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思維-評價與分數帶來的結果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小鶴思考人生

前些日子我去台南參加了一個研習,當時一位講者提到了一個創造力理論,講者先畫了一個橢圓,請我們繼續把這個橢圓延伸畫下去。坐我附近的人似乎很害羞,都遮遮掩掩,我不知道其他人畫了什麼,我則是把這橢圓畫成了一隻魚。

畫完之後,講者介紹這一個創造力理論是由一位大師提出講者有去國外向這一位大師學習過,大師會從這一個活動中,用四個面向來做創造力評分,分別是獨創性、流暢性、變通性、精緻性四大面向。


說起獨創性這一項,老師問在座有沒有人畫臉?

接著老師說:「如果有,那你這一項就是零分。」

其他常見的圓形物品,例如氣球,那分數也不會高,因為這是蒐集了很多人畫的東西統計出來的評分標準,越多人會畫的東西,如果你也畫了,那獨創性這一項就沒有分。

後續又介紹了流暢性、變通性、精緻性的意思,對應到創造力這樣抽象的概念,我覺得能夠提出這樣更具體的解析,真的很厲害。


回家後我興奮的想請男友畫畫看,但男友似乎有些猶豫,所以我只好用陳述的方式分享了這個理論,以及課堂中我畫的東西和老師說的評分方式。

當我說到:「畫臉就是零分、氣球就只有一分。」

男友反問我:「恩,那評分完然後呢?」

我愣了一下後說:「恩...就可以知道你的創造力有多高。」


隔天(就是這麼巧)在閱讀羅大里的《幻想的文法》一書,作者談到了他對創造力測驗的看法,他認為「創造力測驗反而使得創造力指導原則與目標更加遠離孩童的腦袋」

書中舉例的創造力測驗是,請兒童將「磚頭」這個字想到的用法都說出來。他認為類似這種測驗,不是在激發兒童的創造力,而是在「度量」並選擇最有想像力的孩子。


我突然明白了男友那天提出的疑問,也想起了當天評分標準被說出來後,發生的一件事...


我的座位前排有四個人,當時說到畫臉的人是零分,前排四個人,三個人爆笑出聲。

想必前排沒有笑出來的那一位,畫了臉。

前排因為這件事笑鬧了滿長一段時間,老師只要提到獨創性,他們都會看著那個女生笑,女生也小聲回擊:「怎樣啦,我就畫臉怎樣啦?」

當時我也被這氣氛渲染,覺得很有趣,或許他本人也並未因此事件有什麼影響,但是這一連串的關聯事件,讓我又想起一件事...


我其實是一個愛唱歌的人,但是國中某一天音樂課的大合唱,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沒有人明講,也沒有人為難我,但光是那種眼神跟尷尬的氣氛,我發現了自己原來五音不全QAQ。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辦法在別人面前唱歌,一直到我工作數年才慢慢有一點突破。

如果這樣的事件是發生在學校呢?如果你知道自己,或自己的孩子,創造力測驗是五分、十分、二十分,別人是六十、八十、九十分,同學知道後,會發生什麼事?就算同學不知道,孩子知道了,又會有什麼感受?


我其實希望我的文字可以避免煽情,但是想到自己那一段唱歌的經歷,即使至今情緒仍難免有些激動,有些人的內心是敏感纖細的,這種測驗是否有可能對孩子造成什麼影響?又或者孩子面對不足,有沒有機會在生命中被接住?

或許大多數人沒有因此受到打擊,或是長大後自己找到方法突破了,可是也或許,有人終其一生,就放棄了那件事。畢竟一輩子不唱歌,我也不會活不下去;一輩子不去繪畫,你也不會活不下去。

但是說到在大家面前畫畫與唱歌,我一直很羨慕一種人,即使做不好,但也能坦然地在他人面前做自己。

「對啊,我的繪畫程度目前就到這。」

「對啊,我唱歌的天賦並不高。」

為什麼我會畏懼在他人面前展現自己某些不足,我認為或許與過去我曾經歷過的教育有關,但關聯是什麼?跟這樣的測驗與評價是否有關?我認為有,也覺得值得審視與省思。

#談思維 #思考 #小孩自信建立 #教育#言論自由 #公民素養 #兒童哲學#藝術教育的省思 #創造力 #評分


如果喜歡鶴幽的文章,歡迎訂閱我!

或是到我的粉絲團「鶴幽 乖乖」搶先看更多內容唷~

0會員
11內容數
從小是個乖乖小孩, 想法都藏在腦袋裡, 長大後才開始叛逆, 是叛逆還是獨立呢? - 平時有隨手紀錄生活與夢境的習慣, 最近邊創作邊念兒童文學研究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