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巧是“窄門思維”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除非你有‘’決策恐懼症‘’(Decidophobia), 或是稱為“選擇困難症”,每個人每一天都會面對各種情況,也都必須做出選擇。差別只是,你是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尤其,面對比較重大的情況時,你會以什麼樣的思維方式來做選擇。

仔細回想過去面對比較重大情況;必須做選擇時,竟然發現自己不愛跟從多數人所愛;所做的事。如果說做出決定就像在幾個寬門或中門,或窄門之中;擇一走進去。那麼,我就是那個專門選擇窄門的人。

當年買第一部車是二手的,車子的原色是淺水藍,我是越看越不順眼。沒有想太久,我就一不做;二不休,花一大筆錢把車漆噴烤成鮮紅色。當年,男生開紅色房車是很少見的;除非是超跑。但是,我選擇去做了。沒理性基礎,就是感覺想那麼做。年輕嘛!

後來;有能力自己買新車時,在好幾款可以選擇的廠牌中,我選擇的是美國一家很大名氣,但可靠度不是很高的車子。我的理由竟然是,這車比較少人開,在路上會比較炫。

殊不知,那廠牌的車除了不可靠以外,性能更差,操控還算可以,就是加速很慢,又費油。有一次跟一位開寶馬的朋友走林口台地一帶的蜿蜒山路,準備會同訪客。結果,我硬是跟不上人家,幾個上坡路段;都得帶路的前車停在路邊等候,真的很丟人。

此外,這款美國車零件特別昂貴,維修費更貴,比起同級的日製車種,我的決定根本就是愚蠢的。那部車持有越久,我越覺得悶,覺得自己真的笨得可以了。這個非理性的標新立異選擇之舉,我從沒忘記過。

隨著年齡增長,在做出選擇之前,慢慢多了些理性的思考。例如,大學明明唸的是文學,我竟然想出國去唸電腦程式設計,在我同學之中,我又是一個異類了。那一次,我不莽撞了,我去統計系選讀電腦語言。結果,很明顯,也很令人失望。那個實驗告訴我,我不適合走那一條路。因此,我放棄了。

接著,還有很多想做,必須做出選擇的事,我的初期選項一定會有幾個是稀奇古怪的。但是每一次都會經過理性思考才做出決定。

在職場就有一次遇到重大的決定,必須由我做出選擇,並且執行。歐洲總部決定東北亞,在日本之後,投資成立第二個實體分支機構。在九零年代初期,大量的製造業移出台灣,前往當年蓬勃發展,充滿商機的海外設廠營商。

據說,唯一當時在台已經設廠幾年的同業荷蘭商已經準備拔營遷出。這時;我的奇特思維又現形了,大家都往那邊跑,這個市場一定會留下很多的空隙,這樣搶佔市場不就更有效;更快嗎?再仔細做些市場調查,確實主要外國來的競爭對手都已轉移,人家已經不再看重這個市場了。

於是,我真的把我的怪異想法寫進了投資計畫書,投資的市場就是台灣,實體的投資也放在這裡。因為那個‘’不跟風‘’的選擇,公司很快就吃到最大的市場佔有率。更讓人驚訝的是,過了二十幾年,這家公司仍然是本地業界的領導品牌。而其他幾個歐洲競爭品牌在那個大市場並沒什麼斬獲,在本地的市占率更是遠遠落後於我當年佈下的陣仗。

"人多的地方不一定危險,但一定擁擠"。這是我能想到的;可以詮釋這景況的一句話。

聖經裡頭有一句話:“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這句話可能是‘’窄門思維‘’的源頭,按網路上搜尋得到的,所謂“窄門思維”就是‘’ 人總是習慣性的選擇寬門,可越往後,才發現路越走越窄。而一開始選擇進窄門的人,道路卻會愈發的寬廣‘’。

道理其實也不太難理解。就說股票市場,看漲的股票很容易吸引大量的買氣。反觀已經在下跌的股票,一般投資客通常是不太會買進的。想想看,那些法人或是股海大咖會跟股市大眾的選擇思維一樣嗎?他們能夠大量獲利,長期混跡股海,就是“窄門思維”運用的極致。

再說台積電當年決定只做半導體的代工,情況真的窘迫,因為,當時沒有人相信代工是可行的。此外,他們去德國求單,硬是被冷落,只能空手而回。以當時的情況來看,當年那個決策已經不止是窄門,充其量就是個門縫。反觀今天他們的傲人成就,已經不言而喻了。

前日本航空會長稻盛和夫說過:「真正厲害的人,都擁有窄門思維」。不湊熱鬧,確實是有好處的,雖然剛開始可能會比較孤寂,難度也高,更可能被譏為不智之舉。這種旁人的閒言閒語,對泛泛之輩也確實受用。但是;無論如何,你都得問問自己;好好想清楚,再做出你的選擇。




137會員
163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