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正改善社工的勞動條件,請幫我們減少一點負擔

2022/02/0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年節期間,台北市南港區發生一件家暴案,受害者的鄰居指責她通報了某立法委員跟113熱線,但成效不彰。然後又有其他的立法委員出來湊熱鬧,說到社工的勞動條件問題,然後要求衛生福利部應該多關心這個議題。
我還在休假過年,說真的不想再去講這些老生常譚的「陳年宿疾」,只是看到這麼「熱鬧」,我也來三言兩語的蹭一下,湊湊熱鬧。
1.為什麼兒少虐待要去通報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是社福機構還是家暴防治機構?我怎麼都看不懂?
2.現在民眾好像以為安置是萬靈丹,管他遊民精障老人失智家暴毒癮貧困......通通都丟去安置,不這樣做就會被認為「失職」,但採取這樣的手段各領域有專業判斷標準,「安置」其實是終極手段,等於剝奪親權,一旦安置,把被照顧者帶離家庭。他原來的父母、照顧者、監護人馬上喪失見面的權力,要很謹慎使用。家庭暴力案件程度有輕重差異,不是每個都要安置。
3.有立法委員提到社工勞動條件問題,在此非常感謝。但說真的,要讓社工減輕負擔,最好的方法還是大家多出點力,別什麼疑難雜症都丟給我們。例如這個案件是鄰居通報的,那可否在暴力事件發生時,多干預一點,讓施暴者忌憚一下,不敢再動手。此外受暴者如有親戚朋友也能伸出援手,讓她過年有地方去,而不是非得去待安置機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若無其事的活著
若無其事的活著
外表社工男,內在有點理工男。因為社工系畢業20年,還是常被問「社工、志工哪裡不一樣?」、「社工有沒有薪水」,決定寫社工議題文章寫到死。目前在社區精神復健機構工作,自己覺得和服務的精障者比,沒有比較正常。粉絲頁 www.facebook.com/lifeIfnothinghadhappen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