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年初,哀嚎不止。

2021/01/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讀著暑假開始知道的線上雜誌,現在可以在上面指認出同學的文字,並且還能手捧一本同學的小說,好魔幻。
軟爛如我從溫暖不起來的被窩裡爬起,起身想寫字。可是房間與室外溫度別無二致,手凍得遲鈍,自己發明的氣功未能發揮功效。
9度可能就是這裡的極限,在室內穿上五件衣服、套上大衣,然後莫名揣想起溽暑這房間該有多麽灼人。在寒冬裡揣想尚未經歷過的溽暑,亦算得上冬天的寂寞病之一。
不騎腳踏車而選擇步行,夜晚越過校園像一個人跋涉過無垠的雪地,最初為異國感發笑最後總演變成哀嚎。為低溫哀嚎,為經痛哀嚎,為沒能下雪哀嚎。

近日總是在哀嚎,想想前幾日也是。
清晨被腹疼叫醒。意識模糊,沒有時間感,咀嚼著尚未完全褪去的夢。
原以為是經痛,結果仍是比經痛更難搞的腸胃不適,介在便秘與拉肚子之間的痛苦,像是有千萬軍馬在腹中廝殺,每隻馬蹄落地皆疼,每回兵刃相接都推我痛的至高點,卻還有餘裕想這是否只是生產的百分之一疼痛感。
但還是疼得教人心碎,四肢發軟,冷汗直冒。在共用廁所還得擔心室友會不會出現,出現了我該以什麼樣的語調說話,要若無其事,還是發出求救訊號?
幾度幻想送醫後又鼓舞士氣,對自己不停施以言語催眠:我愛你,你可以的。
不停癱軟又不停正坐。
這可能是生理期最不願正面相對的副作用,上次這樣可能是幾年前了,也以為自己將死,將送醫,愚蠢的是因為沒力氣完成一次拉肚子的漫長過程。
在最後一波軍馬來襲奮鬥三四次之後,發現已經沒有力氣,只好繳械,沖掉一切回房間哀嚎。後來,睡眠第一次佔走了課程。雖然不甘心,可是也慶幸身體還會抗議、張牙舞爪的要奪回睡眠。
喜歡這樣自以為逼近生死的邊界,幻想靠近光的罅隙,獎賞也許是新的體悟新的長成,但其實什麼也沒有得到,我仍是我,那些經歷的痛感、凍極的不適也只像是流水流過。
噢,然後地震。在段落的躊躇裡整棟樓開始從小搖到大震,我的鐵櫃們被搖憾,不自覺屏息時心臟也跟著悸動,有點疼痛。
突然想起幾日夜晚不停在圖書館晃蕩、游離,只為了一些可能的相逢,寂寞感警告自己尚未能撐住自己,期待自己能夠趁這次冬日覺醒,全然擁抱自己的重量,而不再試圖拋擲與深陷。
可是我失敗了。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那種想要跌倒的慾望恆常存在,搭配著一些不該說出口的話語,那些可能會將我定罪成惡女的言行舉止,那些我曾經多不屑,將人拖下水的一些成分。
我想跌落,我想說出所有身體要我說的。
在冬日特別渴望溫度。任由著慾望不行嗎?不給承諾不行嗎?有自覺的自私著就這麼罪大惡極嗎?每天我不斷問自己,所有梳理似乎都會帶點深植我骨子的道德批判,讓我更加不清不楚,但其實我清楚得很,人類因為寂寞做出的傻事說出的傻話使出的手段,我會不清楚嗎?只是我沒想過自己會有想跌到底的一天,也或者,我只是不願承認以前那些胡作非為都是一種跌倒,都只是因為寂寞。
嗷,想家了。好想家。想遠離語言遠離競爭遠離一些讓我漸漸死去的論述,以及想遠離這個要嘛太嚴格要嘛要拎不清要嘛太自我要嘛太張狂的自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魚羊變色
魚羊變色
一個失去睡眠的人的眼睛和腦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