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軍VS.陰謀論者普遍存在?

2022/08/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文 / 張瑞雄
你相信嗎?現在還是有美國人認為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的襲擊是美國人自己幹的、烏克蘭的戰爭是一場戲,「完全按照劇本來演的」,而COVID-19是「完全假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美國各地發生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也都是在演戲」。
這些人同樣地對民主的自由選舉、疫苗和1月6日的國會暴動表示懷疑,他們對過去20年來發生的事情幾乎都不相信是真的,並預測有一天,互聯網會讓每個人都像他們一樣不信任政府或報紙告訴你的事。
延伸閱讀
圖/網路成了陰謀孳生的溫床,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對民主自由失去信心,而成陰謀論者?

他們並不孤單,他們對民主治理和新聞自由失去信心,轉而求助於陰謀論來填補這一空白。這些人拒絕從科學家、記者或公職人員那裡聽到的消息,轉而接受關於黑暗情節和陰謀論的故事。研究虛假信息和極端主義的專家說,他們的信仰反映了人們對政府和媒體等機構普遍失去信心。
在去年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只有16%的美國人認為民主運作良好或非常好,另有38%的人表示它的效果只是有點好。其他的調查也顯示,現在美國有很多人懷疑媒體、政治家、科學,甚至彼此懷疑。
這種不信任感已經如此之深,以至於即使是看起來意識形態一致的群體也會質疑彼此成員的動機和意圖。但信任是一種寶貴的商品,對經濟和政府的運作至關重要。信任就像空氣一樣,人們在意識到沒有它,或者已經丟失或損壞它之前不會想到它,但到那時可能為時已晚。
不信任並不符合時代,現代世界要求人們信任那些為他們準備食物的餐廳、在街道巡邏的警察和撰寫新聞的記者等等,民主制度中的監管和制衡就是為了增加信任。當這種信任破裂時,兩極分化和焦慮就會增加,從而為人們推動自己的「替代事實」創造機會。
延伸閱讀

有心人將恐懼和焦慮作為武器,進行控制

由於資訊的氾濫和隨「網」可得,人們無法對資訊進行事實核查。網路充斥著相互競爭和互相矛盾的資訊,人們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他們對未來發展感到焦慮,這讓很多有心人將這種恐懼和焦慮作為武器,以控制或分化目標。
這些有心人士比比皆是,例如趁著COVID-19出售不良投資或虛假治療方法的騙子,試圖透過虛假信息破壞西方民主的俄羅斯特工,甚至像川普這種政客,他對2020年大選的謊言引發了1月6日的國會山莊暴動。
人們普遍相信陰謀論,與專業新聞機構相比,大家更有可能從社交媒體獲取資訊。特定陰謀論的興衰往往與現實世界的事件以及社會、經濟或科技的變革有關。
而且,相信一種陰謀論的人就會相信另一種陰謀論,即使他們相互矛盾。例如對於戴安娜王妃在1997年車禍中死亡的消息,一些人強烈相信戴安娜是被謀殺的,但他們同時也強烈認為她可能偽造了自己的死亡。
英文有句諺語說「Put two and two together」,陰謀論者就是如此,以為自己很聰明可以將事實兜在一起,政府和媒體休想騙我,而且會陷入自我螺旋,解脫不了。
俗說解鈴還須繫鈴人,各國政府必須己正才能正人,政府不要養網軍,政府不要箝制網路的言論,政府自己不要利用網路來從事政治目的,那麼陰謀才沒有孳生的溫床,也才沒有陰謀論者。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教授)
遠見雜誌於1986年創刊。以「傳播進步觀念」為己任,為讀者掌握前瞻趨勢,探索未來方向。
創刊於1986年的《遠見雜誌》,一直以「傳播進步觀念」,「社會進步的動力」自許。為了要在網路時代,一面要減少資訊氾濫,一面要用新的平台擴大影響,2013起,我們十分慎重地邀請了五十餘位(累積迄今超過百位)來自台灣、大陸、美國、香港、新加坡等海內外有成就、有見解、有理想的人士,各在其專業領域發表其獨立意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