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到一百

2023/12/0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你可以安靜且專心致志的從一默數到一百嗎?我先承認我不行。

腦袋總是有太多事在呼嘯,不知道該稱作多工,還是單純ADHD?每次嘗試著默數都會分心,數到23的時候想到這個那個......然後繼續24、25、26,煩人的事好多啊、想做卻做不到的事讓人焦慮、我到底想要什麼呢?50、51、52,昨天說要去領錢又忘記了;啊好像累積了太多訊息沒回,等等來回好了,72、73,有些事就只能等吧?好像也沒什麼好糾結的,65、66、6...不對我到底數到哪?

我也不確定最開始是為什麼而數?但後來竟慣性利用「數不完」這點,以度過難熬的等待,小自尿急卻客滿的廁所外、悶熱幽閉的捷運車廂,大至焦慮難受的那些時候。我盡全力靜下心開始數數,當然這種時刻通常越想安住自己越難以做到,於是思緒又輕易飄向千里外,還沒數完一百,廁所就有空位了、等不到的訊息燈突然亮起,焦慮的事當然沒有那麼好過去,但總算又多撐了一百多秒吧!

也是這個「症狀」,讓我永遠無法專注感受當下,最近練習冥想的時候發現,我的心智會偷偷譴責空白,對於「什麼都沒想」的感受是有點負面的,所以才下意識地塞滿有的沒的思緒。但它真的太排斥空掉了,總是趁亂塞進過量資訊,無法消化的時候就影響心臟和淚腺,嚴重的時候更克制不住顫抖。尤其醉酒或夜深時分,生理上的腦難以運轉的時候,心理的腦反而恣意帶我前往它建構的幻象空間,那裡盡是一些難捨的事,大概是心智將這些執著,定義為形塑成我這個人的成分,畢竟就是這些太過擴張的共感能力、永遠過不去的自以為是,還有某些刻意想活成的樣子,才讓我如今是這個我。

於是心智建構的那空間,也可以看作是形塑「我」的中樞系統,自溺的話當然可以沉潛其中,但最近決定逐步練習,讓自己更容易感受快樂,無法只專注於呼吸的話,就專心數到一百,還是數不完或許也沒那麼要緊了,要知道再難耐的,都會在數完前有著落;更難熬的,除了靜靜以時間解離它,又還能如何呢?

40會員
89內容數
名字念起來是易寒,唱起來像遺憾。 於是就這樣其實符名的活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