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62-順利的痛苦

2022/09/1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中午先去見了張醫生,然後才來找你。
我跟你說張醫生覺得我其實還好,他覺得也許我只在治療室裡崩潰、不好,在外面可以維持好好的,也是一種生活的方式。
你看了畫,我畫一個人在一個很深很深的坑裡,你和張醫生沿著繩子下來。你問我我要怎麼上去?我想上去嗎?我說我不想上去,外面的世界太累了,我希望你們來陪我。
我不斷的哭,我告訴你,我也許可以接受藥學系,因為我的目標其實是藝術治療師,我想去英國念,我只是需要存錢,而且我也查了,藥師去英國只要在上一年的課跟實習,就可以由英國藥師執照,可以有處方權,可以有藥師門診,可以駁回醫生的處方,還可以在歐洲各國通用,你說這樣其實比醫生好很多,台灣的醫生在歐洲不能用,只能去參加年會。你說看來我想了蠻透徹的,也查好資料,以前我總是說藥學系不行,但現在有了個彈性,你覺得蠻好的。
我仍舊哭著,哭到衛生紙沒了,你去幫我拿衛生紙。
我說其實我沒畫出來的是...(我哭著)我在坑裡溺水了,你說我們這種人格的人其實蠻常用溺水來做譬喻的,我說而且我沒有力氣掙扎了,我希望你們背著氧氣筒下來救我。
你說有一種痛苦叫做順利的痛苦,你問我有沒有聽過?我說沒有,可是我大概懂那種意思,你說邊緣性人格總覺得痛苦是痛苦,順利是順利,但順利的痛苦是,即便痛苦,也順利地往前,你覺得我們正是這樣,雖然我不斷的哭,不斷的跟你說我不行了,不斷的傳訊息跟你說我想死,可是你仍舊在治療中,看見我往前,我問你我有往前嗎?你說沒有嗎?你說我準時到治療室,你也準時到,我們都很認真的投入治療,我也跟你說藥學系的事,你覺得我有一些彈性。這些都是往前啊。
我說我其實在讀國文的時候很羨慕古人,陶淵明不願意為五斗米折腰,即便去人家家裡乞食,也能自己滿足的飲酒作樂,寫詩寫文章,古人沒有社群媒體,可以在休閒時間做自己有興趣的研究,像笛卡兒是律師,也是業餘數學家。你說古人有邊緣性人格怎麼辦?你覺得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所要面對的問題,好與壞都有,現代的確便利許多,或許古人來了也不想回去,但也衍生一些問題沒錯。
我哭著跟你說我其實沒辦法去補習班,你說我可以就去,不行就在家裡讀,我說我在家除了耍廢兩天,昨天就讀了十個小時,但我覺得還是不夠,進度還是讀不完,你說能讀十個小時也不錯啊,要給自己全有跟全無之間的選擇,0、100中間還有好多選項,可是邊緣性人格往往不能接受,甚至七八十也不能接受。你說你要出一個功課給我:每次在選擇的時候,在兩個極端的選項中,找出第三個選項。
我哭著說我其實沒辦法活著,我昨天穿了訊息給你,你說你都有認真看,你也懂我的意思。(從小至今,27年,我沒有不認真過。小時候認真的讀書,認真的上課,認真的想要長大,離開讓我痛苦的原生家庭,希望能另組家庭,希望有個穩定的工作,不求地位、不求富有,養得起自己、給的出一點孝親費就好,我最想要的是離開台灣,徹徹底底的拋棄照顧父母的責任,曾經我天真的以為,我只要努力再努力,一定可以達成我的目標,畢竟我的目標不是年薪千萬,不是當企業家、醫生、律師…。
17歲以前我認真了,卻被命運毀掉,病發,上了頂大,也唸了自己喜歡的科系,我認真的雙主修輔系、學程、交換、參加中研院數學暑期研習,推甄研究所,我努力,也都達成,在教會我也非常的認真付出,做出許多超出一個大學生所能負荷的責任,我努力過了,然而命運再一次打擊我,22歲第一次自殺未遂,住進精神病院,之後我認真的想死,我也認真的活著,我自殺,我自己打119,我救自己,我想活,可是不知道要怎麼活了,我想死,可是也無法成功,在想死與想活中間極端的擺盪,我看醫生,我諮商,我都很努力,我沒有自己亂停藥,我沒有在任何一次諮商浪費時間,我沒有在任何一次住院放棄與住院醫生談話的機會,我認真的住院,認真的服藥。
我真的很努力了。
可是27歲的我又再次崩潰了,我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我這麼努力,換來什麼?我在前六個禮拜的重考生活,努力的讀週一到週日不間斷,不放假,我認真的讀書,換來的是沒辦法追上應屆重考生隨便讀讀的成績,這兩週我休息,我也曾經糜爛到整天追劇,睡覺到中午,可是我也只給自己兩天的休息,然後我又開始讀書,可是我仍然趕不上自己排的進度(我排的進度必須沒有休息時間才能在一天之內讀完)今天我從早上八點半讀到下午五點,回家從6:45讀到9:00,我應該再讀三個小時就可以完成進度,可是我放棄了,我好累,27年來我都不斷的努力,可是命運好像在捉弄我,17歲崩潰,22歲崩潰,27歲崩潰,五年像是咒詛般的告訴我,再靠自己努力啊,反正命運永遠有辦法把我毀掉(我現在還是不想談信仰,先不要跟我談信仰的事,姑且說是命運)
還記得在重考前,你說至少要讓我去考學測,我也哭著傳語音跟你說不管我們討論的結果是否要讀醫科,我都會去考。可是你知道嗎?我好害怕,這一個半禮拜的休息,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再回去了,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辦法在崩潰中努力的讀書。
我努力了
我真的努力了
你看得見我的努力嗎
如果沒辦法讀書要怎麼辦?
如果沒辦法進重考班怎麼辦?
如果最後我逃避學測怎麼辦?
我真的好害怕
我真的覺得
活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為什麼我這麼脆弱
為什麼我總是被命運擊垮
為什麼我這麼不堪一擊
我真的不想
這麼努力卻失敗的
活著)
我哭著說我真的很努力了,我努力的沒有自殘,我努力的不自殺,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痛苦,你肯定著我的努力,你說你知道我很努力,你說你也看見我的往前,我說哪裡?你幫我回溯今天的治療過程,你叫我看,我現在可以想到我的目標是藝術治療,所以可以接受藥學系,也認真查了資料 了解可行性,你真的有看見我的努力。
你說沒辦法活著的時候就傳訊息跟你講吧,語音或文字都可以,你會認真聽、看,因為你在乎這段治療關係。
你幫我減藥,因為我說藥物幫助不大,吃起來沒感覺,你覺得我的問題也不是藥物可以解決的,所以減了七顆藥。
反思:我覺得今天哭的好累,哭到衛生紙一大坨,手差點拿不起來,我的眼淚一直滴到地板,今天很少看著你,始終看著地板跟左前方的地板、門,我今天只是想跟你說我不想活著,活著好痛苦,可是我真的很努力的活著了。
真的
很努力
很努力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個持續性憂鬱症患者加上邊緣性人格,偶爾會寫出斷裂沒有邏輯的文章。喜歡看電影,偶而會寫寫影評。 歡迎大家來看看我的生活心情小故事。 也歡迎追蹤我的ig depression_psychology(每日更新)
這裡將記錄我從2021年5月27日開始,每週一次跟北醫主治醫生鍾醫生的心理治療文章。 內容將會是我們對話的內容,也許不是順序法,不過就是竭盡所能的記錄下來。 幫助以後整理之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