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與科學——可複製的結果可能騙了你?但你的身體記憶不會 Vol. 8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最後一堂課「科學化練琴」,余博士也開宗明義地講,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他在公開課中主要以學習音樂的主軸來談這門課,原因在於他發現公開課的受眾,大部分的人都來自非音樂領域,因此他也會把後續的線上課,往更通識與更領域普及的方式去設計。
在課堂一開始,余博士投影出如果製作蛋炒飯的投影片,並還列出步驟,詢問在場的大家在具備了原料之後,大概需要多少時間?我們可以有把握炒出符合「飯粒粒分明、軟硬適中」、「蛋粒要均勻分布」、「蛋飯蔥的香氣要融合在一起」的完美蛋炒飯?是否有辦法保證每一次都可以一樣美味?
現場有位有餐飲背景的同學,她回答以她的經驗評估大概要六年,可以達到三大目標,但仍無法保證每一次都一樣美味。
這個案例也帶到課程主題,如何專注在解析出可以重現正確結果的步驟,而非專注於複製結果本身?
「Don’t recreate what just worked, analyze the process to get that result. If you go for the result, it ain’t going to work. It might. But it’s luck. It’s not technique」—余道昌
「不要重新創造剛發生作用的東西,分析過程以得到結果。如果你只追求結果,那是行不通的,也許有可能,但那只是運氣,而不是技術!」—余道昌
成功可以複製,但該複製的不是結果而是步驟
在此之後,老師也分享了幾個學音樂學生的案例,包括以調音器去練習音準與把位準確度的學生、在大師班中曾表現出豐富音色但隔年卻無法重現前年結果的學生、或是三次被老師趕出課堂卻在最後一次向老師提問,發現自己為什麼先前練習都不到位的學生。這些學生的案例,與其是要讓在場的大家找出為什麼,更是讓大家思考,為什麼強調重複成功結果的方式,最終反而沒讓這些有天份的學生得到他們想要的?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分析出精確的步驟並得以重組,會優於複製曾經成功的結果。
余博士也總結了幾點他觀察到學生練琴的通病:
  1. 練習時步驟掌握不到位,無法達到上課時完全正確的結果
  2. 練習時步驟順序不對,沒法達成結果
  3. 太在意結果,不在乎老師幫忙找出達成結果的程序與步驟
  4. 只記得結果,但不記得過程與步驟,練習幾次出現不同的結果之後,把正確的結果長什麼樣也忘了
這樣的通病如果運用在學習語言或任何牽涉到身體動作的運動其實都很適用,例如語言學習在練習發音或是整個句子的音調時,當我們無法把單字的每個音節都發對、把重音放對地方,再怎麼唸同一個單字,都只是枉然。
又像是打桌球,身體的律動、持拍的方式跟跨步的步伐大小與移動速度,都跟最終擊拍球的方向與力道有關,若是有任何想要偷懶或是省略的念頭,往往從球在拍面上的落點跟擊球的聲音,以至於球越過球網的落點就可以清楚發現。

大膽中求小心——將自己當作研究對象分析學習過程並求取進步

針對練琴的通病,余博士也提出了幾點可能的努力方向:
  1. 筆記寫得越清楚越好、越囉唆越好
  2. 步驟的順序跟時間點要寫清楚,每天重新整理與過濾
  3. 練習時不要害怕錯誤或是不熟悉的聲音或狀態,在大膽中求小心,跳離原來的舒適圈才能做出改變
  4. 老師上課時幫忙找到的技術、聲音或表達方式的結果,只是種測量方式,不是練習的方法
  5. 在重複步驟或過程中吸取經驗,而能完全了解自己的每個聲音與句子是如何做出來的
  6. 練琴時若太專注自己的結果,則會容易被自己失敗的情緒所掌控
  7. 大部分天才都著重於過程與分析過程的精準度,而非只是把結果複製出來,因為有能是碰巧。分析與實際走過過程才是真正的學習與進步。
至於太強調結果(Result)的老師,則會有以下常見的教學錯誤:
  1. 教學以考試與比賽成績為練習目標,不注重個人成長
  2. 教學生模仿自己或演奏家的錄音
  3. 著重曲目數量與進步,不放慢腳步學習聲響、音色與樂句
  4. 在學生沒什麼音樂或技術基礎時,讓學生自己去想或練習細節
  5. 為了達成快速效果,幫或讓學生請陪練老師
以上的提醒也彷彿是再讓我們重新檢視自己在學校的學習過程,強調背誦與記憶的結果,讓我們往往迷信太多公式與捷徑,而不重視答案背後的邏輯推導過程,而養成了很會複製同樣答案(結果)的考試機器,卻往往不擅於去拆解問題的本質,甚至去解決沒有人解決過的問題(創新)。
在場也有同學提問,為什麼不建議模仿演奏家的錄音呢?老師回答,因為每個演奏家的身形、手長甚至是持琴、持弓的方式都不同,如果硬要一個亞洲學生去模仿歐洲人高馬大的演奏家,刻意模仿的結果,可能反而只會造成姿勢不正確或是學生的挫折感。與其如此,倒不如依照學生的特性與特質,去建立起可以重複且具備準確度的步驟。
由此,余博士建議,在教學與練習上,可以遵循以下幾點步驟:
  1. 如何清楚聽到與控制自己的聲音(音準、音色與音質)
  2. 如何設計與分析句子,以及用什麼技術去準確表現出來
  3. 如何提升自己的專注力,而達成以上兩要點
  4. 如何克服自己在音樂與技術上的問題,以及在練習時所產生的負面情緒
  5. 如何建立完整的上課與每日的練習筆記
  6. 如何在短期與長期規劃自己的進度與進步
余博士的建議,其實也是綜合其在前幾堂課的教學與建議,包括如何看到整體架構而不只是單一細節、視覺化自己的練習、如何建立程序化記憶、如何建立節點與連結,以及做出可以供記憶不斷精煉的筆記,都可以濃縮在以上的步驟裡。

縮短現實與理想的距離——讓自己每個努力的當下都算數

“Process is a series of steps designed to lead to a particular result or goal. It is an exploration and a journey towards progress.”—余道昌
“Process is how learning happens. Result is just a measurement”—余道昌
「過程是為了實現特定結果或目標而設計的一系列步驟。這是一個探索,也是進步的學習旅程。」—余道昌
「過程是如何學習的方式。結果只是一個衡量標準。」—余道昌
在專注於過程的學習中,學習者偶爾也會有感到喪氣的時候。如果我們一直看著終點,只會一直想著自己與終點的距離還很遠,心中不免就有挫折感升起。然而,如果專注於當下所採取的每個行動與過程,並給予量化價值(分數),就像是電玩中每一個小小關卡或是寶物都能獲得一定的積分。在這樣的過程中,雖然還沒有成功抵達終點,但是只要看到自己的分數一直在累積,也代表成功的機率也在上升。每一次完成有意義的行動,就會誘發腦中分泌多巴胺,得到快樂與成就感,就會刺激我們持續地往下走,抵達終點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準確度(Accuracy)與準確率(Precision)孰輕孰重?

余博士在談到練琴時,用了兩個單字準確度(Accuracy)與準確率(Precision)進行比較。準確度(Accuracy)是多接近正確的結果;準確率(Precision)則是有多一致地獲得正確的結果,一個是定值,另一個則是機率。
以練琴來說,Accuracy指能演奏出最準確的程度,而Precision則指能演奏最準確程度的頻率。如果以這兩個分別作為標準,只要能達到Accuracy,有人就會說我達到了可以休息了;然而,若以Precision作為標準,學習者會說,我練對了,但是拉錯/彈錯的比例還是偏多。
由兩者比較,可以看到Precision是相對性概念,強調能獲得正確結果的機率,也是余博士希望大家在意的——在意對與錯的比例,而這個比例有效門檻則是2:1。在這個比例下,如果學生可以有意識地練習,降低錯誤比例,則即便是非天才型的學生,只要時間拉得夠長,表現水準還是有機會趨近於職業水準。
有許多學生,在演奏完時總會第一個看向老師,問老師:「我這樣對嗎?老師我的答案對嗎?」然而,余博士也說,如果學生能夠掌握每個步驟的準確度跟準確率,學生根本就不會提出這個問題。

頭腦暫時忘記的,身體都記得——身體記憶的破壞與重組

在談到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時,只要有學音樂或是運動經驗的人,應該都很熟悉長期學習一項技能的體感,就像是習慣開車時換檔或是踩油門或煞車通常不需要多想一樣。但身體其實也會經歷運動感官失憶症(motor sensory amnesia)的階段,身體會忘記,也會重組我們所學習的東西。
余博士也提出從「記憶訓練到感官訓練」的概念,學會任何曲子是累積身體破壞與重組的次數,而非累積練習的總時數。追求總時數只是在訓練短期記憶,考完或演出後記憶就會開始消失。破壞與重組著重在感官訓練,也是音樂家最需要訓練的能力。
「不著重累積總時數,而是累積身體感官忘了之後重組的次數」

科學化練琴——一天三段式練法

由此,余博士也提出了用3.5小時的間隔去訓練身體感官,進而延伸出「一天三段式練法」。有就是一天練習三個時段,每個時段之間必須要間隔3.5小時以上,讓身體充分破壞每段練習所建立起的肌肉和感官記憶。重組時則著重在每個段落的精確度和準確率,去拉開對與錯的比例。
針對「一天三段式練法」,余博士也提醒每次練琴都要以當次最好的表現與充滿正能量的狀態作結。睡前則以當天最難的片段來測試自己上午與下午練習的成果,作為隔天練習時可調整的方向。當感到煩躁時,則要用慢練的方式,用聽力來讓自己平靜跟冷靜。
以往,大家練琴的習慣都是從左到右,從曲子開頭一直練到結束。然而,這種線性的練習方法的缺點是:一、浪費太多時間在練習簡單的片段,難度高的片段無法在一定時間內達到穩定性與輕鬆感;二、練到高難度片段時,因必須停下來用慢速練習或重複練習,長期下來,容易造成學習者對於高難度片段的心理壓力與不適感,節奏感也因此會不穩。
此外,若在台上演出時,由左到右的練習方式,碰到忘譜時,也必須要靠左到右的方式去回想,無法進行跳躍或是銜接。
肇因於以上由左到右練琴的缺點,余博士提出了「科學化練琴」時間分配,將曲子按照難度分為四大段落,並按照難易度優先順序排列,P1最難依序到P4最簡單。練習時,將超過1/4-2/4的時間分配給難度1的段落,難度2分配到約小於1/4的時間,難度4則是1/5、難度4則是更少的時間。
複雜版的「科學化練琴」,則是將曲子按照難度分為P1到P6六個段落,P1為最難,P6為最簡單。六大片段依舊按照四大順序排列:
P1:難度1
P2:難度2+3
P3:難度4+5
P4:難度6
練琴時間分配:4:3:2:1
若分配到一星期的時間中,難度1要練7天(天天練),難度2+3要練4天,難度4+5要練3天,難度6一開始不練,等P1和P2熟悉速度可提升後再開始練。練習原則則是「注重步驟精準度」、「提升高度專注力」與「盡量拉開對與錯的比例」。
以難易度區分練習方向的好處是,可在最短時間達到最高效率。跳躍式練法有助於對於曲子的不同段落有深刻的認知,有助於建立長期記憶。而在長時間克服困難片段的同時,也有助於學習者建立演奏困難片段時所需的心態與自信。最後,此法也有助於清楚掌握高度專注力/動態專注力的起伏,形成流動(Flow)的狀態。

精準地朝著目標靠近,並有能力複製你想要複製的東西

“Accuracy means you get closer and close to your goal.”—余道昌
“Precision means you can reproduce the exact things regardless of the goal.”—余道昌
「精準意味著你離目標越來越近」—余道昌
「精密意味著無論目標是什麼,你都可以複製準確的東西」—余道昌
老師以這兩句話作結,其實也是總結了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課的所有關鍵,從認識自己的大腦、記憶與學習方式,到手腦並用地建立、破壞與重組身體記憶,進而為自己建立長期記憶的圖譜,最後到有效率地透過科學化練琴達到精準度與準確率,讓自己的學習與表現水準,長期之下,可以達到接近職業水準。
精準度與精密率的練習,其實也像是任何需要精益求精的技術一樣,無論是重訓運用肌肉、羽球、網球、桌球透過持拍、身體肌肉的運用與視覺、聽覺、觸覺的多重感官整合,還是學習音樂時必須要在最基本的拉對與彈對音外,練習與演繹樂曲的其他細節與建立演奏風格。每一種技藝,都是身體記憶的破壞與重組的反覆;而每一次有意識的練習,都是一次有意義的行動,也都有機會帶領著我們往目標更前進一步,而抵達目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46會員
21內容數
關於人生的各種思考與想像,在21世紀的現實裡,想像著22世紀更為成熟的人類與更永續的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