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消逝的故鄉風物:白石的童話詩(下)
童里繪本溫室/插畫培養皿
童里繪本溫室/插畫培養皿

召喚消逝的故鄉風物:白石的童話詩(下)

2022-06-2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文 / 張靜宜
白石(백석, BAEK SEOK,1912-1996),韓國受日本殖民時期被視為與金素月[1]、鄭芝溶[2]齊名的天才詩人,南北韓分裂,他被定義為「越北文人」遭到封禁,直到上世紀90年代,白石的詩歌再次風靡韓國,他的作品被編入教科書、也被改編為戲劇;相關研究專書、學術論文快速增加,研究者、讀者對他廣泛關注。白石文學作品的重新評價,被認為填補了韓國文學史的巨大空白。白石是誰?為何他的詩作在90年代引起騷動?他的詩為何令人傾心?

《鰣魚的刺》不要怪牠刺太多

〈鰣魚的刺〉是一首解釋「由來典故」的童話詩,白石以鮮活的詩句說明鰣魚為何多刺。這個故事的素材來自民間故事,相傳許久以前,鰣魚是沒有刺的,因為牠的肉質鮮嫩美味,幾乎快被捕撈一空,為了防止鰣魚滅絕,海龍王下令為鰣魚加上魚刺。白石認為「詩歌比散文更適合兒童」,他以詩歌的形式重新講述這則民間故事,為它添加了韻律和幽默,2006年創批出版社將這首童話詩做成同名繪本(圖6)。
圖6《鰣魚的刺》封面。
很久以前/鰣魚是沒有刺的魚兒
看到別的魚兒都有刺/多希望自己也長刺啊
鰣魚日日想夜夜想/連做夢都想長滿刺
有一天/終於忍不住/朝魚群游了過去/大的魚 小的魚
紅色魚 藍色魚/朝著那些魚群游了過去
鰣魚對著魚群說/每人送我一根刺/好嗎
魚兒們爽快的答應了/一條魚兒一根刺/
哪根漂亮選哪根/輕輕插向鰣魚身
--〈鰣魚的刺〉部分
魚群熱情地送給牠很多刺(圖7),知足的鰣魚向魚群道謝。但是善良的魚兒,還想送牠更多,鰣魚趕忙溜走,魚群們在後邊緊追不捨,繼續幫牠插上更多魚刺,從此以後,鰣魚的身上有了許多刺,尤其是尾巴上。
圖7魚兒熱情的拔刺送牠,大魚給大刺,小魚給小刺。
這首童話詩,白石改變了民間傳說「由龍王下令添加魚刺」的源由,他改成:鰣魚多刺的原因是通過祈求而來,而魚群們送魚刺給牠是基於善心美意。所以,吃鰣魚時請不要怪牠刺太多,那是魚兒們善良的心意。
自從1997年白石在朝鮮的作品曝光以來受到高度矚目,鋒頭不亞於日據殖民時留下的創作,圍繞著這些作品的討論與出版陸續展開。1999年推出的《耳聾的貍與白石童話國度》(圖8)收錄了四篇童話/童話詩。
白石童話故事/童話詩裡的主角皆是本土動植物,狸、山貓、野豬、獾…加上以口傳敘事為題材,重視韻律節奏,內容強調普世人性而非階級意識。白石重新面世的兒童文學作品太令人讚嘆了,研究者紛紛探尋白石創作的根源與足跡,經過多年追尋,有了重大突破,2014年發布的研究資料顯示,白石曾翻譯不少俄羅斯的童話詩,尤其是1955年翻譯[1]了詩人馬爾夏克[2]的《童話詩集》(圖9),對其影響最大,兩年後白石發表了《寄居蟹四兄弟》童話詩集(朝鮮作家聯盟出版)。這個研究發現令人欣喜,然而,也得知另一個令人慨嘆的消息,曾擔任朝鮮作家協會編委的白石,於1957遭到批判,「階級意識不明顯」和「黨性太薄弱」正是他被攻擊的理由,白石停止了文學活動,隔年發配至兩江道三水郡的農場。對於「在北文藝作家[3]」的文學活動,因為兩韓交流困難,訊息有限,北方文藝解禁之初,日、韓學者皆研判他在1960年代初已去世,出乎意料的是,2001年時,報載[4],從白石家人發出的信函、照片中得知詩人去世的年份為1996年。
上述《寄居蟹四兄弟》書裡出現的童話詩以寓言和散文折衷的形式書寫,白石的童話詩有來自故鄉的根源、西方文學的啟迪、和來自俄羅斯文學的滋養,在朝鮮活動時期的作品,與殖民地時期發表的作品氣息相似,詩意的世界含藏詩人對生活的深情凝視,但是也出現一個明顯的變化:白石特有的平安北道方言和夾用漢字的風格不見了。這是因為北韓已實施標準語政策,從這一點也看出,作家的創作不再以個人為中心,而是必須服膺審查。
圖8《耳聾的貍與白石童話國度》李蘇西 插畫
圖9蘇聯詩人馬爾夏克《童話詩集》

圖像創作的故事:圖畫作家金世賢與《鰣魚的刺》

《鰣魚的刺》繪者為金世賢(김세현 Kim Se-hyun 1963 —),金世賢畢業於慶熙大學美術系,作品以水墨畫為主,他也是受民眾美術運動影響的一代,20世紀80年代的民眾美術運動強調社會革新與韓國傳統文化的復興,版畫與水墨是這場美術運動普遍使用的媒材。當然更重要的是傳統文化精神的繼承,因此朝鮮時期的繪畫、佛畫與民畫(民間繪畫)是都是他們用心觀摩、取法的繪畫表現方式。
為了表現白石童話詩詼諧、歡快的氛圍,金世賢以民畫的精神和筆調來表現這首詩,他創造了一隻天真活潑的鰣魚,這隻鰣魚有著一雙和兒童一樣好奇的大眼珠,其他的魚兒也各有表情,可以說他以擬人的方式創造了一個水族世界。韓國民間繪畫是一種自由自在的流派,看似稚拙、無章法可言,但是充滿活力,金世賢以民畫風格繪製的水族世界表現出民畫特有的遊戲性,魚群在畫面上穿梭的動線輕快又有節奏感,此手法也呼應白石童話詩的旨趣。
畫面背景以留白處理,並仿書畫落款的模式刻了一方鰣魚「專用印章」,這個印章有點小玄機,彷彿是鰣魚的「粉絲專頁」,向大家透露「我今天又多了幾根刺」(圖10a、圖10b)。
圖10a 沒有刺的鰣魚。內頁局部。 圖10b 鰣魚身上多了好多刺。內頁局部。

小結

白石的作品研究可分為三個時期,前期以他出道時的1930年代中期至他前往滿洲為止,這個時期的代表作為詩集《鹿》,《鹿》僅發行100部,當年甫出版迅速售罄,詩集裡平安北道方言所蘊含的鄉土情懷和細膩的詩意,攫獲讀者的目光。關於《鹿》的發行,有一則軼事常被提起:當時的文藝青年尹東柱(1917-1945)錯過了心儀的白石詩集,非常惋惜,好不容易借到詩集,他仔仔細細地抄錄一整天、在自己筆記上留下多處讚嘆的眉批。《鹿》分成四個部分,收錄的33首詩裡有土俗色彩的作品、也有深受現代主義影響之作。詩集裡的第一部主要以童年的經歷為基礎,寫下了許多關於家鄉的自然和庶民生活采風 ; 兩韓分裂之前,除了《鹿》這本詩集之外,白石也在雜誌和報章上發表了60多首詩。他在韓半島旅行時留下的風物紀行,目前也已陸續被整理、出版。
第二期為1940年代初滯留滿州迄二戰結束韓國解放。白石在滿洲認真寫詩、翻譯小說,堅持不懈地創作,但是滿洲也在日本帝國強大的勢力範圍之下,彼時日本帝國主義已將東亞新秩序擴大為「大東亞共榮圈」,為了將滿洲國建設成多種族國家而全面提出「五族[5]協和」政策。混亂的身份認同與動蕩的時局令人徬徨,輾轉換過幾個工作後,四處漂泊,為了避免被日本徵兵強迫勞動,白石去到更偏遠的一處隱蔽礦井工作。
第三期為朝鮮文壇活動期,戰後回到北方家鄉,以兒童文學和翻譯為主。
1945年韓國解放,白石曾擔任曹晚植[6]的秘書和俄文翻譯,曹晚植被捕後,他致力於翻譯和兒童文學寫作。白石翻譯了普希金童話詩、肖洛霍夫《靜靜的頓河》、農民詩人伊薩科夫斯基[7]、希克梅特[8]等作家作品。白石最終未能適應社會主義制度,被發配到寒冷的三水郡,白石曾努力想返回平壤,但是他寫不出上級想看的「好文章」,這位20世紀30年代出類拔萃的詩人,最後在流放之地以農民身份終老。
上世紀90年代白石的作品引起騷動[9],當然遠在西北方生命即將結束的他,無緣知道這一切。解禁初期人們對這位「重登文壇」的詩人,知之甚少,通過一部又一部出版品的介紹,他的作品獲得廣大迴響,白石的文學作品被稱之為民族文化的瑰寶,列入學校語文課程、學界也積極地考掘,希望能找到更多關於他的文學活動軌跡和作品。白石的詩自然又深沉、尤其流露出的獨白語氣,彷如詩人在你耳畔吟誦,他的詩簡單、素樸,韻味深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薩穆伊爾·雅科夫列維奇·馬爾夏克(СамуиΛ ЯковΛевич Маршак, 1887-1964)是蘇聯的詩人、劇作家、翻譯家、編輯,他創作了許多兒童文學作品,被譽為「蘇聯兒童文學的奠基人」。
[3] 解禁前稱為「越北作家」。
[5] 日、漢、滿、蒙、朝(但朝鮮彼時被日本殖民)。根據滿洲國「國策」,移居滿洲者為「滿洲國民」,但根據「日韓和邦」,此地的朝鮮人也屬「日本國籍」的皇民,居住滿洲的朝鮮人擁有日、滿雙重國籍,含混的身份充滿矛盾。參考資料:[韓]金在湧,著《偽滿時期文學資料整理與研究:研究卷・韓國近代文學和『滿洲國』》北方文藝2017.01
[6] 曹晚植(1883-1950)生於平安南道江西郡。愛國志士、獨立運動家,二戰後留在北方,韓戰時南北雙方曾商議以他交換人質,未果。1950年遇害,1970年代韓國授予「建國勳章」。
[7] 米哈依爾・瓦西里耶維奇・伊薩科夫斯基(Михаи́л Васи́льевич Исако́вский 1900-1973)蘇聯俄羅斯詩人,民謠《喀秋莎》作詞者。
[8] 納齊姆・希克梅特(Nazim Hikmet1902-1963)土耳其左派詩人、劇作家、小說家。土耳其詩歌史上開創性詩人,以抒情詩最富盛名。曾多次入獄,最後流亡莫斯科。
[9] 文藝禁令解除時間雖然為1988年,但早在1980年代初就有學者開始尋找他的作品 ; 白石作品公開後,獨特的詩風令人傾心,1990年代,白石過往的戀人金英韓女士(法名:吉祥華),將私有資產大苑閣捐贈給法頂禪師,1997年由大苑閣改建的禪院落成啟用,即現在的首爾三角山吉祥寺; 1997年「白石文學獎」設立, 白石的故事、白石在南韓留下的蹤跡與詩篇不斷地被報導。
張靜宜: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目前博士進修中。碩士論文《韓國圖畫書發展考察初探》獲教育部論文優良獎。學術興趣為韓國兒童文學、民間故事、圖畫書藝術。「當老虎抽菸斗的時候」圖畫書研究專欄作者。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童里是聚集外語繪本專門書店,2016年始於網路書店,2018年成立實體書店。聚焦於繪本藝術與插畫創作交流,選書核心以藝術性、哲思性、文學性高和有觀點的繪本為主。繪本的每一頁都是畫作,而一本繪本就像是一場畫展,其中也蘊含許多觀點,美麗又近人,從書架上便能隨手捻來,日常中享受美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