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養病日誌】-承受不必要的傷口

2023/02/2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常關注我的朋友一定知道我前陣子剛處理掉關於憂鬱症的傷口,而這一次我再次發現新的傷口,對於這個傷口我很是難過,因為這個傷口並不屬於我。
有一次演出我遇見我的老師,我認真的工作著,我沒有想什麼,就是工作,而有一天,我們團隊出錯了,然後我就被我的老師大罵特罵,當然事情有一些來龍去脈,總之我們團隊的職位比他高,他並沒有資格罵我,當然我也不以為意,我當下就被狼群效應圍剿,隔天我與老師對質,我對他說,他讓我害怕這份工作之類的,我的老闆很是挺我,他支持我與那位老師對質。
事情過了兩個月,我聽到一件事,那位老師在私底下說我很高傲,說我沒大沒小,目無尊長;我很生氣,因為這不是事實,但同時我卻也開始害怕,我在職場上的名譽等,我開始詢問我的同學們我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說的那樣?我同學表示沒有,而且其他人看到你就知道你不是他說的那樣。
我不知道一個老師該有什麼樣子,我自己也是一個老師,但至少我知道我不能捅學生刀,甚至要幫他們擋刀,當然,每個老師都可以有他們自己的樣子,但他知道他做了什麼嗎?
我不敢上課,因為我不知道這一個老師會怎麼對待我,大家表面看來都無害,可是我怎麼知道我一轉身他們對不會對我做什麼?他引發我很大的恐慌,我沒有辦法忽視,我無法走進教室,我開始害怕,不論老師是不是他,我都好害怕,職場的名譽是其次,但學校,同學間呢?我有各種害怕。
我好不容易找到問題的癥結點,並且處理它,可是因為這個人渣,我卻要承擔更多不屬於我的問題,並且解決,為什麼?我為什麼要承擔這個人渣的......無心也好有意也罷,他都傷害我了,我該怎麼辦?他能賠償我嗎?我只是想正常上課,為什麼我要因為這個人渣變成這樣?
我無力復仇了,我對他最後的溫柔就是不公開他的姓名。
我並不是要公審,我只是覺得為什麼這些人可以隨隨便便的去用自己的權利去摧毀別人?
我不在乎別人要怎麼說,我玻璃心也好,隨便,反正我認為我沒有做錯,也確實是他讓我變這樣的,我只是實話實說。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黑天鵝
黑天鵝
表演藝術工作者。 穿梭在各個劇場中,多半厭世,時而很ㄎㄧㄤ, 從來沒有人相信我身份證上的真正年齡,大家都覺得要+10才合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