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創傷-烏克蘭軍人退役後仍要面對的PTSD

2023/07/0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之前看了不少烏克蘭獨立媒體「hromadske」頻道的影片,他們的報導都是相當平實像紀錄片一樣的調性,不會加入太多花俏的配樂。其中一則是報導一位退役軍人,被診斷出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與他如何用繪畫自我療癒的過程。
什麼是PTSD呢,根據WIKI的解釋:
創傷後壓力症(英語: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又稱創傷後遺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指人在經歷過情感戰爭交通事故或任何嚴重事故等創傷事件後產生的精神疾病
PTSD的主要症狀包括做惡夢、性格大變、情感解離、麻木感(情感上的禁慾或疏離感)、失眠、逃避會引發創傷回憶的事物、暴躁易怒、過度警覺、肌肉痙攣失憶、易受驚嚇,或其再次碰見相似情境時會有呼吸困難、恐懼、害怕、發抖等現象。
以往大家常可以在影視作品中看到美國老兵跟PTSD的問題(最有名的當屬電影角色「藍波」吧!),但多年來已經很少有大型戰爭,直到俄烏戰爆發,雙方都不斷徵兵,烏軍也擴增到百萬人以上,因此未來出現大量的PTSD患者是可預見的,要如何處理這麼多人的心理問題將會是社會一大考驗。
有興趣可以先看這部影片(有英文字幕):
Ivan Gavrylko是一名海軍陸戰隊員,在戰爭中三度受傷 ,最後一次受傷嚴重傷到腳導致不良於行,所以在家休息。由於妻兒全在國外避難,回到家面對空蕩蕩的房間常感到孤單,同時還要面對心理問題,狀態不好時會變成蝸牛狀態(不想跟外界接觸)。
後來他在醫師的建議下開始畫畫,不但可以將情緒抒發在畫布上,也能在全心全意的創作中跳脫憂鬱的想法,未來預計開畫展賣畫資助軍隊。但他也表示其他退役軍人很多沒像他那麼順利,有的朋友明明沒受傷,但是在戰場壓力下發瘋住進醫院,有的則嚴重酗酒。
詳細的文字報導(可使用網頁翻譯功能):
Ivan Gavrylko其實在2014就上過戰場,後來在國家地質局(?)當公務員,直到2022開戰後才又回到部隊報到。
在戰場受傷後因為歐盟的支援,被送去法國復健,所以被診斷出PTSD,雖然有在吃藥,但也導致出現幻覺,曾經在公車上看到臉爛掉半邊的女人…
“我有時一天睡幾個小時。在夢中,我能聞到一些東西。血腥味、火藥味、腐爛的人肉味。我能聽到它。聲音、顏色。儘管他們說只有精神分裂症患者才會有豐富多彩的夢,”
記著探詢旁人講什麼話題會讓老兵感到不適?
『你刺傷了誰?你殺了多少人?當你射擊敵人時你有什麼感受?』
什麼感受?我感受到了後座力!最讓人惱火的問題是『那邊怎麼樣?』和『你殺了多少俄羅斯人?』你在那裡不把他們當成人。他們只是目標,是威脅,像瘋狗一樣衝過來,你必須消滅它。在前線沒有人會讓敵人人性化,因為那樣就會開始猶豫並被殺死。」
在戰場上必須將敵方「非人化」才能拋開心理障礙殺敵,因此常可見烏軍稱俄軍為「半獸人Orc」(出自魔戒的邪惡軍團),就是為了減少殺人的負罪感。但如果之後旁人繼續追問殺人的感受,可能就會桶破這一層心裡防護,因此最好不要提到這方面的話題。
此外,Ivan要求不要同情戰士,也不要對他們過於體貼。他承認當一個年長的女士在有軌電車上給他讓座時,他感到不自在。作為回應,他撒謊說坐著會很痛苦,並拒絕了那個位子。但當他的腳疼得很厲害時,最終還是坐下來了。
「與退伍軍人交流的最好方式是平等對待。我的姐夫(妻子的兄弟)在受重傷後。他已經被列為無效。沒有人可以和他交談,但我可以。我帶他出門,一起解決一些日常事務,一起移動。我擔心他不會過度濫用酒精。如果他非常想要,我就建議一起坐下來喝杯酒。」
2023年6月15日他在利沃夫(烏克蘭西邊相對和平的城市)舉辦了他的首次畫展「回憶閃現」:
「藝術成為我在康復期間獲得力量的靈感來源。Ivan熱情地繪畫,為了保留生活中的片刻,釋放情感並深入他的回憶和感受中。有時,這些畫作體現了困難的回憶、緊張的情感和戰爭的氣味。」展覽資訊板上解釋道。
Havrylko堅信,心理復健對於軍人來說非常重要。他認為人們不應該害羞尋求心理輔導,因為心理創傷「不會自行消失,如果不處理,情況可能會很糟糕」。
目前,Havrylko正在考慮為退伍軍人建立一個類似的「興趣俱樂部」,讓他們一起繪畫和享受社交交流的時光。
畫展的Q&A訪談中,他對其他退役戰友的建議:
Q:作為一名未能在考驗面前屈服的海軍陸戰隊員,你能給那些從戰爭歸來、在和平生活中尋找自己的戰友們一些建議嗎?
A:實際上,找到自己是非常重要的!有人失去了親人,有人失去了戰友,對此的思考永遠存在,使人煩憂,引起回憶,可能會觸發痛苦。最可怕的是試圖用酒精或更糟糕的方式來消解這一切。對於這樣的人來說,興趣或喜愛的工作、運動可以提供幫助。我向你保證,這些事情可以排擠負面情緒。
所以我建議嘗試一切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例如,你可以嘗試攀登或帆船運動。你也可以開始繪畫、塑造——現在對於退伍軍人來說有各種各樣的機會。你只需要願意嘗試。願意繼續生活下去。我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時期,只有在需要買東西的時候,我才會離開家。但是我開始行動起來,與人交流。
Ivan Gavrylko之前在他FB轉貼了一個廣告,表示很羨慕美國有這樣的資源可以幫助退伍軍人,影片來源是美國非營利組織「Boulder Crest Foundation」的宣傳廣告:
畫面描述一位父親雖然已經回歸家庭,但不管在休閒還是洗碗的時候,都像還在戰場依樣穿著軍服,無法走出戰爭的狀態,直到接受治療後終於能拋開過去享受親子生活~
現在戰爭還在持續,甚至可能衍變為多年的消耗戰,要已經焦頭爛額的烏軍再抽出資源來做心理復健實在不太可能,雖然美國在幫助退伍軍人克服心理問題這方面是比較有經驗,不過究竟有多少資源能幫忙就不得而知了……畢竟烏克蘭軍人實在是很龐大的數量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4會員
85內容數
從Lolita到軍武,從正經到北七 超級雜食性漫畫創作 歡迎追蹤~!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