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

2023/07/2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儘管試著努力走出去,但我仍活在一個無法脫離過去傷痛的環境裡,有人不斷反覆地在我的傷口上畫刀,完全無法得到安寧,而拿著刀的人還是最親近的那位。

是啊,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個共犯,在我病情最嚴重的時候任由他們用那些自以為又無知的言語對我進行傷害,而你選擇了與他們為伍,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思考整個局面,試圖跟你溝通,而得到的回應是我應該要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而誰又能站在我的角度去看整體事件的面貌呢?

然後在事發之後選擇持續對我造成傷害的人維持快樂良好關係。是啊那是你應有權利,我不因為自己的病情而影響到你的交友權利。但是那我呢?誰能夠同理我的處境與心情,看這最親密的人與他們那樣嬉皮笑臉的心如刀割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

然後去年又發生了讓婚姻關係產生很大的裂縫的事情,導致我整個人的世界被徹底的摧毀。是啊你是應該花一輩子的時間去贖罪,就算最後選擇離婚,那道新的傷痕也不會因此而消失。

選擇似乎只剩下了結自己的生命,徹底遠離這些有毒的的關係,才能結束一切痛苦的輪迴。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1會員
158內容數
我是抑鬱症患者,很多人認為憂鬱症病患無病呻吟。但其實憂鬱症不僅是心理疾病,根據科學實驗證實,也是一種「生理疾病」。希望能夠透過文字,跟你們分享治療的過程,以及心情上的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