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共仔ㄟ五粒飯糰子非魚子非魚

阿共仔ㄟ五粒飯糰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最近台海局勢緊張,但在生活中卻無感,這或許意味著知識分子的沒落,如果粗略分成執政者、知識分子、百姓三者,當執政者與百姓不起衝突,那知識分子的批判則將曲高和寡,以百姓觀點而言,只要日子過得去,就算執政者貪污舞弊,也只是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對於知識分子的理想改革與批判,也只會覺得事不關己或當八點檔。
當百姓生活忙於工作與娛樂,那給予思考的時間則減少,但換個方向,不如說有時間思考的,是那些不需忙於工作與娛樂的人,就像現在在寫這篇文章,而不是忙於工作,或玩個手遊、看個影集的本人,再換個角度想,說不定忙於工作與娛樂的,才是深思熟慮的結果,例如當有人問:「老共打來怎麼辦?」,他會回答:「還能怎麼辦?你跟我能決定或改變什麼嗎?緊張焦慮有用嗎?不如過好你認為剩下的每一天比較實在。」
至於執政者是如何讓百姓習得性無助、安於現況,讓知識分子的批判消音、轉移、扣帽子等的手段技巧不是本篇討論的範圍,本篇想講述的是百姓和知識分子在習得性無助後的思想變化,說極端點,如果都在為下一餐的著落而煩惱,那老共要不要武力犯台,也只會聽成要不要五粒飯糰。當外在無法改變,只有改變內在,而深入思考後又發現,改變內在才是改變外在體制的途徑,從小卻幸、頂客族、到躺平主義、甚至飛根主義,其實都指向了深思熟慮後,理解內在對於生活滿意的標準,與外在條件的取捨達成平衡,活在當下,才是享受人生,只有活在未來的人才會對現在感到焦慮與不滿。
以佛法而言,思維無常與死亡是重要的,如果下一秒將死,這一秒過得滿意嗎?如何確定下一秒不會死、老共不會開戰呢?以老共入侵西藏而言,法王等並沒有對老共升起瞋恨,因為真正的敵人是煩惱,老共是因為煩惱才做出這些事,從另一角度,也不能排除老共是菩薩示現,讓他們能修忍辱。或許這種想法對一些知識分子覺得可笑、自願奴化,但他們除了能像老美公開對暴力發表譴責,又能有什麼改變嗎?投筆從戎?
世界的局勢主要由各國執政者主導,對於小人物而言,煩惱世界局勢無異於杞人憂天,就算熱血青年願意提槍上陣,但要拿什麼槍跟老共打?65K2?如果真的開戰,老百姓推到前線、權貴遠走高飛,又有得選擇嗎?與其煩惱,不如以開戰為前提,過好戰前的每一天,在失去自由前思考願意赴義或苟活,深思熟慮後,即使外在的變化,也不再會影響內在的平靜。
外在無法掌控,肉體想要生存,最終只有思想是自由的、只有心是自由的,或許一些人認為外在自由、財富自由才是自由,但思考衡量後或許發現身體不健康則不能享受自由,但身體必定走向衰老,是不自由的,最終只有思想是自由的,外在能控制身不得不怎麼做,但不能控制心怎麼想,或許知識分子會認為這很阿Q精神,但難道在阿Q自己的世界裡過得不自由嗎?為何需要以社會價值觀下的世界為衡量標準呢?
註:「五粒飯糰」源自 豬頭皮 - 我家是瘋人院 歌詞
0
作者介紹
子非魚
子非魚
由聞知諸法,由聞遮諸惡,由聞斷無義,由聞得涅槃。
本文發佈於
一個在監獄中的人,無論何時,如果有逃離的機會,首先他就必須明白他是在監獄中,只要他不明白這點,只要他認為他是自由的,他就沒有任何機會。《探索奇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