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五十二)引退的藉口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職業生涯的路途上,除非是退休或是開始自己創業,一般若必須做出改變;都屬於“轉職”的狀況,也就是另謀高就。至於;有需要另謀高就的原因當然有千百種,就不在這裡贅述。

我當時的情況是有些特別,我沒想過先去找尋新的機會,再回頭請辭。我就是想要改變目前的工作狀態,看有沒調整的可能?那麼,為什麼我須要再三思考這問題呢?

我畢竟是跨國集團分支機構的法定負責人,還是品牌通路以及機構自身組織的指標人物,這職務的異動是會引起相當程度的震盪,尤其我的下屬團隊成員,以及我簽定下來分佈在各國的各級經銷商。

異動可能引發的人事和政策變動,絕對是預料中的事,對他們所有人都存在可能的影響。因此,成定局之前,要如何進行這件工程,我只能在自己腦海裡不斷盤旋;左思右量。在構思未臻完善之前,是不宜透光的。

我當時的問題其實很簡單,要為自己想好一個尋求變動的理由。還有,必須想好欲達成的目標是什麼?然後就是,何時;用什麼方式提出?

時序來到了1996年中期,本地市場;比起前一年度末期的不穩定狀態,相對是蓬勃發展的。同樣的,海外幾個市場,生意發展的勢頭也是強健的。屬於直銷區塊內的重要客戶或地區,都讓團隊成員直接負責。從公司內部的完整報告體系,很容易掌控生意的脈動,對我而言;就只是腦力的工作而已。

我自己就掌握各國的合約經銷商,因為;他們個別的生意規模都比較大,我必須隨時確定他們是忠於我們的品牌。我因此勤於奔走;親自拜訪各家公司,並選擇關鍵的間接客戶做會同拜訪,以確定生意的發展是依循著雙方約定的模式在進行。這些努力是有其多重的商業意義,也是我必須親自掌握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這些都是忙碌背後的很多理由的某一部份,也正是私人生活障礙的背景真相。我能夠拿出來談嗎?從專業角度來看,拿自己感到驕傲的工作成果來當家庭困境的藉口;真的有些不倫不類。或來一個無厘頭的評語,我不就是自作自受嗎!總之,我覺得有點邏輯不通,我實在難以啟齒。

如果直接提出辭呈,執行長當然會問“為什麼”。我想,總得跟人家說;是甚麼原因?可是,我實在很不願意把家裡的事情拿出來說嘴。我還是須要一個冠冕堂皇的說詞。

年度的第二季度很快要走完了,這時候剛好是公司的週年紀念,也正好是年中檢討的適當時機,所有分公司經理都被召回總部開會。或許是天意,我很快的有機會和執行長見面,應該是我找他私下表態的天賜良機。

在瑞士開會期間的一個午餐後,我邀請他去公司旁;不遠的一個灌木林散步一下。

才遠離人群沒幾步,他就開口問:

「有事找我,對不對?」一如往常,他總是一針見血。我也沒法做甚麼暖場的鋪陳,就回答:

「我想離開公司幾年,想去唸個企管研究所。」

沒等我繼續說,他就搶著說:

「唸MBA幹嘛要離開公司,你去唸EMBA,兩三年也沒關係,反正都是週末上課。有必要的話;工作時間可以自己調整,我不擔心會影響你的工作的。台灣應該有大學開這個課程,不是嗎?」

他的回答算很周密,按道理是可以化解我提出的麻煩。我還沒想過,他會是這樣回答的。我當然不能讓他把路給堵死了,我馬上接著說:

「是有。但是,我覺得我應該趁年輕再把英文學好,所以想去英語系國家選讀一個Full-time MBA, 同時學好英文和商業知識。所以,就想跟公司告假幾年。」

我看得出他眼睛睜大了,也停下腳步,皮笑肉不笑的說: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要辭職?什麼英文不好,我是義大利人,我還覺得你的英文比我強太多了,是不是我也應該去修理(polish)一下我的英文?」

看來,他有些不耐煩了,也感覺我沒說出真正想說的話。這裡頭好像有什麼事情似的,是我不願意說的。說不定;他心裡想,這小子是不是想跳巢。

我就怕他那麼想,事情就轉複雜了。


137會員
163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