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寫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前幾天啃著吐司百無聊賴打開電視,看到一幅好美的畫面,是「在暴雪時分」因為那個街景居然是那個掛著一排燈的街景,就是我忘也忘不了的美景—芬蘭的赫爾辛基。其實我也沒想忘,只是我無法在冰天雪地裡生活,所以我很嚮往可以穿厚重的衣物在極冷的生活中仍能如常生活的感覺,好像很夢幻。

但說到夢幻,劇裡的愛情故事我倒是一點都不怦然心動,可能是已經過了那種對愛情憧憬的年紀了,想想好像也是感傷,我到了一個有點麻痹的年齡,從前可以赴湯蹈火的事,現在完全不是個事。

也不知道為什麼,對北歐我就是有種莫名的好感,喜歡那裡的一切到無法自拔,其中一幕他們在allas restaurant吃飯,可以看到詩麗亞郵輪,曾經在上面過夜的我,很是懷念,波羅的海很平靜,當時的我也是。

143會員
266內容數
躁鬱症又稱雙相情感疾患,它剝奪了生命中許多美好,但也同時在絕望中看見許多人性光輝。想分享自己十多年來用如何藉著一些實用的方式,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尤其在面對自殺議題時,該如何自處。願患者都能更自在、平靜的面對這場生命風暴,也知道就算生病了,還是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