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員工培訓的故事-2/3(洪恩受難記)︱入選即時精選(職場)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洪恩連忙答應…就領著Jay 出去,給他安排從最基層的業務工作開始做:撰寫技術開發的計畫書。

這工作要與關鍵廠商合作,投入高額資金在目前最hot的產業:自駕車、電動車的關鍵技術研發,如:智慧車載晶片…,因要研發媲美國際的新技術,研發成本必然會比較高,所以一般企業通常會撰寫業界科專計畫送政府單位審查,爭取一些政府資源的浥注,因此計畫內容、預期術果的展現就顯得重要。

由於David指定要自己教Jay,他也就只好手把手的自己教Jay了…培訓零基礎的新進員工,對資深同仁來說,是最痛苦不過了,尤其遇到愛發問的新人,總是有三句不離為什麼,10句就有一句呼叫你解惑的聲音…


Jay:「洪副總,請問一下,這個計畫書應該要怎麼看,才知道內容寫的是否完整?」


洪恩看了他一眼,拿了一本去年剛結案的計畫書給他:「這本是XX車電計畫的關鍵技術開發計畫書,你可以參考一下它的寫法,但每個case的計畫內容不大一樣,因為要開發的關鍵技術不同、配合的車廠、車電廠都不同,所以計畫書的寫法都不同,但是格式差不多,差不多就是:這本上面目錄提到的大章節都是標準要展現的項目,必須與合作廠商共同討論,撰寫內容…你自己回去研究,看不懂再來問…不要沒有看就一直問。」


Jay:洪副總,我看過並且邊看邊做筆記…看完後,目前初步了解要產出這些章節、項目。我會再問一下其他同事的經驗。

我想問一個題外話:

公司在業界頗受各大名校畢業新生青睬、好評的原因,除了我們擁有許多關鍵技術專利、高薪、高品質作業環境、福利,另外則是我們的員工培訓制度在業界有不錯的口碑,例如:標準化的作業規範、步驟,確保不同人執行相同工作,產出品質可以相同…

或許有些工作具有相當彈性,沒有標準作法,但應當獲得相同或相似的作業結果 ,然而,當我請教咱們辦公室做過相同工作的同事相同的問題,我聽到不同的作法,而討論後他們似乎無法完全確認誰的答案是對的。


我目前的問題:只從現成的計畫書,我看不出技術規格撰寫過程是否有需要注意的,例如:與廠商討論制定開發規格時,廠商說的需求是否通通接受?或公司預算編列是否有特殊要求、限制…不知有沒有任何關於撰寫此類計畫書教材的SOP或注意須知…?很抱歉剛接觸這個工作,學習會比較慢,一直問造成您的困擾…」


洪恩搖頭苦笑說:「好,我知道,你可以出去了」Jay離開後,洪恩有些煩躁…因為Jay打亂了他原本的規劃。

原本這時候,他應該正在努力與David打好關係、展現自己在工作上的能力、表現,可是這時候卻被Jay整個綁住手腳…讓他的心有些許的不快。

因此,對於Jay的培訓態度,愈來愈冷淡,甚至有時候,會隨意的指派一個手下,去對Jay培訓、解說…可是,相同的問題,當Jay拿去問不同的指導者時,得到的作法,又經常不統一,因此,Jay抓不出一個完整的工作章法出來…


二週後的某一天,David 把洪恩請進了他的辦公室,洪恩心想「David八成是搞不定了,這下輪而我上場了。」


果然David 如同洪恩料想的一樣,也是要請洪恩對他培訓…只是好巧不巧的,David 請教的問題,居然也是Jay在撰寫計畫書時詢問過的問題…洪恩雖然心裡暗吃一驚,但還是顯得一臉淡定,並且積極、細心的為David培訓,總共花了一整個下午做解說,幾乎把自己的實戰經戰、看家本領都搬出來與David分享。


David也聽得頭頭是道,不斷稱讚洪恩的專業…


就這樣又過了一週,David 又把洪恩找進去,他說:「洪副總,有件事我覺得很奇怪,我依照你對計畫書撰寫的建議方式,隨意找了二個你部門下的同仁來測試抽考,結果二個人對同一件事情,說出了不同的作法,每個人的作法只有一點你的影子,只是他們各自的作法,並不是很好,也許應該綜合你與他們的經驗,重新討論、規納一套標準作業流程,會比較好一些,同仁做事也比較有依據。」


洪恩連忙回答說:「好的,David,這事我會儘快處理」然後就退出了David的辦公室,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把整個單位的部屬通通叫去會議室集合,詢問是誰在David面前亂回話?同仁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大家都習慣性的頭低低的,不發一語…因為大家隱約都感覺得出來洪恩的心情不大好。


整個會議室充滿了沉默,最後,小李舉手說:「副總,我並沒有看到David把任何我們部門裡的人叫去詢問呀?最近這個月,最常來問題的,就是Jay那小夥子了,他問得可勤了,還邊問邊做筆記,或是提一些以前我們聽都沒有聽過的新想法…像是作業程序的精簡、持續改善的態度…


洪恩這下心裡可不高興了,他心想:「好呀,Jay這個小子,腳步都還沒有站穩,就敢在我頭上拔毛,去跟David告狀,難怪David問我的問題,跟他問的如出一徹…太可惡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洪恩殺氣騰騰的去了David的辦公室,恰巧看到Jay在裡頭跟David聊得正開心,洪恩止不住的怒氣迫使他在未經理智思考下,推開了David辦公室的門,他走了進去一看到Jay,就質問他:「你到底是什麼居心,為什麼你問過的問題,會由David再問我一次?你是嫌我教你教得不好嗎?還是我指派去培訓你的同事,你對他們的指導感到不滿意?如果是這樣,你可以告訴我,何必一下子就告到David這裡來?讓David為你出頭呢?」


Jay只是笑而不語…這讓洪恩更加生氣。


David搖搖頭說:「洪副總,你也不須要這麼生氣,我問你的問題,確實是Jay反應給我的,但是,我本身也確實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問題存在?因此,我特別找你來說明…您也確實解說的很好,有條有據的,但我就是不明白,你能夠花一個下午把我教懂,為什麼這些年來,你的部屬卻似懂非種呢?」


David的這番話,讓洪恩彷彿淋了一整桶冰水…「為什麼部屬的作法與我的不一致,這些年來,我為何視而不見?」洪恩的怒氣突然大減…他流利的口才突然不知蹤影…

David說:「洪副總,我看你今天下午請個假好好放鬆一下,也許就能想通這問題了,下週一再回報吧。」


洪恩離開了David的辦公室,背影顯得有些虛弱…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向上管理,並沒有再次成功的為他穩固地位,這回反而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給扳倒…


到底洪恩秉持的向上管理的理念,能否再次為他尋得一線生機呢?…《待續》

48會員
135內容數
光陰很短,歲月流逝很快,但可以書寫的人生故事卻很多很精彩。 願隨時記錄生命感動的時刻,留待以後再次回味無價的青春及與愛人、孩子相聚的每一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