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一碗有媽媽味道的麵 — 油蔥拌麵

2020/09/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的秋日料理是「油蔥拌麵」。咦?油蔥不是一年四季都有嗎?對我來說亦是如此,不過,這是因為媽媽把紅蔥製成了一罐罐的油蔥醬,供我隨時想吃的時候,都可以挖一杓來滿足口腹之慾。
俗諺說:「白露蔥,寒露蒜」(「白露」與「寒露」均屬二十四節氣之一,白露約是在每年的 9 月 7 日至 9 月 9 日;寒露則是在 10月 7 日至 10 月 8 日左右),意思是說白露之後適合種蔥,寒露之後則適合種大蒜,這是因為入秋之後陽光變得溫和,氣候也變得涼爽,在這樣的季節裡光照、土壤濕度及雨水都正適合蔥來生長,所以說今日主角 —「紅蔥頭」也差不多是在現在這個涼爽的秋季時機裡被大量種植。
油蔥拌麵對我來說的記憶是「媽媽的味道」。至於媽媽是什麼味道呢?琦君曾經寫過一篇關於《髻》的文章,裡頭其中一段提到:「我睡覺時挨著母親的肩膀,手指頭繞著她的長髮梢玩兒,雙妹牌生髮油的香氣混和著油垢味直薰我的鼻子。有點兒難聞,卻有一份母親陪伴著我的安全感,我就呼呼地睡著了」,依此看來,對琦君而言,媽媽味正是「雙妹牌生髮油」的味道,而我的媽媽味則是「炒紅油蔥酥」。
坦白說,我文章裡提及的母親,其實是指老公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婆婆)。我們家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開伙了,所以認識老公之後,我就一直對於他有一位賢惠又非常會做料理的母親,心生羨慕。雖然說每個家有每個家的好,也有每個家的不好,但能在日常中吃到家庭料理這件事,在我的想像中依然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食材|

  • 白麵(隨個人喜愛的麵體均可,舉凡油麵、拉麵、烏龍麵或刀削麵應該也都是可以的)
  • 油蔥醬
  • 鹽巴
  • 雞粉
  • 青蔥
  • 紅椒絲(裝飾用可略)

|做法|

  1. 取一鍋水煮滾後將麵條放入,稍微攪拌使麵條在水中均勻散開。麵條熟透之後,即可將麵條撈起放入碗中。
  2. 在麵碗中加入少許鹽巴、雞粉及一大匙油蔥醬,撒上青蔥及紅椒絲點綴,就可以趁熱拌勻,享用一碗樸實而美味的油蔥拌麵了。
聽聞老公家在他小時候開過麵店,還賣過羊肉爐,因此舉凡各類滷肉、餛飩、麵類料理都難不倒他爸媽。而油蔥拌麵的好吃關鍵 —「油蔥酥醬」正是一個麵類小吃攤的靈魂,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燙青菜、拌麵、湯麵都會用到油蔥酥醬啊!還記得我第一次看到婆婆自己用豬油來炸紅蔥頭時驚訝不已,因為在那之前,我並不知道油蔥醬就是這樣製作而來的,猶記當時我們一入家門,陣陣的油蔥香味四溢,還沒到吃飯時間,我就已經垂涎欲滴了。
在外面麵攤點碗麵來吃,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小事,然而,當我頭一回吃到婆婆做的油蔥拌麵時,簡直感動的快要說不出話來,我專心地低頭吸允著麵條,並靜靜地感受白麵充分和著油蔥醬的美味。
「好吃嗎?」老公的爸爸(我公公)笑著問我。
「好吃!好吃!」我認真的點點頭,雖然無法用太誇張的形容來表示我內心的澎湃,不過在我心裡那就是「家」的味道,「愛」的味道,屬於父母親給孩子的疼愛與眷戀。
「冰箱裡有前幾天剛做好的油蔥喔」,婆婆叮嚀著我們要記得拿油蔥醬回家,每一次只要她做好油蔥醬都會囑咐我們也帶一瓶回家拌麵、拌青菜。那種不用甜言蜜語說愛,卻滿是對子女關懷的方式,更是令我感動的無法招架,只是我們都是不擅言詞的人,很多話經常都是相視而笑的瞬間就給說完了。
只是一碗簡單的油蔥拌麵!簡單到我只要等水滾了下麵,再撈麵起鍋,拌上媽媽給的油蔥醬、撒上一點鹽巴和青蔥就可以簡單完食。我想這一定是媽媽怕我們在外面工作還要煮飯下廚,實在麻煩,因此,她自己便不嫌麻煩地在廚房裡剝著一顆一顆的紅蔥頭,並融了一大鍋豬油來炸紅蔥,小心翼翼地控制火候免得油蔥焦了發苦,這才得了我們手上這一罐「油蔥酥醬」。
用心去記得一個人有很多種方式,文字是一種,聲音是一種,當然味道也是一種。對我來說,食物的味道不僅是記憶日常瑣事的線索,更是日後想起一個人的媒介。如果我們吃過同一道料理,那麼我就會願意相信我們之間已經有股奇妙的連結。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21會員
233內容數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 雖然我能懂一個人做料理的優雅,不過,我偏愛為所愛之人洗手作羹湯的感動。 即便我隻身一人也能好好吃飯品茶,然而,我更著迷和所愛之人分享美食與咖啡的濃情。 如果問我,生活是什麼?我會說:「柴米油鹽醬醋茶,像極了最極致的親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