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人生之後,你有認真解決人生嗎?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需要一個古魯來引導我,我實在有太多問題想問,這個世界的有限資訊已經快要不能滿足我。
如果我現在再看一次駭客任務,應該會非常有感覺。
多少人選擇活在幻象當中,只為了讓自己可以遊戲,可以不無聊。他們沒有看見那個程式,這是我深深感到恐怖的事情。
有一種人依循著「約定俗成」的架構活著,卻不知道意義為何。
有一種人想要展現自我風格,卻從別人身上蒐集資訊,靠著模仿來形塑自己,或是取用某種公認的象徵物來聲明自己的角色,把自己置入某個人物設定裡面,然後還以為自己很獨特。
我就問,我們到底是多沒有創意,以至於我們只能從現有的選擇去鋪陳人生?什麼時候我們的人生規則需要仰賴他人的意見?我們又憑什麼要求別人照我們的公式去行動?為何不能自己創造自己的選項?
當你覺得選擇很少,是因為你自己想要去做一題只有ABCD的單選題,還做得很投入。你只是不想去做申論題,懦夫有什麼資格去抱怨生命?你無法放棄你的安全感,所以你只好無奈地活著。
我不想再跟愚民玩這種無聊的對角戲,你們的手腳太容易看穿,哪裡用藉口隱藏了自卑、哪裡用謊言掩蓋了恐懼,我都知道。虛假的自信背後是無能,過度的矯飾是因為討厭自己。
我不適合當心理醫生或諮商師,我沒那種耐性。我恐怕不會讓病患心情緩和,我會把他們毒打一頓,看他們要不要醒。
我很佩服神的慈悲,祂們似乎對人類永遠都不會失望。我問一個追神後歸返的朋友其因何在,他的答案或許是對的——因為還是有人有救。我想到那些瘸了腿、斷了手,但還是可以在街上綻放笑容、販售物品、展現才藝積極求生的殘障人士,他們的靈魂太強大,我是雇主的話,我想聘用他們成為我的部屬,他們比其他四肢健全養尊處優卻只會自怨自艾的人有用多了。
那些沒有覺察意識的人也的確是來增進其他人的智性,沒有他們的衝擊,你可能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要這樣走下去。我的路越來越明確,或許也是拜他們之賜。
要期盼所有人都可以真實的面對自己,就像幻想桃花源真的存在一樣。我不懂為何人類無法在歲月之中逐漸領悟自己的愚鈍,為何無法勇敢?或許大家羈絆都很多,可以造成威脅感的事情也很多,於是只好活在不安之中再尋找各種「小確幸」安撫自己,人生就如此苟且地過了。
停止這樣的循環。如果有機會清醒,不要選擇自迷;如果有機會面對惡夢,不要逃避。
去做那一些你害怕但想做的事:跟你其實不愛的人分手,面對「可能」孤獨終老的恐懼;離開不適合你的工作,接受「可能」沒有收入的風險;與頻率不合的朋友拆夥,體驗「可能」被邊緣化的感受。
你不敢做,只是因為「可能」會「更不快樂」,所以你寧願過著註定「很不快樂」的生活。
正視自己的弱點,再消除自己的弱點,才可以不被恐懼威脅,才能感受到自在安全。
請找回自己的自性,那一個還沒有被社會化的單純樣貌,自問想成為什麼樣態,為自己理直氣壯地活著。
Cindy Chi
Cindy Chi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