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碧川的歷史書寫(社會主義運動篇)雀榕雀榕

楊碧川的歷史書寫(社會主義運動篇)

2022-03-0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楊碧川是誰?

筆者從楊碧川著作翻拍的作者個人照。
相對於史明、蔡丁貴、郭倍宏這些台獨運動者,楊碧川似乎比較低調,較少出現在新聞版面。我記得有兩則比較有名的新聞,一則是十幾年前他在「中國時報」、「聯合晚報」等媒體發文批判陳水扁總統貪腐與民進黨的虛偽;另一則是最近民進黨立委黃國書被人揭發過去當國民黨線民,曾經長年監視楊碧川。
楊碧川是左派台灣獨立運動者。20歲時因「飛虹會事件」坐牢7年,坐牢期間,接觸到許多學問不錯的政治犯,他在演講會上曾半開玩笑說:「當時台灣最好的老師都被抓去關,我的學問很多是從他們那裡學來的」。出獄以後,楊碧川做工維生,之後自修台灣史、社會主義思想,之後在大專院校社團講授台灣史、社會主義思想,並在一橋、克寧出版社出版一系列著作。
他的作品很多,我歸納為幾類:
一類是以台灣歷史台灣人為題材,有《簡明台灣史》、《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歷史辭典》、《台灣現代史年表》、《二二八探索》、《台灣近代化與日本》等書。
一類是介紹社會主義思想重要革命家的傳記,有《歐洲社會主義運動史》、《紅色鋼人:史達林》、《赤色革命家:列寧》、《托洛茨基傳》、《中共創黨人:陳獨秀》、《四個偉大:毛澤東》、《鄧小平傳》等書。
一類是揭露國共兩黨不想讓民眾知道的歷史,有《圖說中國共產黨簡史》、《中國人民解放軍》、《蔣介石的影子兵團:白團物語》,以及「毛蔣大決戰」三部曲系列書寫等書。
最後一類則是介紹世界各國的獨立運動,包括社會主義革命,有《胡志明與越南獨立》、《切·格瓦拉傳:20世紀最後革命家》、《世界民族解放運動史》,以及去年7月由前衛出版社出版的《獨立革命的世界史:一百個民族解放運動故事》。
楊碧川自言沒有加入共產黨,但相當嚮往共產主義的理想,自認是托派,反對史達林、中共集權專制。(註:作者去年在台南的演講提及,我沒在現場,但事後收看影片。) 作者曾參與黨外運動,其言論、著作、思想影響不少綠營人士,卻因政治理念與民進黨分歧,始終不入黨。

托洛茨基傳

1997年12月初版1刷,一橋出版社。
托洛茨基的著作《不斷革命論》、《十月的教訓》、《俄國革命史》、自傳,以及後世為他集結編譯的文選,我們可以在博客來、蝦皮、露天拍賣等平台找到中譯本,大部分是中國人翻譯的,台灣人翻譯的非常少。為托洛茨基寫傳記的人,應該也不少,畢竟他是世界級的人物,與列寧史達林齊名,而且至今仍被部分左翼團體奉為精神領袖,或是被譽為列寧思想真正傳人的大人物,但奇怪的是,台灣人似乎不重視他,他的傳記寥寥無幾,目前我只找到楊碧川寫的《托洛茨基傳》,其他就沒有了。
楊碧川非常推崇托洛茨基,他說:
我在35年前(也就是讀初中的時候)讀了鄭學稼先生的《史大林評傳》,就對托洛茨基深感興趣,並且痛恨史大林和他的官僚集團。27年前我去坐政治牢的時候,彷彿覺得自己也像托洛茨基一樣,把監獄當作大學。我也從火燒島(綠島)及其他的黑牢裡鍛鍊出自己的意志。(前言,第28頁。)
除了欣賞托洛茨基的才華與傲氣,作者也稱道托洛茨基精準的時勢預測能力,以及「不斷革命論」所隱含的強烈的精神力量。對於托洛茨基最終被史達林鬥垮的悲劇,作者在結尾的部分寫道:
托洛茨基宛如一隻翱翔天邊的孤鷹,以疾風迅雷之勢展開雙翅,捲起滿天的風雲,最後卻被官僚主義的兇彈擊落了。他締造的革命不斷被背叛,但人類歷史的發展也加速朝向新的革命──『不斷革命』的歷程。」(第372頁)
表達惋惜的同時,也展現自己對托洛茨基「不斷革命」理論的堅定信仰。
楊碧川寫的很賣力,參考不少資料,日文、中文、英文都有,但不知是否因相關檔案尚未解禁、俄國政治環境仍然較為封閉、歷史敘述真偽難辨……等原因,作者對於列寧死亡前後,托洛茨基的動向寫的不是很清楚,尤其是托洛茨基在列寧病重之際前往南高加索養病這一節,是因為病情沉重不得不暫時遠離政壇?還是以療養為藉口避禍?還是他掌握軍權,功高震主,結果被列寧、史達林、加米涅夫季諾維也夫等人聯合設局調離?作者平平帶過,非常可惜,因為這非常關鍵!不只關係托洛茨基、史達林兩人的權力消長,而且還是托洛茨基一生的轉折點,這部分如果寫的精彩,傳記就成功1/3。
(註:我認為若把三個地方寫好,這本傳記就算是成功的作品。1/3是托洛茨基的崛起經過;1/3是托洛茨基由權力高峰淪落到被流放的過程;1/3是托洛茨基被謀殺之前,對「不斷革命論」的反覆實踐。)
至於托洛茨基失勢以後的反撲行動,如:批判史達林、組織「第四國際」等行動,楊碧川寫的很詳細,可是托洛茨基究竟有無悄悄透過GPU (名為「格別烏」的秘密警察) 或特定人等,與國內潛在的反史達林人士搭上線,作者沒有論証,彷彿認定一切都是史達林的栽贓抹黑,否定了托洛茨基、德國納粹、俄國反史達林勢力之間(不論雙向,還是單向),存在著拉攏、談判、收買/被收買的可能。

歐洲社會主義運動史

由前衛出版社出版,圖為1992年3月初版的封面。
由於長年遭受中國打壓,台灣民眾對中國共產黨的厭惡之情,往往會延伸到社會主義的團體、思想及相關人物;近年更因幾位中國民運人士與歷史網紅的言論,人們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嫌惡指數破表。然而,性別平等、反對種族歧視、工時限制、反對童工與奴工等,我們習以為常的理念,卻是過去歐洲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運動人士及其團體向當權者提出的政治訴求。如果沒有他們當年的抗爭行動,單憑各國政治人物大發善心,也許我們現在所享有的投票權、最低工資保障、工時限制、勞工保險、性平教育、多元文化等等的保障及福利措施,還要一百年才會出現吧?
「共產主義不能與社會主義畫上等號」,這是對的,但說「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義,兩者無關」,這是逃避史實的遁詞!共產主義運動是社會主義運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馬克斯、恩格斯、列寧等人的政治理論及人際網絡,與歐、俄、美等國的社會主義者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既有互相批判、鬥爭的一面,也有互相合作、聲援的一面。可惜,兩者的關係至今少有人解釋清楚。全球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已有歷史作家呂正理的《共產世界大歷史:一部有關共產主義及共產黨兩百年的興衰史》(遠流出版社,2020年6月)梳理,但是社會主義的部分,目前似乎只有楊碧川的《歐洲社會主義運動史》在獨挑大樑。
楊碧川將歐洲社會主義思想及運動上溯到托瑪斯‧莫爾(Thomas More)、閔采爾(Thomas Munzer)、托馬佐‧康帕內拉(Tommaso Campanella)等思想家,之後敘述18世紀法國的急進社會主義、產業革命、英國古典經濟學(亞當‧斯密李嘉圖)、空想社會主義運動(歐西門傅立葉歐文)、歐洲各國的工運、無政府主義、馬克思與「第一國際」,以及「第一國際」瓦解後至今的社會主義運動,包括各國的社會主義團體、英國的工黨德國社會民主黨無政府主義運動,以及1917年十月革命後全球的共產主義運動。
由於楊碧川較認同托洛茨基的革命理念,反對史達林主義,因此「托洛茨基」與「第四國際」的部分,讀者不用擔心作者會為了維護「共產黨」的「偉、光、正」形象,隱匿、醜化,或者瞎掰托洛茨基與「第四國際」的相關事跡。對於蘇聯與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紛紛垮台,作者不認為是社會主義的失敗,而是實踐史達林模式的共產黨失敗了!因為後者背叛革命,然後被追求民主自由與民族獨立的人民大眾唾棄,他對社會主義思潮與運動的前途相當樂觀,寫道:
下一個世紀,社會主義將從內部引爆革命,馬克思思想將被重新探討與定位,而斯大林主義已被歷史所唾棄。社會主義運動事實上從整個戰略已做大幅度的轉換:從伯恩斯坦的「修正」,西歐共產主義的放棄無產階級專政,到東歐放棄馬列主義,已經証明一階段革命或二階段革命不再管用了;運動必須不斷發展,革命必須不斷進行。人民大眾必須不斷自我改造,不斷革命,才能遏止官僚特權的借屍返魂,才能阻止一次又一次的熱月反動。(第529頁)
社會主義是在資本主義之下誕生的,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社會主義也必更新與調整,社會主義運動也勢必繼續不斷向資本主義挑戰,直到人類不再有剝削、壓迫與差別為止。(第529~530頁)
現今,這樣的預言有部分應驗,馬克思的思想確實被一些國內外學者重新探討與定位,而史達林主義也遭到許多人的否定,不過與此同時,保守主義、自由主義與各路的反共思想(包括新納粹、極端右派)也在許多國家方興未艾,包括中華民國治下的台灣。到底托洛茨基的「不斷革命論」能否在現實實踐?社會主義運動與保守主義、自由主義、各路反共思想的競爭勝負,目前仍是未知數。
本書的附錄有參考書目、社會主義思潮與運動的年表、人名譯名對照表,方便想要深究這個議題的讀者查考,作者與出版社編輯的用心,值得肯定!
(全文終)
0
作者介紹
雀榕
雀榕
嗜好閱讀。在這裡,有6個出版專題:「文學吧」、「聽‧他們說歷史」、「教外觀點」、「性平、婚平議題」、「異議國文」、「小說馬奎斯」(不定期發文)。 「雀榕的文學小屋」,網址:https://engki517.blogspot.com/ 「鏡文學」寫作平台--筆名「雀榕」。
本文發佈於
這個專題的文章主要在介紹歷史方面的書籍、影片、網站文章的內容,以及我的讀後心得。我是以非科班出身、非史學圈的讀者做介紹與批評,請多多指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