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脂肪的囤積,不只有保護的功能,還會包藏攻擊性?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去年九月開始,我刻意地在減內臟脂肪,數值也漂亮地從「6」一路降到「2.5」。

會想要這麼做的起點,始於二〇二〇年,因著急性腎小球炎而短暫住院的經驗。那年的農曆年節前夕,太太和女兒們陪我與原生家庭吃團圓飯;在那之後,我的身體開始出現嚴重的水腫。
當時,因為「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通常會先進行內在的自我覺察,用多休息和食療的方式來進行修復」的慣性,以及「正處於疫情剛開始蔓延的階段,沒有想要進出醫院/勞煩醫護人員」的考量⋯⋯於是,在第一時間,我沒有就醫。
但是,身體一直沒有好轉;不只水腫的症狀沒有消退,也讓日常的體力和精力都大幅下降;最後,我終於在拖了一個月後,在三月初的時候去看家醫科。只是,拿了、吃了藥,病情並沒有好轉;後來,我又看了另一位家醫科的醫師,竟然被開了驗尿單,而且是立即檢測出結果的急單。
最後,家醫科醫師在看了我的數值之後,直接幫忙掛了時間最近的內科;然後,在看了內科醫師之後,我馬上被立即安排了隔天的住院,準備進行穿刺切片檢查(取出很小的一塊腎臟,來找出病因)。

最後,住院花去了四天的時間。

這段期間,太太給出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非常感動,也非常心疼。住院期間,她無法好好地睡覺,更需要勉強自己處理嘔吐物(麻藥的副作用);此外,不太會認路的她,變成要自立自強地想辦法去採買用品和餐點。
除此之外,還有我們都掛在心上的女兒們。雖然,當時的她們已經是十五和十六歲的大女孩,生活自理能力也都不需要我們擔心;但是,我們倆心知肚明:同時二個大人都不在家,而且我和太太並不是像平常那樣,只是到外地出差、過幾天就會回來,而是因為身體出狀況。
再加上「病因尚未揭曉」和「出院時間未定」,全家人的心都懸在半空中。

所幸,在醫師的準確診斷、開出對應的藥物來進行治療,以及太太的悉心照顧之後,我的身體非常迅速地恢復了!醫師原本預定要進行的是半年且高劑量藥物的療程,我則是在三個月內就大幅減少藥量,並且拉長回診的週期。
最後,在醫師確認康復、不需要再回診之後,二〇二〇年已經所剩無幾;但是,我的內心已經燃起熊熊的「要好好照顧身體,不然太太和女兒們都要花費體力和心力來照顧我」的想法。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因為小女兒購置遊戲機,我便跟著買了〔健身環〕,讓自己在家就能運動;然後,又漸漸發覺到運動量的不足,又開始和太太與女兒們一起去上教練課⋯⋯也購置了可以量測體重、體脂肪、肌肉量和內臟脂肪的體重計,然後再次發現:我的體重和體脂肪,雙雙超過70和30,真的好高啊!

運動,竟然無法讓脂肪離開?

驚訝之餘,我的腦海跳出二〇一九年閱讀過的《深井效應》
這本書的作者,研究童年逆境的起源來自於一個口誤;在那次的肥胖門診裡,他將原本要詢問患者的「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間?」講成「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體重是多少?」⋯⋯而患者的回答竟然是「十八公斤;當時是四歲,對象是我的父親」。
在那之後,醫師搜集和歸納了大量的數據,確定了「童年逆境與身體健康之間的關聯性」;於是,我再次透過【心秩序・療癒】來更深入整理因著〈八、九歲的時候,父親咬了我的胸口和大腿內側〉而衍生出來的肥胖因子,例如:為了消弭男性對「我的女性身體」的吸引力,我用脂肪將自己層層包裹;因為身體受到了傷害,身體用厚厚的脂肪來覆蓋⋯⋯等等。
有趣的是,在經過不同面向的療癒之後,我的體重還真的逐步下降;只是,體脂率還是超過30。

後來,我終於知道「要減輕體重,除了運動以外,飲食也需要控制;而且,飲食比運動還佔更大的比重。」。只是,對於「嗜吃的金牛座」的我來說,門檻實在是比運動高了好多;而且,在嘗試過幾種飲食方法之後,都沒有明顯的效果,讓人實在一頭霧水。
後來,在去年(二〇二二年)的九月,我接觸了由王醫師研發的【4+2R】;也從一開始的半信半疑,到購買課程、更新正確的身體組成和營養學,並且在沒有去看診的狀況下,就先行嘗試⋯⋯竟然獲得了很棒的成果。

我聽見身體在說:對!就是這樣!

十一月,我收到出版社的邀請,要在【療癒師的癒兒日誌】的〔愛說書〕直播裡分享《因為我是女性》一書。
書中,「自我的確立是在對抗父母的過程裡漸漸實現的。⋯⋯心理學的一個理解是,制訂的規矩是用來打破的。因為打破規矩意味著挑戰權威,意味著攻擊性的表達生命能量的流動。」的這一段,讓我對攻擊性有了新的理解。

攻擊性,甚至是對父母,都是健康且正常的!

只是,攻擊性的表達,在我與原生家庭的互動中,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發生〈八、九歲的時候,父親咬了我的胸口和大腿內側〉事件的當下,我的極力反抗,根本是保護自己的舉動(不能歸類為攻擊性的表達),卻被已經身為成年男性的父親用全力壓制;在那之後,母親要求的閉口不談,讓我只能將這股應當爆發出來的力量,深深網身體裡面藏。
此外,我的雙親,都是壓抑情緒的高手。父親,雖然相對喜形於色,但是在年紀漸長之後,漸漸地改用嘲諷、奚落和冷暴力的方式來互動;而身為社工的母親,在事件過後,內心其實充滿了怨懟,並且在五十歲的時候罹患乳癌。
在他們身上,我從未見過「健康的攻擊性表達」;於是,也從來沒有機會練習。而我也發現:身體裡尚未離開的脂肪,是在包覆我理當表現出來的、健康且正常的攻擊性;這已經不是在保護我,而是在保護他人不要受到我的傷害。

這樣的認知轉向,帶我進入新的視界。


十二月,我終於預約了門診;而王醫師的專業,徹底地征服了我。
過程中,我不但學到「內臟脂肪,相較於皮下脂肪,不僅是透過運動也無法消除的脂肪,也是會包覆在內臟外層的脂肪」的知識;也在「身材不錯、血脂正常,但是內臟脂肪指數竟然是7(比我更高)」的太太,以及「沒有脂肪肝,卻因為喘不過氣而發現自己有心包油,更測出內臟脂肪高達21」的岳父身上,確實地肯定了「降低內臟脂肪/皮下脂肪」的大方向是正確的
按照配方來進行一個月之後,我的數值用更快的速度接近目標;在第二次看診時,體重從57.7公斤下降至53.4公斤(降幅4.3公斤),體脂從28.8來到25.5(降幅3.3),體內脂肪更從4.0降到3.0(降幅1.0)。
王醫生也宣布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真是太棒了!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