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不清的界線

2023/06/0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一個人可能同時擁有被害者以及加害者的身份,界線很模糊。
心被撕了兩半,痛苦與傷心的就留在三年前,拖著剩下的部分繼續往前走,不能再回頭。
忙著向那些被我傷害的人所道歉,只是自己所受的傷,又有誰能夠被正視。只有當事人才能了解當時所受的那些痛苦與折磨。
心痛從來不曾被療癒過,到底怎麼會好。
【梁靜如-我好嗎】
「你好嗎 說給空氣聽 徒勞的心情」
「我好嗎 有誰能傾聽 有誰會同情」
「我很好 說給昨天聽 跟今天一言為定 換一張明天的風景 自己和自己同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1會員
158內容數
我是抑鬱症患者,很多人認為憂鬱症病患無病呻吟。但其實憂鬱症不僅是心理疾病,根據科學實驗證實,也是一種「生理疾病」。希望能夠透過文字,跟你們分享治療的過程,以及心情上的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