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Friday's Words

2019/12/1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很喜歡關於告別的領悟,很深刻也很平淡。
  這個星期,「告別」這個題目一直在我心裡縈繞著。於是我整理了幾個段落,依相遇到告別的時序寫下來,與每個讀到這篇文字的人分享。

「遠別重逢。」
  近期看了一本談靈性的書,裡面提及靈魂來到世間前,會彼此相約要扮演彼此生命中某個角色、一起學習或體驗某些事,而我們會帶著某些抽象或具象的特徵來到世間,為了遇見當初約好的靈魂。
  我想起《紅樓夢》的故事,說的即是一群靈魂下世來了結彼此的因緣,其中我非常喜歡寶玉和黛玉相遇時,對於兩人反應的那段描寫:
  黛玉一見,便吃一大驚,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裏見過的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寶玉看罷,因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賈母笑道:「可又是胡說,你又何曾見過他?」寶玉笑道:「雖然未曾見過他,然我看著面善,心裡就算是舊相識,今日只作遠別重逢,亦未為不可。」
  我們辨認出靈魂的痕跡,在現世相認,陪伴彼此走過一段路,然後告別。這種說法雖然很玄幻,但所謂相遇與分別,其實也就是這樣的一件事吧。

「隨時都做好告別的準備。」
  過去雖然參加過幾場喪禮,但我一直感覺很不真實,直到這個月初回高雄參加了一場親人的喪禮,或許是因為「隨時都做好告別的準備。」這句話在近幾個月一直徘徊在我心裡,我忽然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這件事的真實感,深刻感覺到喪禮與道別的意義。
  人生在世似乎是這樣的,我們隨時都要準備好告別,因為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事物會是永久的。這樣的想法看似消極,實則積極,因為認為一切隨時都可能消逝,我們會明白每個當下的機緣都如此珍貴,無論是要愛、要付出、甚至是要恨,在一切過了、消逝了以後,我們都不能也無須後悔。

「我會記得你。」
  藝術治療課那天,老師談到她有一次與個案結束關係的故事,個案是一個國小男孩,分別的時刻,他百般地不希望結束、不希望回去面對現實的家庭關係,老師說:「我在藝術治療室裡聽過無數個孩子跟我說,我好希望妳是我媽媽,但我還是必須要告訴他,我沒辦法成為你真正的媽媽,我們必須要說再見,但我可以承諾你,我一定會記得你。告別對每個人都很重要,因為我們唯有經歷了好好告別的過程,才能好好地繼續走下去。」
  我想起今年夏天結束為期一年的心理諮商,心理師和我一起體驗了好好地告別這件事,當時我非常不捨,但告別以後我卻沒有一絲遺憾後悔的感覺,因為我們好好地說完了當下想說的話、好好地祝福彼此、好好地說了再見。
  我記得她說:「我們的關係不是相背而去、也並非就此斷絕,而是各自朝著自己的路上平行向前,當我想起妳,我會知道妳能夠如何以妳的方式度過生命中的好與壞,對妳而言也是一樣的。」
  那似乎是我的生命至此第一次這樣好好地道別,因為我的家人在分別時刻總是不習慣說出再見,我們總是彷彿沒事一樣地分開,如同假裝待會兒就要再見面,因此說再見對我而言常常感覺彆扭並有些困難。
  與她告別後幾個月的藝術治療課,使我能重新以另一種角度看待這段晤談的時光,更加確認並且相信,如同攜帶了彼此走上人生未盡的道路,我們都在彼此的生命中留下了痕跡,我們不會忘記彼此。
  原來,光是記得,就是這麼有力量的事;原來,光是記得,這段關係就已經如此足夠。

「你願意在我離開以後好好活下去嗎?」
  昨晚睡前,我和男友討論起這個話題,然後我們承諾彼此,無論是誰先離開這個世界,留下來的人都會好好地去過未竟的人生。雖然聽見對方說可能會去找一個新的人共度接下來的人生,會感覺有點難過和寂寞,但我們都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對話,即便它不一定會發生、也不知道何時會發生。
  對我而言,這是我期許自己能做到的愛。因為我認為,如果所謂的愛是期待對方花長久的時間去哀悼這段關係、不要遺忘自己,那愛其中都包含了自私的成分在內,其實是愛自己更多,而非愛對方。
  我相信真正愛一件人事物的時候,會希望他擁有對他而言最好的一切,即使對他而言最好的是要他放下與我之間的回憶、去過新的人生,我也仍舊能愛他,以及他做出的這個選擇。

  願我們都能在相遇時好好地享受與體驗,好好地告別,然後攜帶彼此靈魂的一部份,好好地走向往後的人生。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996年生於高雄,台中長大,畢業於臺藝廣電。喜歡影像創作、喜歡寫散文,認為影音作品是最容易感染人的創作形式,而文字使感受有被理解的可能。自國中起著迷於散文集,閱讀與寫作是多年來不變的喜好,希望能寫一輩子。
在星期五夜晚發佈一篇散文,配上節選內容的一段成手寫字。寫生活的各種體會,希望能在疲憊的星期五夜晚,療癒彼此的內心。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