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遊戲 — 序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雖然你影子還出現我眼裡;在我的歌聲中,早已沒有你。《一場遊戲一場夢》 —— 王傑


raw-image




2030年的台灣,半導體產業的蓬勃發展成為了國家的驕傲,但隨之而來的是貧富差距的擴大和受薪階級的過勞。


人們因為生活壓力巨大,不敢結婚也不敢生育,導致了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超超高齡化。


將近33%的人口已屆高齡,換句話說,幾乎每三個人裡面,就有一位是長者,這還是城市裡的情況,若是到了鄉鎮,放眼望去,一片白髮蒼蒼。


台灣的護國神山企業,已經將工廠落腳到許多原本屬於偏鄉的地區,使得許多本來已經毫無生氣的地方,房價硬是翻了好幾倍。


大量的空屋,由科技業的高階主管們所持有,房子成了錢住的地方,而不是人住的地方。


雖然少數偏鄉已然注入了就業的活水,卻無法複製以往科學園區領先的生育率;無塵室需要越來越多工程師,人才的缺口卻來不及補足,使得工程師身兼多職,上班期間背負著極大的壓力,下班後寧願放空躺平。


除了高壓的工作以外,經濟負擔也日益沈重,即便談戀愛,寧可不結婚,更別提養小孩。


畢竟,一人飽,全家飽。


有孩子的家庭,反倒成了政府極力重視的稀世珍寶;為了支撐房市,挽救生育率,「生孩子,送房子」成了政府主打的政策,但是還是無法挽回超超高齡化社會帶來的勞動力嚴重不足。


大量的長照需求,此時已經多數由機器人提供服務來彌補,科技業此時也將大部分的就業人口吸引走,投入長照市場的人力更加屈指可數,但因為機器人的生產需要更多的運算晶片,導致更多的晶圓代工廠出現,又瓜分走更多的就業人口……就這樣如此的不斷螺旋式的循環著…


此時在一間跨國企業總部的會場內,冠蓋滿京華;而公司外,停滿SNG車,各種語言夾雜,此起彼落,各國記者激烈地比手畫腳、口沫橫飛。


會場的後台,一位眉頭深鎖的男子,來回踱步。


他知道稍後,由他本人親自宣布的那個消息,將會在一場國與國,企業與企業,人性與人性之間的競合遊戲中,投下一顆震撼彈…



30會員
96內容數
寫一些「男生也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法律經驗,還有一些成長屬性的閱讀心得。歡迎加入討論、贊助。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