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一張嘴,錯了嗎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O-O-O,不-要-這-樣-」、「要講幾次你才聽得懂?」、「你怎麼每次都這樣?」...這些聽起來很嚴厲的句子,是我經常在晤談室聽到家長對孩子說的內容。許多由家長陪同來找工作的個案,常常由於家長為了讓孩子在職管員面前展現出好的一面,家長會做出大聲斥責、口頭告誡的管教行為,遇到這種情況時,我總是微笑以對,然後適時的分隔他們,並單獨和孩子晤談。其實,每一次遇到這樣的管教方式時,以前的我,內心常常是嗤之以鼻,並認為這樣的管教方式對小孩根本就是無效的方法,也不自覺得會在心中OS:「這個家長到底在做甚麼啊?」。但是,在經過這次確診Covid-19之後,讓我對「出一張嘴」的教養方式有了另一種看法。
確診過程
某天晚上,女兒開始出現流鼻涕、發燒的症狀,結果很快地快篩就驗出了陽性,所以我隔天立馬就請假在家照顧小孩。然而,不久之後我也陸續出現症狀。讓人出乎意料的是,因為小孩康復的速度比較快,我自己則是因為需要照顧兩個幼兒,又加上症況比較嚴重的關係:過程中我曾經全身發燒39度半、全身無力、呼吸困難,血氧濃度急遽降低至90左右,頭暈吐了好幾回。小孩的部分則是除了發燒外大致穩定,但明顯不同之處是情緒比較不穩定、性格也變得有點古怪,結果呈現出我一直躺在沙發上休息,小孩則在家裡到處晃呀晃的狀況。
這段3+7的日子
在隔離的過程中,因為媽媽身體不舒服、小孩覺得很無聊,所以不斷出現一些我覺得是鬧事的行為。我也因為身體很累、只想輕鬆育兒,所以只能不斷的出一張嘴管教小孩:「不要玩OO」、「可以乖乖地自己玩就好嗎」,希望小孩能自己懂事點、自理生活,殊不知其實這真的是錯誤的期待(他們就覺得無聊呀),因為錯誤的期待搞得自己心浮氣躁,整天在出一張嘴指揮小孩的狀況之下,也讓親子關係變得烏煙瘴氣。也讓我變成自己曾經嗤之以鼻的那種父母:讓小孩看卡通,我比較輕鬆;他們想吃餅乾就吃,只要乖乖讓我可以休息就好...。
我體會到的事
經過這段身心俱疲的日子後,我對於出一張嘴的教養方式完全改觀。以前雖然知道身障者的家長,要帶養小孩很辛苦,但這次,跟小孩一起確診的經驗則真真切切的讓我知道,真的不要太苛責家長,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那個家庭的背後,是發生了哪些故事?也許是工作忙碌回家後,又要繼續照顧很番的身障子女;也許是父母本身因為資源缺乏、沒有後援,早已經在身障的教養上灰心喪志。這些這些,都會讓我以後在面對「教養方式讓我嗤之以鼻的家長時」,能夠有更多的同理和接納
幸好,covid-19會復原,小孩無理取鬧的狀況也因為病情的好轉而有改善。但是,多數個案的障礙狀況,並不會有太明顯改善的一天,每當想到這裡,不免還是想對每位辛苦的個案家長肅然起敬。最後,希望疫情快過,生活快點恢復如常。
生活平淡如水真的就是一種幸福
  • 我是Cary,好的原創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記得訂閱、按愛心、留言。 想看更多關於求職、就業、助人工作、個案服務相關的議題,歡迎寫信給我,非常歡迎! [email protected]
  • 或追蹤我的IG : peiwensister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0會員
130內容數
我是職務再設計專員。職務再設計是政府為了協助身心障礙者、中高齡或特殊的對象能夠更好的融入及適應職場而推動的一項重要的政策。前面提到的這些對象,只要在找工作、或是正在就業的過程中,遇到任何工作適應上的困難而可能透過輔具、改善工作流程、或是改善工作環境...等方式來克服的時候,就是屬於我能服務的範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