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是朋友

又到了新學年,開學的第一天。茹茹和菓菓是同班同學。這一年,班主任安排她們坐在一起。茹茹坐在左邊靠窗的位置,菓菓則坐在右邊靠近走廊的位置。
左邊是茹茹,右邊是菓菓。
茹茹像是白天從月宮溜出來的月亮。和她相處過的同學,都說她全身散發著月光,很溫暖,很溫柔。有她在的地方,大家都感覺被滋養、被照顧。菓菓一坐下,茹茹就很開心地向她招手,好像遇到久別重逢的老友那樣。
菓菓卻非常害羞。面對茹茹的招手,她只是點了點頭。茹茹好想跟菓菓多交談,她一直說、一直問。可是,菓菓好不容易才答上一句話。多數時候,菓菓只是待在靜默中,沒有更多的話想說。
其實,菓菓並不是不想跟人交流,也並不是不想跟茹茹做朋友。只是,每次面對陌生人,即使是像茹茹那樣溫暖溫柔的人,她都會非常緊張。手心在冒汗,心跳得很快。茹茹的主動,讓她覺得很感動,可是腦袋總是空白,無法接話。
這時,菓菓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開口問茹茹:「我可以成為你的朋友嗎?」然後低著頭,不敢繼續望著茹茹。
停頓了一會兒,茹茹用堅定的語氣反問到:「為什麼是你成為我的朋友,而不是我成為你的朋友?」
兩人相視一笑。至此,她們每天一起用餐、一起寫作業。有時候,會互相分享生活中好玩的事、可怕的事。菓菓終於有朋友了,她真的好開心哦!

菓菓不要做朋友了

有一天,菓菓跟一個同學在班上吵了起來。她吵不過別人,很想茹茹可以站出來,為她說說話。可是茹茹並沒有這麼做,她只是靜靜坐在位置上。
菓菓的心裡委屈極了。心想,茹茹一定是不把她當朋友,所以才不願意為她說話,也不管她被別人欺負。她越想越生氣,越想越沮喪。決定一整天都不理會茹茹,當茹茹是透明的。
到了放學回家的路上,菓菓跑過來對茹茹說:「我們不要做朋友了。可能我真的不適合成為別人的朋友。」
茹茹冷靜了一下,回應道:「好的,尊重你的選擇。祝福你。」
說完,兩人頭也不回,各自走回家。菓菓一面走,一面流淚。她的心裡很受傷、很失落。決定寫一張紙條給茹茹:
如果我們是朋友,為何你不站起來為我說話?
如果我們是朋友,為何你不會不捨得我離開?
如果我們是朋友,能不能不要尊重我的選擇?
面對離別,我很自私,很想你也會失落。
不被在乎,我很害怕,我一點都不重要。
隔天,趁休息時間,菓菓偷偷把紙條夾在茹茹的課本上。然後,獨自一人在課室外走走。天空中,一群小鳥飛過。陽光照耀著大樹,在草地上形成兩棵樹在一起的影子。
菓菓心想:「小鳥都有朋友,大樹都有朋友。而我,只能是一個人……」

茹茹寫了紙條回應

「菓菓!」
突然的叫喚聲,打斷了菓菓的思緒。原來是茹茹,她走了過來,把一張紙條交給菓菓,是她想對菓菓說的話:
沒有站起來為你說話,
對你說尊重你的選擇,
裡頭都是對你的信任。
信任你可以為自己做決定,
信任你有能力,
信任你可以承擔自己的選擇。
這是相信你,對於你的信任。
我們是朋友,面對離別,我當然也會失落。
可是,問題並非「如果我們是朋友」。
真正的問題是,你怎麼看你自己?
你是否相信自己值得是朋友?
讀完茹茹的紙條回應,一滴淚從臉頰流過。菓菓望著天空。一群小鳥又從天空飛過。草地上兩棵大樹的影子,隨著風吹不停搖擺著。想起茹茹曾經說過的話:「為什麼是你成為我的朋友,而不是我成為你的朋友?」
菓菓若有所思。很感激茹茹的陪伴,她好像更明白了,什麼叫做「朋友」:
小鳥陪伴著小鳥,一起飛翔。
大樹陪伴著大樹,形成影子。
茹茹的存在,陪伴著菓菓。
月光的存在,陪伴著趕路的人。

旅人小萌留言

大家好,我是旅人小萌,好久不見!《如果我們是朋友》是我停耕4個月之後的最新作品。以茹茹和菓菓的角色故事,想與大家分享我對友情的覺察和領悟。
幾個月前,參與《創作者影響力訓練營》的學習。老師說,文章裡要多用動詞。在這篇文章裡,我就試著練習多用動詞。比如:
  1. 原本我只是用「性格開朗」來介紹茹茹。後來,在介紹茹茹的形象時,我就嘗試用動詞來描繪茹茹是怎樣的一個人。
  2. 我用了「一群小鳥飛過」和「兩棵樹在一起的影子」的動詞,來描繪菓菓的心境,從原本的孤單,最後感覺到被陪伴。
在創作路上,我還需要多加磨練。因為一想到要多用動詞,也會有詞窮的時候。希望你能看見我的學習與成長,用「愛心」或「留言」鼓勵我繼續努力創作。謝謝你,祝福你。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本名蔡友明,來自馬來西亞。希望通過寫作和繪畫,整理自己的學習,深刻理解自己,陪伴自己走在療癒的旅途中,為自己一點一點萌芽、一點一點成長。
想通過文字書寫的興趣,分享自己的學習與成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