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經營者(七)思考第二方案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時間匆匆不等人

過完農曆年,算一算來澳已經五個月了,自己的生意除了寄過兩次樣品給有興趣的客戶以外,其他就付之闕如了。有沮喪嗎?當然是有,只是沒人知道。

農曆年回台北和當時還硬朗健在的父親過年,他還問起澳洲的生意還順利吧?我的答案很清楚,當然是順利,運氣不錯,開張就大生意上門了。

創業的艱辛只能自己承受

這是個大謊話。沒辦法,過去十幾年,他習慣聽這個兒子的豐功偉績,因為;我習慣報喜不報憂。儘管當時的我確實身在迷霧中,但他老人家的耳朵可能適應不了壞消息,或是嘆息吧!

孩子們開學後不久,炎熱的夏季也結束了,天氣慢慢的轉涼,滿地的落葉增添了不少秋意。因為前途茫然,自己獨自漫步林間的時候比較多,越想心底越是苦,也更能體會‘’秋風秋雨愁煞人‘’的心境。

可是,北半球的秋天代表的也是豐收的季節,不是嗎?心裡想著,還有什麼可以讓我突破眼前的困境?

線性思維有待修正

思考著,或許我所知的仍然極為有限。能夠想到的僑界人士,已經大致詢問過。但是同為旅居當地的亞洲人,觀點未必精準。我覺得我必須聽多一點當地人的說法,那才是主流的觀點。這時, 我再一度想到了那位吉隆坡開會認識的洋人朋友。聖誕節前匆匆拜訪的那一次,回想起來;我談太多我的事了,而忽略了詢問,也錯失了取經的機會,真的要不得。

再仔細回想,那一年;相處幾天的吉隆坡會議,我們都聊些什麼。那是個全亞洲分公司和經銷商的區域會議,紐澳的公司第一次受邀參加。居於我的紐西蘭背景,我們互相比較熱絡一些。因此,我們曾經在白天的議程結束後,相約Happy Hour猛灌啤酒,聊集團內的八卦。他們告訴我比較多的是,如何不滿意負責管理他們的遠東地區集團的主管。

當時,我屬於原廠人士,主管東亞市場,是越南和菲律賓以北的亞洲市場。在那個年代,經濟活動還沒有印太市場整合的概念。歐洲總部想得到的,只是;紐澳靠近亞洲,應該劃歸亞洲的市場,而不應該獨立於區域外,或派給美國,或直屬歐洲。遠東的區域總部位於新加坡,他們不喜歡的主管全數是當地人。

這裡面出現了根本的問題,就是管理市場的人不在市場前緣,又沒有工業製造業的實戰經驗。這樣的缺失,對於共事的上下游有關人士;是很容易出現互動上的摩擦的。

生意難做不止在創業時

另外,經銷商本質就是“中間商”,對於集團內部人員而言,經銷商就是“非自家人”," Outsiders "。一旦處理不當,很容易導致立場上的對立。那麼,什麼夥伴關係,共存共榮等美麗詞藻,都變成了裹著糖衣的毒藥。再則,什麼鼎立相助,全淪為假話。發生最常見的,就是背後互捅刀子。但是,受害比較深的,往往是“非自家人”。這就是我這個澳洲朋友的感受。

我怎麼就忘記了這一段“八卦往事”,是前途茫茫矇蔽了我的雙眼嗎?總之,我是有些自私,只想到自己。

罷了,暫時擱著我的問題,還是去跟他們深聊一下。畢竟,我才離開集團沒幾個月,可;那是待過十幾年的老東家,人脈還是不淺的。或許,我可以幫上什麼忙,也說不定

137會員
163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