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自己的不容易KateKate

面對自己的不容易

Kate
2022-06-2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當靈魂陷入暗湧中,你真的還有能力拉自己一把嗎?
我們廣大到難以想像自己生命中的困惑,儘管每個人乘載著超越記憶的痛苦與恐懼,落實於被教育、重新解譯的生活,並不斷創造出更多可能,我們甚至很擅長過度美化創造的本意,沈溺於預想的豐碩果實,誤解生命它趨向美好的本能,是達到某種心想事成的境界,而忽略內心對創造的渴望是透過經歷暗夜來尋獲光亮,是沉入自己的恐懼,來找回關愛。我們並不是一直在通往某個豐收之地,而是不斷在發現每個人原本就具備的無限能量。痛苦為你的現實創造出空間,這才是我們驅身前往的地方,我們渴望把自身的愛帶到那裡,得到一次又一次尋獲愛的體驗。
因此我們感謝並珍惜每個低潮的存在,那是我們的機會,總能與人格建構出獨有的深度與亮度,但難免,內在同時被攪和出一發不可收拾的老舊傷痛,我們能體認靈魂的愛就也能迎接靈魂的傷,只是人往往被教導去抗拒那些無關批判的存在,於是那個情緒爆炸的天真心靈,開始大鬧特鬧,我們在一邊冷靜友善地看著,持續照料他的生活,給他一些舒緩的幫助與關注,我們愛著自己的那個部分,像個成熟的長輩- 這是我們能做,卻也很難做到的。
人很難依靠有限的個體在情緒牢籠中摸索出路,以為找到的方向與認知,都依循著某個命定的框架。但通常在我們無法掌握的時刻,那些契機會真的出現,使我們又以為是自己做了什麼選擇,而過度到下一階段,因果先後是一種能被理解的概念,但不見得是事實發展的脈絡。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對生命有求必應,這或許是身為人的侷限,一般而言我們沒有能力去控制人生,甚至擺脫頭腦對於支配的建設與假設。
那些未知正荼毒我們的思維,卻是身心靈魂中的養份,用以開創的原料。要人打開心胸不是太難,難的是敞開來接受未知,未知及答案,而非用來促成答案。但人總認為自己需要那些答案來表明方向,否則窒礙難行。我們不斷渴求前往,不斷衍伸出各種目標、謀略,我們不會停止,因為進步與進化、前往與抵達,動能使我們通往美好,停滯必帶來時間殘存的失敗。
當靈魂進入暗夜,未知與想像都不會導向希望,事實上沒有任何因素能點燃希望。你僅存的認知安靜地躺在體內深處,像一條長眠的神經,在他該處在的狀態,卻不是你希望的狀態。你甚至無法感謝現實帶來的清晰,因為你必須抉擇,抉擇會誘發恐懼,抉擇等於痛苦,暗夜中沒有甜蜜類的負荷,只有失控類的灑脫。
漸漸你以為的失控人生,或自我,成為你不喜歡的真相。
回到當下。前提是你能釋放腦袋,釋放一切存在的形式,重新校正歸零。靈魂有能力做到,只是暗夜中你很難信任自己,你認為自己需要更強大的力量,而喚來無助。你害怕停留在悲傷裡,十分著急,想擺脫自己,跳過這一步,索求新的人生地盤,幾乎否定這個已經走壞的藍圖,你該和它和自己坐在一起但你無法,即便意識到自己無法;於是又喚來更多失常與挫敗感,用僅剩的理智渴求耐心,渴求任何能陪伴自己、好好沈靜的方式,渴求救贖,拯救你見識過、與沒見識過的恐懼。
接下來,你那安穩長眠的認知逐漸萎縮被埋沒,你預見了這些時刻,不要到那裡,拳打腳踢,死命抵抗,給我停下來! 接著又喪失了生命的速度感。
就說時間是幻象吧,但在情緒中被反覆摺疊,人很難去意識到蛻變中必然脫落的軌跡,並放掉對時間的批判與期待,窒息於落難瘋癲的感觸中,不願參與變化 - 這一切居然就只是生命的節奏,當下身為人的你卻感受不到靈魂的幽默。
儘管什麼都不做,事情也持續在運作發生著。
實際上要如何接納這些失控?接納這本質被剝奪的抽離感受?
人類有意志支撐理智,我們擁有所需的勇氣和武器,但必須明白,並非無從發揮,而是當下發揮作用的意象或許不同於我們所期許、想像的結果,很容易就敗給自以為的失敗,也很難因接受的意願而實際付出可能的關注與愛。
當下用盡緊縮的力氣,集中愛火,拼了命的為抗拒而掙扎,能量匯聚的方向就已經反了,一切已知不是成了未知,就是不適用了,選擇離開,當然,是內在覺知引出了這項選擇,還是情緒使然?你是打算順了心,還是接受情緒的牽制,人在如此壓力下或許需要被觸發契機,靈魂會出手,自我會出手,無論如何你得拖著命運走到下一步,直到接收到轉變的力量,重回人類較喜歡的劇本上。
在重返平衡的日常中,你能欣然接受一切發生,快樂地共存。而在失衡的暗夜裡情緒大到需要你的認同及關注,接受它存在的方法便是釋放它,透過不斷不斷地鬆解,過程中展露自己最深層的脆弱,就去當那個脆弱的自己,此時最妥善的安全措施就是盡可能赤裸,隨順你為情緒所做的努力,直到有一刻你感到自己克服了恐懼,轉機就來了,克服的當下你或許才意識到恐懼,它與舒展的感覺一起出現,就像其他支持的力量一直存在在那兒,等待著你的意識。意識用來啟動能量,於是你關注到哪,就在哪裡建立了狀態。
除此之外保持信任,信任自己會帶領自己,但不要用狹隘的人類視角去期待方向。或許當下很難觸到靈魂強大的一面,但那是一種相信會好起來的簡單信仰,以你坦然的脆弱去接觸其他生命體、去接受廣大的協助、進入合一與流通。
情緒過載時,始終選擇信任無窮盡的自己,但務必小心此時的意志與選擇,一旦發現當中有恐懼因素、批判帶來的分化,正使你抗拒某些存在- 斷然放下它們,意識到,然後放下,就只是存在著,你與你安定的意識,把空間讓給感覺中的直覺,而不是更多的情緒感觸。
事實上深陷靈魂暗夜裡的巨大拉扯,你不見得能輕易做到平衡,但會一次比一次輕鬆,或快速。要知道並非是自己喪失能力與理智,而是身為人類角色有它特別的遊戲途徑,你會獲得生命帶來的禮物,只要保持信任,在絕境幻象中不斷然做大決定,將拖延的磨難詮釋成等待希望,理解成時候未到,事情並不會照你期望的給你,而是更好的。
你僅是存在著,就已經在完成靈魂投身的目的。靈魂想要經歷,與你一同創造這些找回光與愛的歷程,你不需要成為什麼別的,只要成為自己。
參與生命中每個重生的循環,你只需要順隨自己的產道,學習釋放恐懼,也就減少了重生的阻礙。表面上看起來我們是真的不用做什麼,承認這些黑暗的存在、恐懼痛苦的存在,這便是進入的方式。並不用想辦法找到任何答案,或用嘗試脫離去加深困境的重量,或許第一個該被鬆綁的就是腦袋。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Kate
Kate
表達練習。
本文發佈於
我無法替自己體驗生命的過程歸類為哪一種修煉,事實上也沒有深刻跨足任何一個系統,於是這一切是非常落地的,持續備受指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