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心理新解07--《傑克與魔豆》跟青少年一起奮鬥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傑克是單親家庭,與母親同住,家中的經濟來源是一頭乳牛。

後來乳牛老到無法生產牛奶賺錢,母親便叫傑克把牛牽到市場上賣錢。路程中傑克遇到一位以「魔豆」交換乳牛的老人,他告訴傑克:「年輕人,我用這些魔豆換你那頭牛,這神奇豆子可以在一夜間長到天空喔!」傑克答應了,高興地帶著豆子回家。

母親發現傑克只換來幾顆來歷不明的豆子,盛怒下把魔豆通通丟到外面,並命令傑克立刻上床睡覺。

魔豆長得飛快,隔早豆莖就延伸到天上。傑克攀著向上進入了天上世界,潛進富麗的城堡,原來那是巨人居住的家。

 

#青少年的叛逆?

案主是單親母親,來談教養問題,他高中的大兒子堅持要打工,每天做到餐廳打烊,回到家都午夜了,隔天上學起不來,曠課太多被扣考。

她說孩子國中時都前三名,但到高中卻因為打工成績一落千丈,甚至想休學專心賺錢。案主傷心地邊說邊流淚,自從家暴離婚後她過得非常辛苦,她淨身出戶以交換孩子監護權,但沒想到生活如此艱難,租房子及各種必須開銷,讓她存款已見底。生活壓力加上她原本痼疾,身體無法久站,只好辭去原本工作,先靠打工跟申請補助讓生活繼續下去,她說讓殘破的身體能做一天是一天。

案主非常盡責,離婚、病痛及不願麻煩人的個性,讓她拼命壓抑自己、省錢持家,她不要兩個兒子煩惱,要他們專心讀書就好,學校若要交什麼費用她也盡量想辦法。沒想到,她從導師那邊知道之前戶外教學的事,大兒子因為沒錢自願不參加,班上好友卻私下集資讓他一起去,兒子感動之餘偷偷跑去打工想還同學錢,才讓上學期成績慘不忍睹。如今這學期又要去,他一點也不怕曠課多日缺考,還說乾脆休學,專心工作賺錢。母子因這事爭吵不休,兩人疏離,孩子也越來越不跟她講心事,她很自責,當初離婚時母子相依為命、無話不說,如今怎麼變成這樣。她問我這是不是青少年的叛逆,要怎麼跟孩子溝通?

童話《傑克與魔豆》裡那對母子也有相同故事,經濟來源斷了,面對生活困境時母親選擇賣掉乳牛看剩下的錢能撐幾天是幾天,但傑克選擇了冒險,說不定有新的希望讓生活再延續下去。

當然,這種選擇很自我、飄渺,彷彿就被狡猾的大人騙了一樣,得到看起來比賣掉乳牛還差的選擇。生活裡唯一的籌碼,母親選擇多活幾天,青少年則賭了一把,當然母子吵架。

當魔豆變異成巨大豆莖後,傑克不但沒嚇傻,他還要爬上去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這就是青少年的叛逆,但不是忤逆。


#青少年的心思

傑克在城堡裡飽餐一頓。巨人突然返家,他發現家裡有「人味」,不過並沒有發現傑克。後來巨人沉沉睡去,傑克偷了一袋金幣,並原路逃離這個地方。

傑克與母親有了金幣後,日子好過不少,等金幣用完後,傑克又再次沿豆莖上爬,並如法炮製在巨人睡著時偷了其他財寶:會下金蛋的雞及會自動彈奏的豎琴。

巨人的城堡可以想成是「成人世界」,傑克去那嚐到了甜頭,飽餐一頓,還機智地拿到了第一桶金,這些金幣夠母子生活幾個月,就結果而言,傑克的選擇是對的。就跟青少年選擇打工一樣,他體會到有能力賺自己的錢,能解決問題還幫到家裡。

青少年通常不擅表達、思慮不周,然他們是知道家裡發生什麼事的,那個心思讓他採取了行動。

當金幣用完後,傑克又再次沿豆莖往上爬,並如法炮製在巨人睡著時偷了其他財寶。傑克「偷竊」雖然求得生存,但方法不對,風險也很高。就像青少年到後來必需放棄睡眠與學業一樣,打工也讓他離開學校,失去原本的支持關係,只剩一個人埋頭苦幹。

母親反對他打工,要他專心讀書就好,但把家裡困境都看在眼裡的青少年怎麼可能犧牲母親成全自己呢?即使被母親誤會,他也要先解決眼前缺錢的困境,不讓母親整天愁眉苦臉,要她多休息以免身體惡化。

 

#代價與危機

正當傑克想帶豎琴離開時,把巨人吵醒了,傑克驚慌地滑下豆莖,巨人也追了過來。

傑克夜路走多了終於失手,巨人被吵醒,巨大威脅追著他跑,被抓到就死定了,全部沒有了。

對照案主的故事,那個反撲的巨人並不是生活困境或經濟問題,而是家庭關係的崩解。

青少年雖然有心,然行為不一定正確,甚至頗讓人擔心,他們也不知道未來將付出代價。後來我跟大兒子談過,他的計畫是讓母親養病、弟弟專心讀書,他犧牲自己沒關係的,總要有人做這件事吧,他夠大了可以了。至於學業就交給弟弟吧,弟弟看起來比他會讀書呢。

案主也是同樣想法,她希望兒子專心讀書,以期他們有更好的未來,所以現在不要打工,她會拼命籌錢,倒下也無妨,她說萬一走了至少還有撫卹金可以幫忙。

兩個人都叫對方先走,並獨斷要做殿後的人,這就是巨人,追上後讓家人關係逐漸崩解。

我跟他們說,這好像動漫常出現的犧牲情節,會說「不用管我,你們先走吧,我負責斷後。」可是犧牲的人其實很孤單,獨自向前走的人也很痛苦。

我跟案主說,「這真的很冤望,你們明明同舟共濟,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然後孩子看到船有漏洞,看見你掌舵者的焦慮與病痛,他不願你這樣犧牲,所以大兒子離開他的位置來幫你分擔解憂...但他的年紀就只能打工」,互相關心的家人都以為犧牲自己是最好的選擇,換來短暫的物質和金錢,卻烙上家人間的誤解和傷害,生活也許可以過,但每個人都不快樂。

案主本來還跟我爭執覺得自己怎樣都沒關係,我說「你不要他苦,他也不要你苦,你們各自犧牲想成全對方。這表示他們都在學你啊,犧牲自己去賺錢,而把讀好書的希望放在弟弟身上;而小兒子也接到這件事,畢竟他也只會讀書,可能凡事會對自己要求嚴格...」案主才想起,對啊,她國中的小兒子課業雖然名列前茅,但卻過度自我要求,一點小疏忽就自責,個性也變得沈悶不愛說話。

這大概是家庭裡最常見的戲碼,明明是犧牲自己為對方好,結果卻是怨懟。

大人的責任是照顧孩子,我肯定母親非常盡責,然眼前困境真的沒辦法單靠母親支撐,所以「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我讓案主思考一下。

 

#放手讓青少年接手

傑克著急地愈滑愈快,回到地面後,趕緊要媽媽幫忙拿斧頭,一起使勁地砍向豆莖讓它傾倒。巨人從半空中摔到地面死了,從此後傑克與母親就靠著金母雞和豎琴過著幸福的日子。

生活困境一直在那,不會馬上改善,重要的是「全家人齊心」度過「此刻的生活困境」,「齊心」會比「困境」更重要,這才是案主最初帶兩個兒子離家的初衷。不是犧牲任何一個人,而是全家一起協力,孩子已經長大了,認同他們能獨立自主、有所判斷,雖不一定每件事都對,但確實可以接手部分責任,彼此明白、討論代價、共同分擔,才是「全家人都在一起」的意義。

在傑克的故事裡,從最初傑克聽母親的話,發展到結尾是母親聽傑克的,一起拿工具砍斷豆莖,解決問題。故事裡傑克偷竊的行為並不正確,可當時第一順位是生存,所以別那麼快譴責非道德行為,而是看到行為背後的真意,那麼青少年的行為也會逐漸改變。

我請案主回去開「家庭會議」,明白地把家裡處境如金錢的、她身體的、大兒子課業與打工如何平衡、小兒子對成績的自責...等通通列出來坦誠談,船上的每一個人都重要,都不要犧牲,誰可以做什麼誰可以互補,有什麼代價,都討論看看。案主尤其要對青少年放手,把他的心意說出來,然後一起討論其他可能,像是先做假日班試試。案主本身也要面對自己其他議題,為了孩子,勇敢求助,其實她有很多好朋友願意幫忙,只是她不想麻煩別人罷了,為了解套這些都要再試。

最後我提醒案主,身為母親要照顧自己,不可以輕易地說自己無所謂、掛掉也沒關係的話。「因為就像你離家奮鬥是為了孩子,而孩子當然也是為了你在生活裡奮鬥,如果你不在了,那他們要為誰而戰、為誰而活?你是他們心理的依靠,所以你要先照顧自己,再轉身照顧孩子。如果你犧牲自己,他們也會學你犧牲自己的。」

就像搭飛機遇上緊急狀況,氧氣罩掉下來後,不是犧牲自己先保全孩子,而是大人要先讓自己戴好,再幫孩子戴。孩子若沒有大人同在,心理沒有依靠,光靠自己是活不下去,那可能只是行屍走肉罷了。

「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是全家人瞭解彼此、同甘共苦的那份感情,那麼情境再怎麼苦,都還是有希望的。

239會員
171內容數
亞斯伯格(AS)、過動特質(ADHD)及邊緣性人格(BP)整理專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