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擾

想為最近我發生的情緒風暴,分享學習心得。故事要從我做的一個夢開始,這個夢的題目是《被打擾》。因為最近參加王榮義老師的解夢課程,所以略懂如何解自己的夢。

夢境

一位女明星(客人)出現在家裡的客廳,霸占客廳裡的沙發。我覺得被這個客人打擾了,心想她幾時要離開啊?
夢境突然切換到廚房。發現廚房門開著,天色已黑,下著雨,外面還淹水。很擔心淹水會有老鼠。心裡就很責怪那位客人,為何把廚房的門打開啊?更加覺得那個客人很打擾。
醒來後,就覺得自己在最近的生活中,打擾了別人。

夢境的象徵和解讀

第一幕的象徵:

家裡是自己的內心。客廳是面對別人的一個地方。女明星是自我欣賞的特質。這位女明星我不太認識,也不是顏值高的明星。對我來說,她很能接納自己。

第一幕的解讀:

我很欣賞自己能夠接納自己,但是我不太認識這個部分的自己。每當這個部分的自己出來面對別人,我就會覺得這是一種打擾。

第二幕的象徵:

廚房是滋養自己的一個地方。門開著,是打開自己的心門。屋外淹水,是別人的情緒。對我來說,淹水會有老鼠是我害怕的事情。因為曾經在家裡淹水過後,老鼠經常出現和破壞家裡的東西(破壞我的價值感)。

第二幕的解讀:

我渴望那個自我接納的特質,可以獲得滋養(獲得別人的認同和愛),所以我打開心門,跟別人分享我的內心。可是,這樣的倘開,我內心其實有壓力。我會擔心別人的情緒(屋外淹水)會有負面的反應(造成老鼠的出現)。我會擔心這個負面反應表示我很糟糕,我的自我價值感就會陷落。
擔心屋外淹水會造成老鼠的出現

連結童年的自己

我很害怕承認,其實我是一個渴望愛、認同與連結的人。比如,我常想起小時候,我會跟大人說:「為什麼每個人都有我沒有?」可是,當母親要分一隻雞腿給我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不安,就會說:「我不要。」因為我會擔心奪走姐姐的愛,那姐姐會怎麼看我?她會不會不開心·,就不要跟我好了?這樣的罪惡感,一直在心裡,讓我很抗拒自己渴望愛、認同與連結,會覺得這樣的自己打擾別人。
我也很害怕權威人士有情緒。小時候我做錯事,讓大人厭惡,他們除了打罵,還會把我做的錯事重複說給很多人聽,當成笑柄,也會質疑我的能力,認為我很沒用。這讓我更加覺得,我的存在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我想,這是我「害怕做錯」的傷口。想嘗試的時候,我會害怕做錯而不敢嘗試。可是一旦嘗試了,我會需要不斷確認自己沒有做錯。
在學習成長的路上,我越來越認識自己,知道自己原來真的渴望愛、認同與連結。可是,小時候的那句「為什麼每個人都有我沒有」,已經不再輕易從嘴裡出來,而是變成一種內化。心裡會想:「為什麼你回應別人不回應我」、「為什麼你肯定別人不肯定我」、「為什麼你跟別人做朋友不跟我做朋友」,然後感到失落。可是,馬上又被「打擾別人」的罪惡感,繼續漠視自己的渴望。

連結最近的生活事件

就在做夢的那天,我就回想自己最近的生活中,真的好像又再打擾別人,然後一直壓抑不安的情緒。於是,我一個一個去核對,想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打擾到別人?其中一個人(下文稱“天蠍老師”)就回應我:
「你要學習承擔你的罪惡感哦。你無法一直核對外在,來安撫自己的內在不安與罪惡感。我為我自己負責,你也要為自己負責哦。」
因為很怕自己做錯事,我就把天蠍老師的回應解讀為:「我做錯事,因為我沒有為自己負責」。當時感到很委屈和生氣,認為自己明明很努力自我負責了,我只是想確認自己有沒有打擾,是不是做錯事,為何得不到老師的認同?
整個下午,就一直壓抑自己做錯事的難過。雖然有意識到,是我認同了自己做錯事打擾別人,是我認同了自己沒有自我負責,跟天蠍老師無關。可是,這樣的意識,還是無法疏解難過。終於等到當天晚上,把悲傷釋放出來,心情才平靜許多。
隔天冷靜下來,再回看天蠍老師的回應,這才發現,原來天蠍老師是叫我不需要為他的情緒負責。他的意思是,如果他覺得被打擾,而產生的情緒,他會自己負責。他也希望我會為自己的不安和罪惡感負責。他並非在指責我沒有自我負責。
對天蠍老師的誤解,是因為我真的很害怕權威人士的情緒,所以想為權威人士的情緒負責。這是童年就有的傷口。權威人士的情緒會產生“老鼠”,然後“咬壞”我的價值感。所以我很想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再犯錯、再受傷。這讓我活得很不放鬆。這是我的生命議題,是需要被我理解和照顧的。
就如榮義老師給我的解夢回饋裡,告訴我的:
「其實你對這個夢境的了解已經非常明確精準,也就是你對自己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也正是矛盾的地方,你很清楚知道你需要開放自己才能夠與別人建立關係,但是從小權威者的情緒直接影響你,這部分需要被了解與照顧,否則強迫自己開放又會陷入焦慮跟矛盾。」

認同權威

想起在《鑽石途徑》的課程裡,老師說,「我們要看看自己是怎樣生活,讓自己感覺無價值」。我就想到,是的,我就是一直在生活中追求權威的認同,所以才那麼抗拒自己做錯事,抗拒自己打擾別人。這個抗拒,讓我無法放鬆,需要一直在生活中向外核對和確認,做很多無意義的動作。
反而,我對自己的認同,就非常脆弱。一旦權威有一點不認同,就足以摧毀我對自己的認同。其實是內心早已對自己不認同了。我把認同自己的權力,讓渡給權威,才會那麼輕易就被權威的認不認同影響。我很難去信任我自己的能力,因為一直以來,權威都不信任我的能力。就像那天的悲傷,我不相信自己有能力陪伴自己度過,一直想抓住別人的陪伴。我對自己的信任,真的太少太少了。
認同權威,也讓我看不到愛,只看到我做錯了什麼。就像天蠍老師的回應,其實是有愛在裡面的,而我只看到我做錯事。為了得到權威的認同,就一定會有「對錯好壞」的比較。比較的動作,讓我和別人有了一條界線:「你對我錯,我們不一樣,你好我壞,我們不一樣」,這條界線讓我很不安。我心裡其實很渴望跟別人一體,一起努力完成一件事,一起共修學習,這樣的一起,不分你我,沒有界線,我才可以安心存在、放鬆下來。

信任自己

抗拒被愛、被認可,又渴望愛、渴望認可。這樣的矛盾,讓我對愛和認可,只有固著的想像和期待,看不到愛和認可的多元。也不敢相信自己值得被愛、被認可。
愛和認可,不一定是我們想像和期待的那樣呈現,也不一定會有溫暖和感動的。就像天蠍老師的回應「我為我自己負責,你也要為自己負責哦」:
  • 「我為我自己負責」是他對我的愛,願意善待我,而不是把情緒推向我。
  • 「你也要為自己負責哦」是他對我的認同,認同我有能力為自己的情緒負責。
要放鬆下來,允許自己接受別人的愛和認可,才能看得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本名蔡友明,來自馬來西亞。希望通過寫作和繪畫,整理自己的學習,深刻理解自己,陪伴自己走在療癒的旅途中,為自己一點一點萌芽、一點一點成長。
想通過文字書寫的興趣,分享自己的學習與成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