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時間慢慢來悲傷…沒有強迫它離開,只是靜靜的感受
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

給我時間慢慢來悲傷…沒有強迫它離開,只是靜靜的感受

2022-06-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文 / 丁菱娟
悲傷是人生的情緒當中很深沉的一種感受,我們都不想面對悲傷,但是又避免不了不悲傷,碰到親人離去,碰到不能承受之痛,我們都會感到悲傷。

我們都希望悲傷快快離去,但是悲傷不像快樂、開心那麼稍縱即逝,悲傷停留的時間有時候比我們想像的要長久。真的有需要這麼快的把它趕走嗎?

為什麼我們不能好好的體驗悲傷,就像達賴喇嘛說的,人在憂傷的時候,別再勸他想開一點,別再叫人放下,當事人也想,只是他做不到,悲傷需要好好的流動,需要一段時間的體會才能慢慢地走過,為什麼悲傷不能好好的感受,好好的體會悲傷的流過?
圖/阿飛是一隻非常黏人的小紅貴賓,總是在我身邊跟來跟去。圖片由丁菱娟提供
前一陣子陪我11年多的寵物狗狗阿飛離世,悲痛又難過,就歷經了慢慢體驗悲傷的過程。第一次養狗,缺乏很多知識,也不知如何對待牠,但是牠的走卻教會了我很多事,體會牠與我天天相處,天天守候,那種陪伴感是無可取代的,有時甚至比家人更親近。
牠因肺炎突然間離世,因為太突然,心情無法平復,所以我想要好好沉澱一段時間,慢慢感覺悲傷的流逝,來想念牠。
阿飛是一隻非常黏人的小紅貴賓,總是在我身邊跟來跟去,我工作的時候牠也非得跳到我的椅子上跟我擠在一起,有時真是煩人,但習慣之後,變成了一種甜蜜的負擔,就這樣每天過著有牠的日常也不以為意,只是沒意識到牠走得如此及急,在我夜晚熟睡之時告別了。
有人說寵物要走之前,為了怕主人傷心難過,會靜靜的躲在主人找不到的地方,悄悄的離去,沒想到果真如此。我一早起來喊不到牠,心裡就有一種不祥之感,最後在浴室洗手台下方的一角,牠孤獨靜靜的躺在那裡,我看到這一幕崩潰式的嚎啕大哭,無法接受。
延伸閱讀

好深的失落,我以為情緒會漸漸平復

阿飛走得太匆促,我心裡沒有準備,沒能好好跟牠告別,所以當下失落和悲痛的情緒無法釋放,接下來兩三個禮拜,好深的失落,我以為情緒會漸漸的平復,但是卻發現自己有一種隱隱的憂傷在心裡作痛著。
原本希望忙碌的節奏可以減少我對阿飛的思念,但是既然情緒還在,我為什麼不好好的感受它,為什麼要假裝沒有?所以後來也不強迫自己要快快地收拾悲傷,而是讓情緒在我的生命流動。
過程中有時候一個人走路的時候看著天空會想到牠,走過牠散步的路徑我也想到牠,走著走著我不自覺地掉淚,就這慢慢的感受著,慢慢去體會這個過程中我的學習。
阿飛陪伴在我身邊的日子是日日夜夜,是默默守候的,牠在身邊時總覺得理所當然,後來想想牠生命中有80%是在等待他的主人回家,另外20%才是牠和主人相處開心的時刻,原來陪伴是最珍貴的禮物。
延伸閱讀

悲傷後,取而代之的是溫暖

寵物從未給過我們任何負面的感受,我們想到牠們的時候都是歡樂的、可愛的、甜蜜的,牠們總是無怨無悔的陪伴在主人身邊,專注的等待。我知道阿飛到天上當小天使,而我必須持續前進,帶著牠給我的美好回憶,持續對生命的熱愛。
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開始想念,阿飛教會我寶貴的生命課程,人生無常,其實死亡離我們很近,我們更要把握當下,知道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不是這麼理所當然,好好的對待與珍惜身邊的人,用一個感恩的心態來看待生命中所擁有的是很重要的。我回想起來阿飛相處的時光都是美好,想著想著就笑了,心變得暖暖的。
幾個月後我悲傷的感覺慢慢流逝,我沒有強迫悲傷離開,只是靜靜的感受,現在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感覺,是阿飛曾經給予我的歡樂,是我想起牠當天使的可愛模樣,我接受並釋懷了,謝謝陪伴我的悲傷。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影響力品牌學院創辦人)
0
作者介紹
遠見雜誌於1986年創刊。以「傳播進步觀念」為己任,為讀者掌握前瞻趨勢,探索未來方向。
本文發佈於
創刊於1986年的《遠見雜誌》,一直以「傳播進步觀念」,「社會進步的動力」自許。為了要在網路時代,一面要減少資訊氾濫,一面要用新的平台擴大影響,2013起,我們十分慎重地邀請了五十餘位(累積迄今超過百位)來自台灣、大陸、美國、香港、新加坡等海內外有成就、有見解、有理想的人士,各在其專業領域發表其獨立意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