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讓地球超負荷

2022/09/1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圖片來源:網路
這部Netflix 於2021年上架的紀錄片《地球超負荷》(Breaking Boundaries: The Science of Our Planet),是由有名的英國老人大衛.艾登堡(David Attenborough)旁述,運用瑞典科學家約翰.羅克斯特倫 (Johan Rockstrom)的環境限度理論製作。

約翰.羅克斯特倫提出地球目前有氣候暖化、海洋酸化、淡水利用、養分循環、新物質(novel entity,意指人類工業發展等過程中,對於地球環境影響仍屬未知的人造物質)、失去生物多樣性、臭氧層破洞等限度,人類文明發展後期不斷超出一圈又一圈的限度,對於這顆星球造成越來越不可逆的影響,衝擊全球氣候和環境各個層面,甚至危及人類本身的生存。

長期監測澳洲大堡礁的科學家,透過鏡頭帶我們繞了一圈他看著一年比一年白化程度和範圍更加擴大的大堡礁,從空中看,那一片片的珊瑚礁竟然範圍大到「白到發光」,每一片珊瑚礁的死亡,就代表生態圈的消失。接著我們看到2020年底澳洲延燒多月的大火遺跡,走進看起來原本應該是茂密森林的地方,現在只剩下焦黑的斷樹殘根,眼目所及,沒有會動的,沒有綠色的。至少這兩個地方,一個白到發亮,一個黑到絕望,就像兩座一黑一白的墳場,看到真的會掉眼淚,說是大屠殺也不為過。看起來不是誰的錯,但其實我們都有份。

從這齣紀錄片開始到結束,呈現的是一幕幕的流離失所和死亡,而人類既是受害者,也是兇手本人,大概是所謂的自作孽又拖人(其他生物)下水。我一再想到聖經上說的伊甸園,還有人類犯罪後土地受到詛咒的事情。小時候我不懂人類犯罪土地就要受苦的道理。長大後我懂了,因為人類有能力行善和行惡,當人不再行善,土地就會受苦,當人類只想到自己,只想到自己要生養眾多,萬物就無法好好的生養眾多。

很久以前有個信奉天主教的朋友問我說:「如果這世界是短暫的(基督/天主教信仰說人在這世間是寄居的),終將毀滅,那我們為什麼還要保護環境?」當時我才只是剛開始為了自己的興趣開始追尋許多答案的大學生(為什麼當時才開始?怪的就是台灣教育囉),聽到時也回答不出來,到是一直把這問題放在心裡。

現在我漸漸明白,沒錯,這世界終將崩毀,就連太陽終有一天也會死亡;沒錯,人是寄居的,基督徒的盼望在永恆的天上,但這不代表世上的生活不重要,不代表我們的選擇和行為不重要,因為我們怎麼想、怎麼做,正是我們是什麼樣的人的代表。人的行為是從心發出,如果我們對待人、其他生物和環境如此自私和惡意,難道不代表我們心中沒有愛、從沒有悔改過嗎?如果我們沒有愛、沒有悔改,還叫做基督徒嗎?


地球限度理論(Planetary boundaries)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專職翻譯工作者,已出版多本譯作。喜歡想東想西,除了分享翻譯這領域想法之外,也喜愛透過時事、戲劇和書來拓展世界。歡迎追蹤,翻譯案件請透過 email 接洽:[email protected]
喜歡看日劇、動漫、美劇、韓劇、電影,有時也會寫下一些想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