上遇見CDEF等等不同的角色,有角色找他麻煩(小的壞事),也有願意幫助他的角色(用來提昇A的能量),甚至遇到攸關性命的超級危機(通常安排在最後段),A也能解支線任務,幫助其他角色,但這份幫助,最後可能回饋在其他地方,例如A取得某種特殊道具,或者在遇見最中大魔王的時候,得到許多幫助。
故事最終的獎賞,當然就是A找到B,歡樂的結局。
好啦!這是一大堆童話故事的架構,你一定也聽過很多版本,不管是「小英的故事」還是「萬里尋母」,以一個講給小孩聽的童話故事來說,旅程中的危機與邂逅安排個四五場就很多了,但如果你打算寫的篇幅更長,可能就要翻山越嶺飄揚過海外加繞圈圈了。
例如我寫的歸途,就是關於回家的故事,而第一集就寫了二十萬字,而且還只是第一集,所以當然還沒回家……
關於歸途三部曲裡的三種回家:
  1. 歸途:納席華--有關離該故鄉的遊子想要回家的故事,但要用哪種姿態回家呢?沒人希望自己是狼狽回家的對吧?
  2. 歸途:駱沙利南--當你明明希望能外出闖蕩一番,突然必須被迫接受護守護家園的責任時,你要如何取捨?(已交稿,應該今年可以順利出版)
  3. 歸途:梗加--遲早有一天,我們會成為他人要回來的故鄉,那麼你要用哪種姿態來迎接些在外飄盪的人了。(趕稿當中)
請注意,我現在講的還不是大綱,所以不需要很詳細,只是要讓各位先確認一下你的故事大概是呈現哪種樣貌。
對了,先提醒,在這個階段的故事,十之八九你會覺得似曾相識,那是因為這種大架構,基本上早在遠古時代就被使用殆盡了,別以為你能想出什麼新架構,想都別想,只有見識不夠的人才會以為自己已經想出新玩意(我就犯過這種錯誤),所以不要在這邊鑽牛角尖。炒飯的主要內容就是飯,你的創意可以展現在其他地方,但飯不能換掉,不然就根本不叫炒飯了。
之前我們只請各位呈現出你的故事大概帶來哪種感動,但現在我們需要聚焦在主題上面,你打算用哪種主題來呈現這份感動。
今天如果你的分離的是面對死亡,例如你要寫一位癌症病患打敗病魔的故事,那麼分離就還沒發生,故事主題是擺在「避免分離」,故事線可能是在各種治療、輔導、人生目標清單的完成、和解等等,這樣在故事的最後,或許真的克服病魔,又或許克服了心魔,可以平靜離開,都可以帶來感動(雖然這種故事通常會……可以參考「四月是你的謊言」)。
要知道,只有這些內容,依然不足已帶來感動,但我們已經知道我們可以處理的方向在哪裡,接下來只要聚焦在這上面就可以。
我們知道魔戒這個故事,主軸就是摧毀魔戒,非常清楚。但像哈利波特,就不是那麼清楚(雖然作者清楚),畢竟一開頭看不出故事最後會是怎樣的,直到中段,我們大概猜得到大魔王永遠都是同一位,而且這種故事既然從入學開始,通常就會安排在畢業後結束。
不管你打算破題讓大家知道最終目標,或者打算一直隱瞞,這都是創作技法,我們就暫且不談,總之作者本人一定是早就有想法存在(雖然寫到後來改變想法也很常見),不會是在一片空白當中前進。
當然,日本週刊連載漫畫多少算個例外,日漫的創作,編輯與讀者意見常常會形成強大干涉力量,好不好是一回事,總之也是有這種類型的創作方法,但一般人不大有機會碰上。
對了,雖然說過,關於故事主軸是可以更換的,但如果你已經寫七八萬字之後才想改,真的會吐血,像我出版的第一本書「歸途」,原始稿件超過三十萬字,但最後出版只有二十萬字,因為刪掉很多沒高潮的內容,或者移到第二集去,總之就是新手常犯的錯誤,總想要包山胞海。所以可以的話,安排好之後就堅持下去,不要亂跑。
(當然我們有可以閃躲的方式,甚至故意更換的情形,這個以後再講)

價值觀非常重要

我們現在知道故事推進的軸線了,但這依然只算是「敘事」,你只是在報告故事的進展,其實新聞報導也差不多是這樣。
或者說,正常的新聞報導必須是這樣,因為新聞報導必須盡量排除價值判斷,不然就稱不上客觀報導,而是置入性行銷或蓄意誘導了。
最明顯的大概就是「贏球中華隊、輸球台灣隊」這種蓄意貶低本土意識的報導方式了,如果有媒體這樣報導,你大概可以知道這媒體是哪種屬性的。
我之前也提過在醫院會進行敘事治療,是的,這時就是要讓患者學會客觀看待自己人生問題,正如我之前提到的,要能真正使用同理心,去面對那個人生出問題的自己,與那個未來痊癒,或者過去快樂的自己,然後理解這中間的距離,才能克服。
簡單說,就是檢討受害者……對,不檢討就不能解決問題。
不過今天我們的立場是創作者,那切入點會很不一樣,我們一方面以造物主超然立場看待角色與情節,但在描寫的時候,內容卻是全然主觀,拼命傳遞與發洩情緒,但卻又是由創作者控制一切。請不用客氣,我們就是打算控制讀者的想法,透過資訊控制,讓讀者討厭某人,直到最後才發現他是好人,比方說史內卜。要不然就是以為他是好人,結果他是兇手,例如名偵探柯南裡的黑色傢伙。
我們先暫停,大家回想一下看過得作品,有沒有哪個角色讓你看到後來發出「哇賽」的聲音,覺得這傢伙的真實身份真是太精彩了?
一定有吧!我永遠記得那句「I am your FATHER.」有多震撼,簡直要跟路克一起大喊「NOoooo」了。
不過這不是這堂課要談的,這裡要講的是更嚴肅的東西,甚至有點惹人厭的東西,卻是一個好故事絕對必要的黑手,而且也只能是黑手,因為只要暴露,故事馬上就落俗套了。

故事動人的關鍵,就是「價值觀」。

簡稱「說教」。
對,我們超討厭故事裡面說教的,但實際上,好的故事一定有道理可以講,這一點很現實,我們討論一個故事好不好,針對的面向很多,但一個能帶來感動的內容,基本上就是「說教」的部份,因為故事帶來我們價值觀的衝擊,促成我們反省、帶來激勵、引起憤怒、呼應觀點……各式各樣的價值觀,在我們閱讀的時候揭露,並且帶來反省,讓我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或者帶來自我肯定、甚至否定我們的認知。
這就是「說教」,人人都討厭,卻是故事核心部份,我們用一個漂亮一點的名詞來包裝,叫做「價值觀」。
其實說穿了寫小說就是在包裝價值觀,真的就只是這樣,那些情節都只是包裝的一部分,某方面來說,價值觀甚至才是創作欲望的根本,因為你希傳遞第一些想法,告訴大家「我覺得這樣才對」。
那怕是恐怖小說,對,就算是最沒道理的恐怖小說(或者說,恐怖小說的恐怖精髓正在於沒道理,這是最恐怖的東西),其實都有背後其他東西存在,那個沒道理通常就代表有另一種道理,他在逼你思考,例如超沒道理的克蘇魯,結果居然變成一個有完整設定的架構,這下就很有條理,而且有豐富的文化與神學意含可以分析……
所以你準備好在你的故事裡面安排怎樣的說教主題了嗎?你希望人家讀完你的故事,可以得到哪種反省?或者促成小孩進行那種思考?
這時請讓我們回到第一堂課的內容,你想中的小說帶來那種感動?有沒有注意到,你的感動,會跟你的價值觀相互應才是,正因為你想呈現的價值觀,讓角色經歷的壞事有了意義,最後帶來感動。
其實寫小說的關鍵字就在這句話裡面了。
我重新整理一下這句話:

好的小說,作者會讓角色遇見壞事,並讓這個經歷意義,從而彰顯價值,把感動帶給讀者

這就是想說創作的關鍵句子,我們有:
  • 「作者」:就是你自己,你很重要
  • 「角色」:這個以後會談
  • 「壞事」:推動故事的黑手,我們會一直提到
  • 「經歷」:也就是劇情,這是後面的課程
  • 「意義」:也就是角色的成長變化
  • 「價值」:就是這本書的意義所在
  • 「感動」:也就是讓你的書受歡迎的根本。
  • 「讀者」:這當然也超級重要
當然更濃縮的說法,可以變成這樣:

小說是作者傳遞價值觀給讀者的方式

是的,小說只是一種媒介,是一種溝通,因為,對象很重要,你要先稿清楚你寫的東西是要給誰看的。
對,預先設想讀者是個幫助你處理創作價值觀的好方法。
各位就先好好想想吧!我們下週繼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奇科幻文學創作者,出版過「歸途」、「光明繼承者LIKADO」及一些短篇,會正經寫東西,但也常亂寫,重度鉛字中毒者,累積千篇書評,只為推書。 雖然是基督徒,卻又喜歡挑戰神學,總之腦袋快爆炸的時候看聖經最有助於安定心神。 希望有朝一日能用純台文創作。
你夢想過要出本一本自己寫的書嗎?你覺得自己腦中有許多精彩故事,卻不知道如何呈現嗎? 子藝出版過多本奇、科幻小說,擅長將腦中的雜亂思緒、點子整理成有趣又有條理完整故事。這個專欄將協助各位把想法變創意,把創意變故事,把故事寫成作品,直到上架出版,完整的流程,還有創作期間會遇到的各種困難、挑戰與驚喜,全都分享給各位喔!
留言6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