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推拿或吃中藥,就會好了?|癒見慢性疼痛1-2

那個背痛越來越嚴重了,它已從一開始流水聲般的背景白躁音,漸次成為拆除建築物件的施工聲,對我的生活及身心狀態形成很明顯的干擾,這已經不是戴上耳塞就能解決的。
早上開始上班,坐在座位,到快接近中午時,我背部的緊繃與疼痛就越來越明顯,那個緊緊的、不知名的痛,令我坐立難安,但只得繼續硬撐坐到傍晚下班。
一整天下來,我的身體總有種說不上來的疲憊,這種疲憊好像不是睡個覺就會好的,當然也不是只沖個熱水澡就能恢復的。
我下班後第一件事,便是騎車飛奔回租屋處,沖熱水澡,想緩解在我背上的緊繃與疼痛,但那也僅有瞬間的效果,踏出浴室到吹乾頭髮的時間,那疼痛就又回復了。
公司不遠處,有一家似乎是以推拿為主的民俗療法,那位師傅胖胖的、矮矮的,眼睛小小的,印象中大部分是穿著紅色或黑色的T-shirt,還有他那慣常的平頭。
推拿的場所很小,但總是擠滿許多等候的「客人」,背痛剛開始的下班後,我也常常一起擠在那個地方,等候著治療,等候著好轉。
然而,事實上,等候我的是一條未明的夜路,一條很寬敞卻沒有路燈的道路。
「這麼多人來推拿,應該挺有效的吧?」輪到我進去治療室前,我這麼想著。
推拿的當下,其實很痛,甚至某些「喬」脊椎的拉開動作,也令我有些害怕的。
過程會聽到類似一種骨頭被拉開的聲音,我很擔心會不會身體有狀況,但暫時又想不到其他解決背痛的方法。
後來,我漸漸不再去這家平頭師傅的「店」裡,改去一家中醫診所及其二樓的附設的推拿整復。
「這位中醫師有著中西醫執照,如果我的背痛跟內科問題或身心壓力有關,或許他可以幫我「調理」吧?」看著診所大門上寫的醫師介紹,我在心中如此盤算著。
因此,我又抱著新的希望持續到這家中醫診所治療。希望這個新的希望,能維持久一些。
診所二樓的師傅,看起來是個憨厚的人,長得又高又壯,他對於我反覆發作的背痛總是有著不解的表情,說著:「奇怪,怎麼又緊起來了?」
他的疑惑,也是我的疑惑。
推拿或拔罐,在進行或結束的那一刻, 的確會有種稍微鬆開的感覺,也許這是過度刺激後的短暫反應吧。
只是,從離開診所到住處沒多久,或者撐個二天,我的背痛就又襲上來了,每一次這未明的疼痛出現時,我就感到絕望。
我發現,任何在當下進行時會感覺到輕鬆的治療方法,在我返家後的幾小時內又會馬上打回原形。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吃中藥或者推拿,到底能不能治好我的背痛,但這似乎已成為一種慣性,就像所謂的情緒性進食,當一個人感到焦慮或煩躁時就會用進食來抵擋不安的感受。
而我則是希望能用簡單的民俗療法「推開」我身體裡或心裡所有理不開的結。
或許那些「結」,長久累積下來,也不是一時半刻能解開的吧。
只是,我已感到身心俱疲,長期的疼痛也造成了慢性疲勞。
每日,我都感受不到自己的生命力,腦袋裡像是一直有東西被吸走,身體也被疼痛壓得失去活動力。
這未明的疼痛,漸漸地覆蓋了我身而為人活著的動力。
活著,好累。
當同年紀的人,在積極投入事業或表現以獲取更好的職位時,我卻已失去了力氣去追求世俗的成就了。
但,或許這不全然是壞事吧?
因為沒有多餘的力氣了,只好放掉那些別人認可的東西,學著去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病痛,拉開了我與主流社會的距離,卻也逐漸拉近了我與自己的距離。
★如果您也有慢性疼痛、纖維肌痛症、憂鬱症、慢性疲勞等相關困擾,歡迎追蹤我接下來的文章分享,也許您會發現,原來也有其他人與您有著這樣難言又無法向外人訴說的感受。
到了第三、四章,角落星會帶著讀者一起:
在困境中找光,到最後發現自己就是光。
★如果喜歡角落星的文章,歡迎單次贊助,給我一些鼓勵,支持我持續創作,或按「追蹤」、「愛心」、「收藏」,謝謝看到這篇文章的你 :)
★本文亦同步發表於角落星的心靈遊憩區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53會員
72內容數
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著難以言說的陰影與脆弱,它們可能隱藏在我們的潛意識一再干擾我們 以直覺引導繪畫的方式,是一種自我陪伴與對話的歷程,因此角落星發展了「藝術對話」的方式, 在繪畫的同時,與自己的生命經驗觸碰,進行對話。 願這樣的創作分享,使讀者能藉著文中圖象與自我進行深度隱密的對話。 歡迎與角落星分享你們的創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