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五十三)腹案與現實的距離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為了家庭須要;做出職涯的航向大轉彎,我的想法其實是;決定暫時離開職場,帶著家小移居海外,好好陪伴他們幾年。也許等到小兒子進小學了,再重出江湖。這是我深度思考以後,慢慢在心裏產生的一個想法。

這還不能算是個計畫,說是夢想,又不是很遙遠的那一種。但它已經成了我的腹案,也是下定決心之後;化為行動的啟動點。

正在苦思如何出手的同時,接獲總部的年中開會通知,我知道時候到了。我決定當面跟執行長說,因為;我覺得,用打電話;或是書寫電郵方式,有可能情勢會失控。當然,我更不可能寫一封辭職信,就用雙掛號寄去歐洲總部。

因此,方式和時間都具體了以後,再來就是談話的基調應該是什麼?我想;暫離職場出國是骨幹的話,添加的枝節應該就是學習深造。至於如何潤飾“這幅畫”,稍後去瑞士長途飛行時,再慢慢想就好了。

在林間散步的談話就卡在出國唸書這個點上。看來他是有點想歪了。但是;換位思考一下,任誰都聽得出這背後的原因似乎不單純。當然,最直接的聯想無非是;這人已經被挖角了,或是什麼更複雜的原因。

他是我的直屬上司,要說雙方關係的源頭,得遠溯我們還是同儕關係的時候,算得上是互動較密切的同事。既然是朋友,我好像不宜再過度保留私領域,這樣對話題的延續是沒有幫助的。

終於,我和盤托出,把親子教養那一塊;做比較多的說明。大義是母親去世滿四年,之後再沒人可以幫我們那年輕的家庭。直到必須同時照顧兩個小毛頭的狀況產生後,才感覺壓力越來越大,大到沒有我的出力協助,怕情勢的發展會無法想像。

這下,我算是個透明的人,再沒什麼可隱藏了。換他來問我:

「你是存很多錢了嗎?可以退休養老了,是吧?」

我一下為之語塞,我快被他繳械了。沒等我回答,他繼續說:

「怎麼會想出國唸書,這跟幫忙家裡的事,又有什麼關聯?」

這下子我一連串的思路完全被攪亂了。原來的浪漫情懷,是想休息兩三年,拿到學位,還可以更上一層樓,又可以陪孩子長大,整串鍊子全被扯斷,珠子掉滿地了。

我一時無語了,他接著說:

「其實,你們的感受我可以理解的。我也是兩個兒子的父親,在長駐西班牙好多年以後;移居回米蘭,也被Anrea (他的大兒子)整慘了,差點沒法專心工作。他們兩個當年還比你家的大得多,你們應該更辛苦才對。」

我盯著他看,看出他臉上浮現出慈父般的線條,感覺他並沒有責怪的意思。

接著,他轉身;低頭踱了幾步,又緩緩轉回來;輕拍我的後背,示意我們繼續往前走,然後喃喃自語。他不像是在跟我說話,比較像在自言自語,我只是靜靜的並排走著。

他說的內容大致上是;印尼那麼大的市場,怎麼一直死氣沈沈的,看了幾年,都還是那個樣子。泰國也是,那麼多外商投資,怎麼營業額都看不出增長。越南,馬來西亞,就不必講了。當年把那個瑞士佬弄回國,換上你那新加坡同事,以為會更強有力,就是不懂哪裡不對勁。這樣子的單人脫口秀;怕有三五分鐘那麼長。

他突然停下腳步,眼睛露出奇特的光彩,對著我說:

「你們搬去新加坡,工作上;反正你去哪個國家都須要飛,新加坡是自由港,還更方便。最重要;它是英語系國家,以華人為主題,你老婆會很適應的。你覺得怎麼樣?」

我還來不及出聲,他繼續說:

「你下午自己想想,要怎麼進行這件事?白天議程結束後的Happy Hour,你不要跟他們去喝啤酒了。來我的辦公室一下,我聽你講。」

這時候;我們也回到了會議室前的長廊,他微笑的對附近三五成群閒聊的同事招手,就自己直接往辦公樓方向走去了。




140會員
166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