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術,假如榮格51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烤到焦黑的蛋糕。囧
「永恆陰性,引人超升。」聽到榮格說了浮士德,艾瑪也跟著唸了一遍,「嗅…等一下,是什麼東西焦掉了?」

「我也聞到了~」保持安靜好一陣子的吳爾芙,似乎也聞到了什麼。

「南妮!」

「是,夫人!」

「老傅在廚房做什麼?去看看!」

「夫人,對不起…」後方幽幽傳出聲音,「我剛剛顧著聽猴子的故事,什麼三千年成熟的水蜜桃、六千年成熟的、九千年成熟的…聽到忘了火爐上在煎小羔羊肉…」老傅一臉歉意來到餐桌旁,吶吶解釋。

「榮格夫人,這是在下的不是了,還請原諒廚師吧~」澳福對於老傅聽著他的故事到忘了爐火,抱著愧咎,「不然,那個焦掉的,拿給我看看吧。」

「趕快去!」艾瑪聽到澳福的話,立即指示老傅動作。

「是,夫人。」

「謝謝你,夫人;」澳福向艾瑪致意,「從小我母親就告訴我,要惜福,要感恩…」

「這真的沒關係嗎?」老傅速速將小羔羊肉盛在盤裡端了上來,垂著手退至桌旁。艾瑪見端上來的肉呈深褐色,不禁皺了眉,「老傅,你失手了。」

「對不擠…」

「…」澳福拿著刀叉切了一小塊,仔細端詳一番,又拿近鼻子聞嗅,閉著眼睛,嚼嚼…「這肉沒問題,而且還煎得很香很好吃呢!要是我媽知道我不吃這麼好的肉,一定是一頓好打的~」

「真的嗎?」吳爾芙見澳福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也拿起刀叉,「我也來試試…嗯,還真的不錯吃咧~」

榮格看到澳福及吳爾芙都動手嘗起羔羊肉,先是看了眼艾瑪的反應,又看看桌旁已經抬起頭的老傅,停了一會兒後也跟著炎上,完全顧不得咀嚼的聲音。

「 這是冰火五重天燒肉啊,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肉呢?」顧不得艾瑪的眼光, 榮格一邊咀嚼一邊說,「此肉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嘗啊!」

「你們實在太誇張了,」艾瑪看著桌上的三個人,「這不過是老傅失手煎烤出來的肉,有那麼好吃嗎?」自己拿著刀叉切了一小塊放進嘴巴,「我就不信烤焦的肉能有多好吃。嚼嚼。」才咬沒有兩口,艾瑪的眼睛就瞪得大大的,頭上簡直發出聖光:「老傅你是不是被小當家給附身了,不然 怎麼會有這樣子的風味呢?明明就已經是烤焦的味道了!」

「夫…人…,我只是剛剛在煎肉時,」老傅結結巴巴說著,眼睛眨著眨著,「一塊小小的肉,沒有把它從鍋子裡面撈出來,結果煎到焦了…夫人,你的鼻子這麼靈敏,嚇到我了!」

「夫人,還請您息怒!」吳爾芙忍不住插了嘴,忘了自己是客人的身份,「我在前不久讀到法國的一篇研究,梅納(Louis Camille Maillard)發現了燒肉的反應,他說凡是具有蛋白質的物質,經過高溫烘烤或煎煮時,顏色會產生變化,進而釋放出不同的化學物質,而這些不同的化學物質本身具有不同的風味,因此,燒肉的味道特別豐富迷人…」

「梅納麼簡單…就能找到,聊得來的伴…」艾瑪聽到吳爾芙提到梅納,嘴巴禁不住喃喃自語,「…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吳爾芙小姐,梅納反應還有別的例子嗎?」說到食物,艾瑪似乎對吳爾芙沒有什麼心結。

「具體來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記得研究裡提到蛋白質經過高溫燒烤就會出現這種反應,廚師只管食物有沒有良好處理、衛不衛生,艾思考非耶主廚大概是少數能說得一口好菜、又燒得一手好菜的人吧。他倒是提過舒肥手法,而不是梅納反應呢~或許沃夫先生經常在烤麵包,會不會有更多的經驗呢?」

「我不知道什麼是梅納反應,倒是我在試做一個新的配方時,都會先設定平常慣用的溫度時間去試試,如果是烤布里歐麵包,溫度都要比平常的鄉村麵包溫度要低5度10度的;要是我用正常溫度烤布里歐麵包的話,就會有焦黑的麵包皮, 那就不再是香味,而是有碳味了。」
保證是巧克力蛋糕
「布里歐?那不就是瑪麗皇后說的嗎?Qu'ils mangent de la brioche!(沒有麵包,那就吃布里歐吧!)」吳爾芙聽到布里歐精神都來了!「又香又甜、又鬆又軟的麵包,誰不愛呢?」
離卦,https://www.eee-learning.com/image/yi30b.png
「說到烤焦,我倒是想到離卦,」 說著澳福傾了些自己杯子裡的水在桌上,以水代墨畫了起來,「這一橫一段的,代表著火;兩個火疊在一起,就是~火大了,烤焦了!哈哈~」

「烤焦和烤熟、焦味和美味,在一線之間嗎?」榮格被澳福的話法給兜出了新的想法,「梅納有說高溫是多高的溫度才能產生反應嗎?」

「這我沒特別留意。」

「我們剛才四個人坐在這裡聊天,艾瑪的座位又不是離廚房特別近,按道理講,離廚房最近、先聞到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嗯嗯,」艾瑪點頭表示認同。

「再不然,經常在做麵包、和烤箱合作緊密的沃夫,也應該是對『焦味』有所反應吧,」榮格豎起兩手指頭,特別強調了焦味。

「再不濟,在巴黎嘗過不少美食、和艾思考非耶大廚熟識,甚至是能嘗出麵團加了老麵更為可口的吳爾芙小姐,也該能留意到焦味吧。」

「難不成我的鼻子壞了?」吳爾芙捏了一把鼻子,確認沒有鼻塞。

「我也覺得奇怪;好像我對焦味特別敏感。」

「是我疏忽了,夫人…」不敢離開的老傅,吶吶的插了嘴,頭低到快抵到地面了。

「不不不,我不是在責怪你;你都說只是一小塊肉焦掉了,大家也都說肉沒焦掉,我奇怪的是,怎麼只有我注意到那股焦味,而其他人都沒注意到呢?」

「我記得前陣子吳爾芙小姐提到普魯斯特,他因為瑪德蓮蛋糕想起一連串的事,有沒有可能氣味也是另一種釣鈎,而且是無法迴避的釣鈎,可以釣出各種我們記憶深海裡的事情呢?你看,有誰可以不呼吸呢?」榮格想起這件事情。

「釣鈎…」澳福複誦了一遍,「所以,형,那時你在我那兒揉麵團揉到出神、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手部的觸感也鈎起你某種深藏的記憶,然後你被捲入深淵囉?」

「誒,哪天你說聲音也是一種釣鈎,我也不意外;那,貝多芬豈不是沒有聲音的釣鈎了呢?他患了耳疾、聽不見聲音,甚至還有自殺的念頭,結還能寫出第9號交響曲…有沒有被勾起深藏的記憶,好像也不重要吧。」吳爾芙似乎不以然。

「該這麼說吧,我們平常是以一種正常的方式在過生活,只有在特別的時候,才會被某種釣鈎給捲進記憶裡吧。不過,聲音也可能是一種釣鈎;我們在和平的地區沒有戰事,但是今年發表在《刺胳針》(The Lancet)的一篇文章*便提到,有些士兵沒有被砲彈擊中、頭部也沒有受傷,卻是聽到砲聲就出現各種身體反應,特別是頭痛、暈昡,甚至還有昏倒的…嘿,老傅~」榮格突然喊了廚師。

「是,老爺。」

「剛剛是沃夫先生的什麼片段特別吸引你呢?」

「一定要說嗎,老爺?」

「嗯呀;反正你又沒把肉煎到真的焦掉不能吃,也沒有人在對你生氣呀~」

「嗯…」老傅遲疑了一會兒,「…就,那隻猴子掌管花園,自己卻沒有被西邊的王后邀請參加水蜜桃趴踢…」

「…」

「卡爾,老傅為我們工作這麼久,都沒有放假休息過,要不,你這幾天都在沃夫的店裡揉麵團,乾脆我們就讓老傅回老家放假個幾天,這幾天我們就吃你做的麵包吧!」

「夫人…」

「老傅,那是你沒嘗過沃夫的麵包,要是你嘗過的話,肯定會放心去休假的~」
蔓越莓起士麵包的巨大氣孔
「謝謝老爺、謝謝夫人、謝謝沃夫先生!」

澳福慌忙亂搖手一通,「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因為我的麵包而放假哩~哈哈!」


*就叫他們吃蛋糕吧
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9%82%A3%E5%B0%B1%E5%8F%AB%E4%BB%96%E5%80%91%E5%90%83%E8%9B%8B%E7%B3%95%E5%90%A7%EF%BC%81

*梅納反應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7%BE%8E%E6%8B%89%E5%BE%B7%E5%8F%8D%E5%BA%94#%E7%BE%8E%E9%A3%9F%E4%B8%8E%E7%BE%8E%E6%8B%89%E5%BE%B7%E5%8F%8D%E5%BA%94%E4%BA%A7%E5%93%81

*<假如榮格21>
馬塞爾·普魯斯特在巴黎出版的那本書《尋找失去的時間》*的第一部《在斯萬家那邊》,有次把瑪德蓮蛋糕浸泡在茶水中吃,然後引發一連串的回憶故事…

*《柳葉刀》(The Lancet)的一篇文章,砲彈休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ell_shock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3會員
171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