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的男子氣概」是尛?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把力氣都花在成為男人,你拿什麼來當個好人?
  這問題換成女人也成立,但女人被期待的女性品質裡,遠比期望中男性品質更多對他人的情感勞動,包括溫柔體貼與文雅細心。一個純爺兒們或者男子漢,也許很有犧牲奉獻的脾氣,但常常需要有人為他善後,無法獨立生存。
 把 toxic masculinity 翻成有毒的男子氣概,是個不經心的直譯,也可以理解成陽剛餘毒。大致上就是個男人味爆棚的傳統形象有多少副作用的討論,不限於睪固酮。
  常見的陽剛餘毒,在任何年齡層都可能化為愚蠢或傷害性的言行或決策。舉個例,飆車。美國青少年駕駛(16至18歲)在車內有同儕的時刻,超速的機率陡升 30%。但是最常見的行為可能是男人之間抓襠打招呼和逼酒。但任何讓人說出:"Boys will be boys." 或者「男生嘛!」的行為,都值得列入令人頭痛的陽剛餘毒,建議改掉。

展示自己有資源可以浪費

  非常多男性化的身體特徵都是睪固酮濃度高的表徵,例如肌肉壯碩。但睪固酮濃度高也會抑制免疫系統,讓免疫力下降。理論上,肌肉大塊,代表免疫力較低;實際上,肌肉壯碩是一種炫耀:我的免疫系統強健到,即使被睪固酮抑制,還是很健康。這不是常識,但內建在擇偶偏好裡,選擇更佳免疫系統。
  秀肌肉來炫耀這種事,在皮膚底下和以外也都成立。從兩人座但耗資入門級四人房車的十倍價格的跑車,到挑釁,像大角羚跟厚頭龍用頭骨互撞打架的那種挑釁,都是浪擲生存資源的行為,而且好發於雄性動物。
  這是非常顯然的性擇偏好養成的陽剛形象。這也是陽剛形象最外顯的一層:我男子漢我可以。常見的表現形式是各種逞強。

維護自尊

  想盡辦法讓自己的社會位階不要被看低,是所有陽剛餘毒裡最容易辨識的類別,每個人都能輕易舉出實例。例如打架都被壓在地上了還死不認輸、例如惱羞成怒、例如否定質疑自己的人的質疑資格。因為輸就是在競爭中無法取得資源,所以就算輸了也不願承認。
  逞強是做不到也硬要,不認輸是做不到也不面對。因為面對現實,不是輸掉競爭資源,就是失去競爭資格。在競爭邏輯裡,這個輸掉的個體就沒什麼用了。輸是存在主義危機,所以才那麼難以面對。即使規格微小到只是自己用了幾十年的工具規格要被替代,都好像否認整個自己的少壯時代一樣痛苦。失去優勢就這麼痛,所以反射式反抗。
  社會性動物的生存模式裡,雄性動物的社會位階直接決定他所能享有的所有資源,尤其是繁衍機會。這也是陽剛形象最主要的餘毒發生地帶:對任何傷及自己自尊的言行和處境爆發不成比例的反抗。常見的表現形式是高傲或針對性憤怒;辨識方式是此人用自己比別人更高級的態度待人成習,例如惡性勸酒。

逃避情緒勞動

  情緒勞動是所有勞動裡,兩性分工最不均的一種,可能比軍事行動還不均。軍事行動至少可見,但情緒勞動絕大多數時候都隱形,對慣性逃避付出情緒勞動的人尤其透明。
  從小處著手,像是罵髒話跟甩門,這種表達衝動遠多過表達內容的行為,就是很標準的:把用以自我控制的腦力省下來,讓情緒後果外溢給別人承擔。講白話,就是粗魯。粗魯幾乎是最男性化的言行特質了,連女性粗魯起來,都會被說不像個女生或者是個男人婆、女漢子。因為女生通常都極為擅長情緒勞動,而且是高度精緻的情緒勞動。逃避情緒勞動是男生才幹的事,而且這種男性特權往往還被視為有男子氣概,不拘小節。
  一般人對情緒勞動這個詞很陌生,但情緒勞動的實況其實大家都很熟悉。舉個例:一群人去小吃店吃飯,為每個人在上菜前就拿好湯匙筷子餐巾紙的,是不是都是女生?男生是不是連想都沒有想過可以做點事來提升別人的用餐體驗?再舉個例:一起自助旅行,規劃者是不是幾乎都是女生?除非男生是專業導遊或專業背包客,否則行程安排跟銜接,是不是都被家中或團體裡的女生包辦?男生主導的話就會變成:到了再看看要幹嘛。
  用自己的腦力,補足他人的體驗不足處,就是情緒勞動。情緒勞動不只是酒店小姐陪笑賺錢這種有償工作,女性小心翼翼不要傷到身旁男性自尊的日常,都是長期情緒勞動。
  但男性往往慣性逃避情緒勞動,畢竟情緒勞動常是弱者對強者的服侍行為。所以男人維持粗魯,以免示弱,或顯出自己需要用討好他人來求生存,沒辦法實力碾壓。說穿了,情緒勞動是一種強者不需要付出的勞力,男人不願意幹,才一直讓女人包辦。
  逃避情緒勞動的最基礎表現形態是粗魯,但更隱形卻常見到被視為性別差異的是:把他人納入自己的行為考量。例如有意識地不擋在出入口、例如想虧妹的時候意識到妹不想被你虧,懂得住手。
  最後提一個健身房常見的真理:把肌肉練到完美,會吸引到的就是男生。誠摯建議認真想吸引女性的男性,不要把自己活成純爺兒們,那是男生才真心喜愛的東西。
  思考愉快。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4會員
215內容數
麟左馬,旅美台灣小說家,主要寫科幻跟推理。 通常以探戈DJ和製鞋業者的身份出現,身兼舞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