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回憶錄之不苟言笑的她(4) 出包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月考結束了,理應是開心的時刻,但危機卻悄悄來臨。

  英文老師在一次段考中總會考約二十幾次的考試,這樣雖然可以幫助同學鞏固觀念,但也同時大大加重了小老師的負擔。

  就在那天國文課時,班導詢問是否還有小老師需要補登記成績。而由於英文成績眾多,另一個小老師(後續化名小花)便請求需要時間。

  原本在平凡不過的事情,結果在班導瞄到她座位底下的考卷時便變了樣。

  「小花,你為什麼桌椅底下還有考卷。」

  「因為成績還沒登記。」

  「還沒登記?這不是應該月考前就做完的事嗎?你不知道同學要複習考卷嗎?」

  之後班導越說越氣,儘管怒火沒有延燒到我,我在一旁也不知所措,這種事有理也說不清。

  「妳,現在幫她登記成績。」班導對我說。

  那時迫於壓力,我自然是飛快的登記好成績,我沒想到班導會因此事小題大作。

  「你看,人家一下就登記完了,你為什麼拖到月考後?」班導的火氣越來越旺盛了,而小花也不知如何是好。

  下課鐘聲響起,不僅沒幫忙小花脫困,反而更加雪上加霜。

  「英文老師辦公室在哪?我現在就去找她。」說完,班導要我帶路。

  我自然不能拒絕,硬著頭皮將班導「帶了」過去。

  「你可以先回去了。」班導輕聲對我說,說完,她就進去與英文老師攀談。

  再熟悉也不過的路線,此時的我卻五味雜陳,腳底下的步伐也異常沉重。

  這件事應是兩人的過錯,但班導卻全把怒火波及到小花,而我卻相安無事。

  「怎麼辦?我會不會因此被同學討厭?英文老師會怎樣處理?」心底有很多想法紛紛冒出,但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

  回到教室,同學紛紛簇擁過來,「班導過去做什麼?」、「現在情況如何?」我搖搖頭表示不知情。

  「班導真的太過份了。」、「她為什麼忽然就發飆?」、「這件事是班導的問題。」教室裡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我心底也不好受,因為下午就有英文課了。

  中午班導宣布,小花撤職,並且記警告,空缺的位置由小程補上,而我她卻沒有表示。

  我更難受了。

  午休結束,我與小程一起找英文老師。

  她瞅了一眼,交代完任務,便先叫小程離開。

  我知道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跟我講一下事情的經過。」

  我大略講了一下。

  「這件事妳沒有錯嗎?」

  我沒錯嗎?想起我們兩個當小老師時,我因為數資班及班上的事物,常常將工作丟給她,成績幾乎都是她登記的,我自己也沒有每次上課履行找老師的義務,有時收作業簿也是她在幫忙⋯⋯

  她付出的多,結果就因為一小點過錯而被苛責,而我⋯⋯

  是啊,我應該才是要被撤職的那一個,怎麼會是她?

  她看我沉默不語,接著說:「你也有錯吧。」

  我默默地點頭。

 「先回去上課,下課後你跟小花在來找我。」

  這是我第一次希望下課鐘聲都不要響,但它並沒有如我所願。

  在辦公室裡,她先訓斥我們登記成績的拖延,接著她分別斥責我們,小花的眼淚已悄悄的滑下,我看在眼裡,眼眶也有些濕潤。

  最後儘管我沒被班導記過也沒被她處罰,但仍被英文老師記了三個叉。

 我想這樣我也比較好受一點吧。


註:五個叉等於一隻警告,叉可以與圈對消,警告會先送至學務處,消除的方式比較複雜。

       

raw-image



142會員
137內容數
歡迎來到媗日的小窩!這裡平常會分享一些生活上的趣事以及問題,此外也會有連載故事及科技使用心得,有空的話不防駐足停留!喜歡的話不要忘記加入,隨時關注最新的文章!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