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四十七)冰火兩重天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位居歐洲原廠和市場前緣之間關鍵的職務,任何閃失,都可能是我無法迴避的責任。因此,工作態度始終是嚴謹;且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雖然不是擔憂,但是從集團內已經發生的歷次人事地震,我就假想;每天都有可能是位置有效期的最後一天。

一轉眼;在這集團的服務已經來到了第七個年頭,從剛開始的“光棍司令”,篳路藍縷的從事遠距國際貿易生意。幸運的,由於業績增長順利;很快的轉型成為‘’外商直接投資‘’,建構了實體的法人組織和幾組小有戰力的團隊,分散在東亞幾個市場。

運作不出兩年之後,鑒於市場實際須要;我極力建議做出行銷策略上的大轉彎,也就是後期成功修正的“直接銷售”和“間接銷售”混合編組戰略

我無時無刻不在運籌帷幄,努力確保我們團隊可以在每一個重大商業競爭上面佔據上風。在這同時,我還須要隨時為自己的戰略辯護、防衛,盡力維持策略的穩定,讓體制內外的成員都能安心的從事各自的日常業務。通路策略的執行;若是朝令夕改,或是指令多頭馬車,很容易摧毀既有的競爭力。

此外,我必須確定生意的發展是穩定的。但是市場的走勢是起伏不定的,再者;若是競爭對手偶有佳作時,必然迫使我方的攻勢下挫,也直接造成業績的震盪。

當整體營收降低,單月虧損嚴重時,我必須即時向總部有關主管說明;提出對策,以免總部的“政敵”趁機攻擊我的痛腳,藉機推翻現時策略;讓他們的構想可以捲土重來。總之,幕僚們對市場的熱戰看似無感,對於伺機放冷箭;倒是挺熱衷的。

若我是一領命出征的戰將,當時所處的情境;要說是內外戰場同時存在,並不為過。當時的感覺,尤其來自總部條條框框的監控,既嚴酷、又冰冷,自己團隊的內部又無處可以取暖,真是所謂的“高處不勝寒‘’。

這樣的處境會覺得氣餒嗎?當然會。經常的懊惱之餘,確曾興起過不如歸去的念頭。但是;無論如何,那樣偶爾的心理低潮;還不至於影響我在團隊的表面形象和作為,那也是無時無刻得不斷提醒自己的地方。

在業界的能見度提高了以後,偶有人力顧問公司,也就是‘’職場獵人‘’又再度出現,探詢是否有意願轉換跑道?人家提出的機會,隨便哪一個;都是頗為誘人的。但當時的我已不再天真,怎會不知道誰家沒有一本難唸經的道理?

那樣的外界接觸,或是說;來自外面的誘惑是有的。在某個心情低谷期,感覺就像嚴冬裡出現的暖陽,但也稍縱即逝。它也像是夏日豔陽下揮汗泛舟湖上,偶然清風徐來,是有須臾的涼爽舒暢感。但是;我不會傻到就隨之乘風而去。最起碼當時的我;那樣的念頭,還沒有正經的萌發。我並沒有忘記,我還身在我自己開闢的戰場當中,我可不能輸。

另外,因為在各地區都有特約的經銷商,比較大的都屬契約型的生意合作伙伴。那麼;他們的商業利益很大程度就會受到我的制約。他們幾個業主裡頭;設法影響我決策的努力,在我負責的國家和區域內是普遍存在的。我當然了解,那些都是表面的,商場的熙熙攘攘,誰不為利而來?

他們初期當然不會了解我的期望是什麼,能做的就是簡單的討好。除了出差時的夜宴,道別時的禮俗伴手禮,更直接的就是塞紅包。

曾經有一次在商業聚會結束後;給了一個裝文件的牛皮紙袋;說是成果報告和市場資訊。回家一看,裡頭有個裝著數千美金的小信封。任誰;都會眼睛為之一亮的。但是,我自己心裡清楚,我怎麼會為區區幾千美金就出賣了自己的靈魂。這是一盆火,還是一個不宜踩進去的“焚化爐”。

第二天,我讓一位經理親自把封好的信封送去那老闆辦公室,當天也剛好有他們的幹部在,就直接當面還給他。當場我的經理幫我接上電話。我道謝以外,還說別費心交際我,多費心交際我們共同的客戶,把生意做得更好,讓兩家公司的交易量變大。到時候;該討好、該請客的人就會是我。

我這“沒人性”的動作成功維持了我兩公司的緊密關係,以及我和那老闆的火熱交情。也同時告訴了我的經理,絕不許碰這髒東西,並趁機暗示那老闆,別想動我的人。更重要的是,在場他們的幹部都目睹了那場“商場倫理劇”。讓他們明白;他們在賣力經營的品牌是正派的,配合的團隊也是熱血,單純的,他們可以安心的拼命,是值得的。






141會員
167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