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身體對話:原來,你是為了守護我|癒見慢性疼痛4-2

★角落星正籌劃出一系列有關「癒見慢性疼痛」的文章,先讓大家試讀第四章【光】-第二節試讀:〈4-2 與身體對話:原來,你是為了守護我〉
在我左上背肩胛內側的長年疼痛,常常讓我覺得:自己的身體是不好的、而我這個人是脆弱的。
每個疾病大都有其醫學上相應的診斷名稱,即使只是個概稱,例如「慢性疼痛」。
或許,由於我是個比較詩意的人,因此即便接受了一個診斷,有時還是會想:
「這個疾病是不是有什麼想告訴我的?」
「有什麼,是你想告訴我的呢?」我問著我的疼痛。
上一章,我談到以覺察呼吸與身體部分感受為主「正念減壓」;
同樣地,「澄心法」也是傾向直接透過身體感知來了解內在狀況,比較不像較傳統諮商以談話為主,較傾向透過認知上的討論,或回顧過往來找出可能導致身心生病的線索。
我記得,有一次當我的上背痛又發作,我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像是心理學家席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實驗中那隻「習得無助」的狗,只能在原地忍受痛苦的電擊,不再做抵抗,因牠過往的經驗使得牠體驗到,無論做些什麼,都無法停止痛苦。
「無論我如何抵抗,我都無法逃開這疼痛。」
背痛,使得我常處於「習得無助感」,因為這難以自行解開的疼痛,我學習到了無助的感覺。
「無助」意味,一個人感受他自己無法對於現在的處境做任何的改變,只能任憑命運與疾病的繩索將其勒住。
那天,伴侶剛好北上找我,他說「你為何不做『澄心』(focusing)呢?」
我的伴侶雖然不總是能理解我學的那些自我照顧的方式在做些什麼,但他知道那對我可能有用。
於是,我從床上移動到房東附的黑色雙人皮沙發,盤腿於其上,運用過往學過的澄心法,展開與身體對話的內在旅程。
我試著先放掉一切的怨念以及習得無助感,閉上眼:
我覺知到,在我的左上背某部分有個疼痛…那個疼痛令我感到硬硬的、緊緊的…
再覺知到疼痛後,我對它說:「嗨,我看見你了!」純粹地先向疼痛打個招呼,開啟友善的態度。
而另一方面,當我自己清清楚楚地對疼痛說:「我看見你了」,注意力似乎就也從對外在環境以及身體不適的不滿,轉而「聚焦」在一個點。
意識從原本無邊無際的發散,轉而落在一個具體、清晰可見的標的。
當心神「收攝」回內在身體後,我透過與之對話的心理歷程,看見一些疼痛回應給我的訊息。
與疼痛或自己的痛苦對話時,可以想像這樣的情境:
在一個森林或草原河邊,搬一個小椅子,在它的旁邊坐下來,以「好奇」、「友善」及「邀請」的態度,等候這個「主角」與我們分享它的心情。
就像治療師與個案的諮商關係一樣,我們在「澄心」時,要先建立與身體的友善「關係」,在安全與足夠的信任之下,身體才可能會告訴我們一些它想說的。
示意圖:取自unsplash免費圖庫
澄心的內在心理歷程,可以這麼比喻:
當我們能夠靜下來,給坐在那邊不說話的小孩子一點兒時間,不催促、也不勉強地坐在他們旁邊,這個不說話、默默哭泣的小孩子,才可能因著信任而透露些有關他的想法與感受。
就我那次的透過澄心與身體對話的歷程,我的左上背痛帶給我這些的訊息與意象:
1、被壓制又不能說的「壓抑」:
環境中的人事物,令我感到相當難受,吵雜、急促、以及權力的影舞與揮刀,還有對我個人的敵視。
即使,我委婉告訴對方,自己的身心狀況已超出負荷了,今天交辦的事情已經都完成了,能否不要加班?
但對方似乎「假裝沒聽見」,繼續地催促原先可能是二個星期後才須辦的業務或各種精神上的索取。
但我不能表達我的感受,因為我恐懼主管的權力-決定一個人是否能留下來的生殺大權。
我不能說、我不能表達,但我的身體知道我受不了了,於是它用「疼痛」來對我表達…也許它希望我能為自己做點什麼或學習劃下適度的人際界限。
2、為了保護我而奮力戰鬥:
在靜下心凝視那個疼痛時,我感受到,那個疼痛似乎是靠著把自己的背部「變硬」如盾牌般,為我抵擋外界的紛亂與不斷感覺到的生存危機。
身體變硬是為了撐住我,讓身心漸漸陷落的自己,仍能好好的站立在主管與同事面前。
3、滅頂前的呼救
我浮現一個影像在腦海:
有一個人在河底,不斷掙扎,很用力讓自己不要往下沉,可是她快無法呼吸了…
因此她伸出一直手揮著,很用力、很用力,但沒有人回應,她只好獨自撐著讓自已不要往下沉。
再與身體疼痛進入內在對話後,似乎原本緊貼在自己身上那「疾病」的標籤-那些說著自己不正常、不行、沒有勇氣、沒有力量、失控了的「小貼紙」,好像掉落了。
原來,在我背上的疼痛,它是有力量的!疼痛是因為身體想保護我,並與我一起撐下去!
我常常感覺到自己快要被痛苦的情緒給滅頂,或者胸椎處因著恐懼而無力、塌陷;在我快要不行之時,背痛就會如影隨行跟著我。
或許,疼痛的出現,不是為了讓我更感到絕望;而是,我的身體想守護我憂傷、柔軟的心,因此讓自己變得像石頭那樣的堅硬來支撐我,也像某種盾牌為我抵擋一些我已無法再承受的外在刺激。
再初始與身體對話時,我對它說「我看見你了」;而向它暫時說再見時,我說:
「謝謝你,原來,你是為了守護我。」
「謝謝你,一直這麼努力地保護我。」
角落星自繪-守護(R基金會粉彩課程作品)
最後不忘對它說:「我會再回來的。」
透過像澄心樣身體取向的方式,單純的信任直覺與內在聲音,相信身體的內在智慧,也許人人都有機會發現:
原來,身體竟是這麼聰明、這麼奇妙!
也許,當我們跟身體的關係越來越好,我們也可以跟身體「開會討論」,讓身體除了用疼痛、生病之外,也能選擇用其他方式來守護、支撐我們。
深深感謝身體。
註:就我的理解,澄心(focusing)為一種聚焦身體的心理諮商取向,透過感知身體,傾聽在我們之內的各個「部分」,可能是「某個」感覺,或「某種」情緒。以好奇、探索的態度,去聆聽這些「部分」,並透過口語「報導」出來。也可作為一種陪伴自我的方式。更詳細與明確的資訊,可參考加惠心理諮商文教基金會網頁。
★如果您也有慢性疼痛、纖維肌痛症、憂鬱症、慢性疲勞等相關困擾,歡迎追蹤我接下來的文章分享,也許您會發現,原來也有其他人與您有著這樣難言又無法向外人訴說的感受。 到了第三、四章,角落星會帶著讀者一起:
在困境中找光,到最後發現自己就是光。
★如果喜歡角落星的文章,歡迎按「追蹤」、「愛心」、「收藏」給我一些精神鼓勵, 或滑至下方隨喜「贊助」,支持我安心持續創作,謝謝您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3會員
72內容數
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著難以言說的陰影與脆弱,它們可能隱藏在我們的潛意識一再干擾我們 以直覺引導繪畫的方式,是一種自我陪伴與對話的歷程,因此角落星發展了「藝術對話」的方式, 在繪畫的同時,與自己的生命經驗觸碰,進行對話。 願這樣的創作分享,使讀者能藉著文中圖象與自我進行深度隱密的對話。 歡迎與角落星分享你們的創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