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光榮的時候就是現在:宮城與櫻木(中篇)

2023/01/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最光榮的時候就是現在:宮城與櫻木(中篇)
溫馨提醒,有電影版微雷
男人的友誼就是這麼簡單
宮城和櫻木在頻率上很像,同樣的直率單純,衝動易怒。
在原作中,二人也是最快熟識的夥伴,廝混沒多久稱兄道弟,擁有革命情感(至少我們還有籃球!)
這兩個衝動派的問題少年,在這次宮城補完篇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們成長中的相似之處:
「我是有價值的嗎?」
看似臭屁叛逆的宮城其實纖細敏銳,那封寫給母親的信,被塗改的第一句話,真誠的說出這個17歲少年最深的自責:
「我很抱歉活下來的是我。」
如果是大哥活著,他一定能做的比我好。他打球打得更好、更堅強,更能照顧寡母和妹妹。
如果是他的話,應該不會讓母親一直哭泣吧?
看到那封寫了一半的信,我好心疼這個用吊兒郎當掩飾脆弱的男孩。接連失去父兄,他被迫成長,但他自己也正歷經巨大傷痛,這是連成人都難以忍受的痛楚,宮城又要如何挺過?

同樣用臭屁掩飾自卑的還有櫻木,這個門外漢自命不凡的嚷嚷著「我是天才」,喊了將近一部漫畫,直到山王之戰 ,井上才透過櫻木的內心獨白,透露出這個男孩真正的心事:
那時湘北陷入苦戰,櫻木被換下,安西讓他觀戰,教他認清「搶下籃板球」的關鍵時刻。
然後,所有湘北隊成員接連握著櫻木的手,為他集氣。
櫻木看著自己的手,這應該是第一次,他深刻感覺到「我是被期待的,我是被需要的」
他一次次捨身忘我的搶籃板球,那股拚勁讓本來噓聲不斷的觀眾也開始為他叫好——我一直在想,這會不會是櫻木這個大男孩,生命中第一次被這麼多掌聲環繞?
「老爹的光榮時刻是什麼時候?」
「我的光榮時刻,就是現在!」
那個被發卡五十次,成天打架鬧事的男孩,你幾乎可以想像,在他的成長過程中,除了櫻木軍團幾個夥伴不離不棄,他所遭受的責罵白眼,應該遠多過稱讚期待。
所以他只能用各種大話強化自信,染顆紅頭標新立異,對總是收穫掌聲尖叫的流川充滿敵意。(我總覺得「情敵」只是一個表面原因,櫻木討厭流川有更深的是──忌妒。)

從事教職以來,我在每年的學生身上,總會看到櫻木、宮城的身影(還有總是叫不起來流川)。
很容易就被挑釁、衝動易怒情緒化,卻又單純無心眼,一鼓勵就樂呵樂呵的傻笑著;重感情重義氣,把你當成自己人了,就是全心全意的維護著你。
宮城和櫻木也是幸運的,他們找到了重建自信的目標:籃球。
在球場上,兩個用臭屁不羈掩蓋敏感自卑的少年,因為籃球而重新找到自我價值。
重新穩住的宮城甚至展現出領導魅力,他自發性的穩定住湘北隊的步調,在電影版中更加了一個新橋段:
再次上場前的集氣吶喊,赤木示意由宮城帶領。就這麼幾秒鐘的細節,象徵的是隊長交接,接下來會由宮城帶領湘北。
克服心魔的宮城,也修復了與親人間的關係。我非常喜歡那個幾秒鐘的彩蛋:
一個接連遭遇傷痛的家庭,重新擺出全家福的照片。
不忘過往,亦瞻望未來。
而櫻木,短短幾個月的籃球生涯,他學會了太多太多:一萬球練習的自律和積累、在球場上收斂衝動脾氣,找到了真心喜愛的目標,收穫了隊友的信任與期待。
你喜歡籃球嗎?
「我很喜歡,這次是我的真心話!」
永遠衝在最前面的紅頭和尚,傻呼呼、活蹦亂跳的樣子,我也很喜歡。
但我難過的是,我不見得能在短短的相處幾年間,讓我身邊的櫻木、宮城找到屬於他們的舞台。這是教育現場的限制,他們的舞台很可能還未出現在校園。
我只能盡量,盡量善待宮城跟櫻木(但不准玩我下巴),盡量讓課程再有趣些,試試看能不能讓流川們醒來。
盡量提醒自己,不要這麼快下斷語:
有些應該繽紛奪目的花道,只是時序未到。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古文讀起來霧煞煞,但說到底依舊是人類的那些事,用看戲的方式打開古文,發現他們的悲歡離合其實就是一場場精采大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