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文翻寫05_日本運動防護生態

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講到別人防護員的過勞狀況(burnout)後(我想這大概也是防護員的通病)也開始對運動防護史產生興趣。雖說防護發展不算太老(畢竟以前的醫療是因為戰爭而催生,不要傷亡;現在的醫療是希望人能健康地活著),但或許還有能取經的地方。


日本運動防護生態_2019_ATEJ

Athletic Training Services in Japan: A Comparis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Based on Educational Background

Hideyuki "E"Izumi, PhD, MBA, MPH, ATC*; Yuri Hosokawa, PhD, ATC† *Faculty of Health Sciences, Tokyo Ariake University of Medical and Health Sciences, Japan; †Faculty of Sports Sciences, Waseda University, Tokorozawa, Saitama, Japan

摘要

背景:每個國家都有屬於自己的運動防護歷史、系統。在日本,運動防護員藉由JSPO協會認證,或是美國發的證(BOC)為標準,執行業務。
主題:比較JSPO及BOC兩者防護員之間的基本資料、專業度、教育程度等差異。
實驗設計:Cross-sectional study斷代研究。
實驗設定:線上問卷。
參與者:829位在日防護員。((BOC-AT=64位;JSPO-AT=765位)
研究方法:利用皮爾森績差相關及費雪正確機率檢定BOC跟JSPO的防護員在各數據的差異。
實驗結果:BOC的女性參與者較JSPO顯著多。BOC的最高學歷顯著較高。JSPO的防護員較BOC的有顯著多的證照及工作經驗。BOC的防護員較JSPO的有顯著多的專業證照(如運動營養等)。最大的差異點在防護員對自身的認定,JSPO有29.8%認為是治療者,BOC的防護員有6.3%認為。平均薪資部分:BOC的防護員有美金US$36500–$54500,而JSPO的防護員有美金US$0–$18200。
研究結論:相比JSPO防護員,BOC防護員已經被認定是有較高專業度及較高學歷。而JSPO常傾向去做治療師。可以本篇作為基準,了解日本防護環境。

關鍵字:Globalization, athletic training education, athletic training certification, athletic training license

Athletic Trainer(AT): 運動防護員​

文獻關鍵點

  • 本篇是近期第一篇研究日本的運動訓練專業及服務對象以作為教育準備。
  • 比較JSPO跟BOC的防護員在學歷、證照等差異。
  • 應持續努力讓日本運動防護專業能與國際接軌。
Japan Athletic Trainers’ Organization(JATO)
Japan Sport Association(JSPO)
Board of Certification(BOC)

文獻內容:

緒論

在1932年的洛杉磯奧運,日本防護員就出現運動按摩。這些人來自不同教育、證照背景。有兩種:

  1. 證照通常為針灸治療(acupuncture therapy and moxibustion therapy)、指壓(amma-massageshiatsu therapy)、喬骨(judo therapy)。
  2. 日本從1966年開始有日本醫療系統發證的物理治療師。這些人多是原本在醫療系工作的人,服務對象為一般人及運動員。之後再進修運動科學、運動防護相關知識,如運動貼紮、伸展。

1970年代開始,日本從美國第一次引進運動防護專業。1975年,NATA(National Athletic Trainers’ Association)的副總裁 Richard Malacrea,到訪日本並主持第一個運動貼紮研討會。在之後的幾年,2018年10月,時任NATA的總裁Frank George,也與Malacrea一同到訪日本,參與為期一周的運動訓練研討會。在1990年,私人機構所舉辦的各式各樣的教育講座、工作坊逐漸增加。對運動訓練感興趣的人逐年增加,日本學生開始去美國學習運動訓練,甚至日本有些機構及高職開始提供一些課程並考照。這些都影響著日本防護圈,產生各種證照或是自己獨創的防護員,直到1990中期。1994年,由日本運動醫學醫師協助成立JASA(Japan Sports Association),並由JASA主導針對運動防護員養成設立課程及證照。

JASA是一個半政府所組成的聯盟,提供研討、衛教、發照給運動教練及運動醫療相關人員(包含牙科)。JASA在日本扮演重要角色,定下日本的運動防護標準知識及技能。現改名為JSPO(Japan Sport Association),變成非營利組織,但仍持續在辦理考試及發證,對運動防護做出貢獻。

日本的運動防護圈是很特別的。因為有很多的證同時存在。了解國外的運動防護能有助於增進國內(日本)的運動防護。根據作者研究,日本有最多美國的防護證。目前日本最多的兩個證,一個來自日本的JSPO-AT,另一個來自美國的BOC-AT(Board of Certification)。JSPO的運動防護課程從1994年開始,至2018年10月1日止,JSPO-AT人數增加到3825人。根據BOC的資料,日本擁有最多的BOC-AT證。自1997年第一位赴美拿到BOC-AT後,超過兩百位也複製一樣的模式,拿到BOC-AT證後再回國(日本)服務。

為了要增進運動防護專業,去比較日本與美國的運動防護生態是必要的,包含教育養成。然而,報告指出北美的運動防護發展受限,而亞洲國家沒有資料。因此,本篇研究就是要來比較JSPO及BOC背景不同的防護員在日本的情形。

方法

利用線上問卷(Google Forms)向JSPO及JATO(內含BOC-AT)的防護員發放問卷,(寄mail信箱)。問卷開放時間為2018年7月2日到8月31日。作者將研究對象分為三類:(1)有證的AT(BOC-ATs或JSPO-ATs)。(2)近期居住在日本。(3)近期有從事防護相關工作者(全職、兼職、志工、學術界)。問卷內容會詢問受試者的個人資料(如:性別、年齡、教育程度)、近期工作情形(是否受雇、工作環境、年薪)。

統計

利用描述性統計,使用皮爾森績差相關,並用費雪正確機率檢定。p<.05視為顯著性差異。

結果

共有1125筆數據是填答完整的(1017JSPO-ATs, 108BOC-ATs,有37位有雙重證照)。JSPO-ATs:30.2%,BOC-ATs:57.4%。其中有26筆資料因為不住在日本所以被排除((JSPO-ATs=13,BOC-ATs=13)。所以總共取829位(JSPO-ATs=765, BOC-ATs=64),這些人有263位全職、352位兼職、136位志工、88位是學者。

描述性數據

  1. JSPO-ATs及BOC-ATs主要為男性(JSPO-ATs=81.3%、BOC-ATs=70.3%)。而BOC-ATs女性(29.7%)較JSPO-ATs(18.7%)多,達顯著性關係(p=.03)。調查對象中,超過80%的BOC-ATs年齡是36歲或以上;而超過50%(51.2%)的JSPO-ATs年齡為35歲或以下。(Table2)
樣本數基本資料

樣本數基本資料

參考資料:Athletic Training Services in Japan: A Comparis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Based on Educational Background_ATEJ_2019

專業特色差異(詳見Table3)

  1. 最高學歷中,BOC-ATs屬碩士(46.9%)為最大宗,超過一半的BOC-ATs是學士或更高學歷。
  2. 防護證照部分,相比BOC-ATs,JSPO-ATs的數量顯著較多(p<.05)。JSPO-ATs有除了治療師的其他身分占73.1%,而BOC-ATs只有20.3%,具有顯著性差異(p<.01)。
  3. 訓練證照部分,三種證照(CSCS, NASM-PES, NASM-CES),BOC-ATs都比JSPO-ATs顯著較多。
  4. 運動營養證照擁有至少一張部分,相比BOC-ATs(45.2%),JSPO-ATs擁有較多(62.5%),具有顯著性差異(p<.01)。
  5. 工作經驗部分,通常為11-20年。相比JSPO-ATs,BOC-ATs顯著較多。
  6. 工作職位部分,54.7%的BOC-ATs屬全職。但在JSPO-ATs中,43.9%為兼職(屬最大宗)。只有1%的BOC-ATs是志工,但有17.7%的JSPO-ATs是志工。之間達顯著性差異(p<.01)。
  7. 服務對象部分,最大宗的都是菁英選手(BOC-ATs=51.9%,JSPO-AT=46.3%)。BOC-ATs第二大類是大學生(26.9%);JSPO-ATs第二大類是體育學校(32.8%),之間也是有顯著性差異(p=.02)。
  8. 多數的JSPO-AT(62.5%)及BOC-ATs(50.5%)認為自己是防護員。然而,但有顯著性差異的認為自己是治療師(JSPO-ATs=29.8%,BOC-ATs=6.3%,p<.01)。BOC-ATs約有31.3%被稱呼為head AT或head athletic therapist;JSPO-ATs約有35.2%被稱呼為AT或athletic therapist。顯著差異在在教育上(BOC-ATs=20.3%,JSPOATs=10.7%)及專業醫療人員上((BOC-AT=4.7%,JSPO-AT=17.8%)。
  9. 年薪部分,BOC-ATs約四億零一百萬元日幣~六億元日幣(US$36,500–$54,500),JSPO-ATs約0~兩千萬日幣(US$0– $18,200)。更有JSPO-ATs賺不到兩千萬日幣($18,200),而有31.8%的BOC-ATs選擇這個區間(p<.01)。

討論

數據

雖然兩組(BOC-ATs組及JSPO-ATs組)男性皆多於女性,但在女性部分,BOC-ATs(29.7%)也多於JSPO-ATs(18.7%),這有可能是源自於美國的運動訓練課程中的學生裡,女性較多的緣故。再者,80%(n=667)的受訪者是男性(兩組別相加),這與2019年4月NATA的道德與性別數據不同。該數據表示NATA的會員中約有43.9%的人是男性。這個結果可能是因為日本社會認為體育應由男性主導所導致的。相似地,防護員中女性主管比例較少,也間接影響女性選擇這個工作(防護員)的意願。

在研究結果中提到BOC-ATs的年紀普遍比JSPO-ATs大,作者認為有兩個因素。

  1. BOC-ATs多為取得學士學位後才赴美深造。在進入碩士之前,需先學習先修課程,致使提高BOC-ATs的平均年齡。
  2. JSPO-ATs最年輕的年紀可以是20歲,因為一些機構的課程在學習兩年後就可考JSPO的證照。這也是JSPO與JATO的不同,JATO是一張專業的會員組織,需要參與組織並繳會費,也因為至樣的緣故,年輕有證的BOC-ATs傾向退出(因為花費、看不到實質效益等)。換句話說,JSPO是一個負責考試及發證的組織,不是會員制的組織。所以JSPO可以發問卷給所有JSPO認證的ATs,包含那些剛畢業的。

教育特色

相比JSPO-ATs,BOC-ATs大部分有較高的學歷,是源於不同的養成背景。JSPO-ATs多是高中或職校畢業後就去學習,這是從1994年時期留下來的。近期JSPO有兩個路線可選擇:(1)研討班路線。JSPO每年招收約100位學員,而這些人皆有運動場域工作的經驗。在完成之課程之後就可以報考JSPO的證照。(2)核准教育課程班。就是在教育機構教學運動科學。近期,JSPO不允許學員有學士學歷,或是修四年大學課程。事實上,JSPO68間中的32間在高中或是職校就有開班,不需要大學學歷,約2到3年就可以完成,也因此,JSPO-ATs中,48.6%是高中或高職學歷,51.4%完成大學學歷。而BOC-ATs要求的最低學歷就是學士。在未來,BOC-ATs可能會要求有碩士學歷。

因為養成背景,所以JSPO-ATs有較高比例擁有治療師證照(相比BOC-ATs),而,BOC-ATs也有較高比例擁有運動訓練的證照(相比JSPO-ATs)。日本很多防護員原本都是從事治療師的工作,拿的證照也是治療師的,也是在醫療場域工作。也因此所學的運動訓練是非正規的。這個風氣就算在JSPO-ATs成立後仍持續。32間職校開辦JSPO的證照,20間養成治療師證照(針灸、按摩、喬骨等)。現在治療師的養成過程中,也會提供雙修的選擇,讓學生能獲得JSPO的考照資格。

專業特色

較多的BOC-ATs會在學校場域做較高職位(如:首席防護員),這是因為想比JSPO-ATs,BOC-ATs有較高的最高學歷。而,JSPO-ATs有較高機率選擇治療師作為職業,再跨過去做運動防護,,也因為社會缺乏辨識度及經濟支撐,導致兩極化的現象。

舉例來說:在日本的防護員必須擁有治療師證才屬合法,因為防護員屬非主流健康護理。雇主也會要求防護員有醫療相關證照,因為業務內容也會牽涉到醫療介入。事實上,四分之三的防護員都有治療師的證照。第二,就傳統上來說都會期望防護員能有醫療介入的技能(也就是執行醫療行為),像是:針灸、按摩、喬骨。事實上,38%的JSPO-ATs有指壓及針灸的證照。最後,缺乏社會認可及經濟支持會影響防護員的數量。在日本的團隊中要撥經費到運動訓練上是有限制的。要在這樣的情況下聘任全職防護員是有難度的。這篇研究還發現:30%的JSPO-ATs本業是治療師,防護員是兼職。這也是為什麼作者的調查中發現JSPO-ATs大部分認為自己是治療師而不是防護員(選擇診所或醫院當全職治療師,兼職當防護員)。相反的,擁有運動訓練證的BOC-ATs,他們在美國的職場環境不用執行醫療行為。就是因為這樣的背景差異,所以BOC-ATs多以肌力與體能訓練師或個人防護員的身分工作。

日本運動防護的演進及展望

成立JSPO至今已25個年頭,因為時代背景及文化傳統不同,讓BOC及JSPO之間有很大的差異。例如:在日本介紹運動訓練時,傳統的防護員現在被分為醫療照護人員及政府政策下的人員。所以JSPO-ATs教育及考照系統的創立是要延伸到治療師及未來的防護員。建立這個制度不是要產出很多的證,而是要讓在日本的防護員有最低限度的標準。

儘管過去的美國在成立AT組織時也遇到相同困難,像是:美國雖然很支持成立健康或醫療相關證照,但NATA也花很多年及努力在1991年成立此專業、提升防護員的地位,並拓展至49州。跟著美國的腳步,日本JSPO-ATs在2017年又再度成立,並規畫相關考照系統。就跟發生在二十年前,1996年3月在美國的NATA相似。JSPO也致力於修正防護員的報考資格(最低學歷、實習時數等)。在每個國家,都應審慎衡量相關的證照(像是國術館接骨員、傳統整復推拿技術士等),目標是要讓運動防護這個專業普及化,讓病人(patients)有更好的照顧。

限制

  1. 利用證照去分(BOC/JSPO)會讓數據失真。像是在年齡部分BOC-ATs就沒有20-24歲區間的人。
  2. 在樣本數分類上,同時擁有JSPO-ATs及BOC-ATs的人,作者分類為BOC-ATs組,因為學歷、年齡、工作場域等,都會發現與BOC較相關。
  3. 有JSPO-ATs證的人都是JSPO的會員,但有BOC-ATs證的人並未強制加入JATO,未來的實驗應想辦法增加樣本數。
  4. 因為實驗使用線上發放問卷模式,無法確定填答者是否照實填答。

結論

日本對於運動防護發展藉由這兩個證照就可以知道很兩極。BOC-ATs傾向於運動訓練方面,而JSPO-ATs較屬醫療體系分支(藉由相關證照、工作環境就可知)。這是源自於不同的文化背景脈絡進展的。期望日本的防護員可以結合兩者(醫療及運動),推廣更健全的健康照護系統。


就這篇可得出:日本的運動防護專業來自兩個體系:

外來(美國, BOC)& 本土(醫療, JSPO)。

註:整理來自文獻。

註:整理來自文獻。

透過上表統整可以知道吃過鹹水的較有高級感www,在學歷及年薪上也較高。日本的防護風氣,個人感覺JSPO比較像是專科畢業的人考的、BOC比較像是國外留學回來的,在社經地位上就有差異。也因為養成背景不同,未來的職涯方向也不同(薪資也不同)。而台灣,將美國的運動防護直接複製到台灣,所以有了「運動醫學系」及原本就有的「物治療學系」,與日本也有些微不同。台灣「運動醫學系」出身的防護員也朝「外來」的趨勢走,而台灣的「物理治療學系」就像「本土」跨到運動防護。從各國看到自己的影子,至於各國運動防護的未來發展,最終的目標都是希望可以讓運動員得到最好的照顧,互相合作到雙贏。


15會員
113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