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生機蘊藏惡魔呢喃—《客製化自殺》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客製化自殺》中的終點線宗旨:

  1. 只要不受強制、不傷及無辜,任何人都有權活下去—也有權決定自己如何死亡。
  2. 我們絕對尊重求助者結束生命的自主選擇,不會試圖勸阻。
  3. 若當事人做出這個選擇,志工依據教育訓練提供的情緒工具行事。我們聆聽卻不介入。

加害者與旁觀者

蘿拉因年華老去及過去曾發生的不堪往事遭家人疏離,還要照顧已癱瘓的兒子,遂轉寄托信念在終點線的志工身分上。由於組織特性及隱匿的關係,介於心理諮商、客服信箱、出氣筒、告解室般的存在。傾聽別人的抱怨可以讓她得到一點寬慰,有經濟困窘的、夫妻不睦的、子女早夭的,任何上至耶穌不愛、下至芝麻綠豆拌嘴都可以成為情緒宣洩的出口。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彷彿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不幸的人就能聊慰空虛寂寞的心靈;而往往很多事情沒有標準答案,無非只想找個無關的第三者尋求認同或共鳴,因此蘿拉在巧妙的布局與話術下,依照自己的方式篩選獵物,下指導棋引領對方完成自殺的心願,享受死前喘鳴(death rattle)帶來的快感,不斷葬送賴活不如好死的人們,並出席葬禮蒐集訃聞。

不信孕妻跟陌生男子自盡的萊恩,正在經歷Kubler-Ross的悲傷五階段──

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

不是怪罪自己就是牽拖他人,甚至把矛頭指向產前憂鬱症的當事人,怎麼可能事前一點徵兆都沒有,便獨排眾議索性當起刑警偵探起來。鑽牛角尖又疑神疑鬼很容易陷入固執己見,看不下去的親友紛紛從投以同情到避不見面,可見精神摧殘有十足渲染力。愛過才知情深,醉過方知酒濃,萊恩在不知不覺間也走上了需要外力協助的軌道:致電終點線,這也是他在忐忑不安中找到的可疑線索,執念在他鍥而不捨的不斷尋覓下,嶄露出一線曙光。拼湊對方心境提出假設:這不是偶然犯案,而是巧妙的迴避接觸關聯性潛居幕後,既可以達到消除自己身分的目的,還可以被動等心靈脆弱的無知者上鉤,正是這種匿名的方式利於對方更利於自己,對談內容也屬於保密範圍,提升了緝凶難度。將自己獻為祭品發揮奇效,「熱線女俠」遇上「復仇義士」,堪比蠍子遇上蜘蛛的頂尖對決。

倖存者與受害者

教唆自殺、協助自殺、加工自殺為法所不容許舉世皆然,終點線當然也不例外,蘿拉就是在眾人眼皮底下藏木於林,扮演迷惘人尋求慰藉的好媽媽形象,按照自己擬定的標準作業流程與嗅出對象執行能力的敏銳覺察,在過濾成千上百通電話鎖定目標後,往往能循循善誘。說好聽是滿足對方求仁得仁的念頭,自己也只是推波助瀾並非始作俑者,畢竟沒有據此獲得有形的遺產或第三人利益,更沒有殃及無辜,只不過是位「仲介」、「引渡」、「伴隨」者的存在。人非生而平等,死亡才會造就平等,就算活下去未來並不會因此而改變,成為一種強而有力的說服聖經植入意圖尋短者們腦袋,連最後要掙扎的念頭或反悔的希望一併扼殺。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終點線志工雖然短缺但還是有明確的遴選制度與教戰守則,自殺者生前致電並不足為奇,警方處理案件的那一套「最後通聯者」方法失效,若深究還會被誤解為找碴;就像命危者求助醫院,死亡結果發生卻怪醫生一樣容易群起激憤,而且沒有積極證據顯示屬於刑事案件,才會棘手難以突破。

窮舉驗證的萊恩在長時間的試誤法下,勾起蘿拉親臨現場的慾望。對她而言,有足夠的理由可圓謊、有充分的行動解釋為何違背職責;對他而言,除了報復害他老婆跳崖的怨氣,還能釐清整體事件的面貌與動機。「我能反殺」的錯覺與死前跑馬燈接連出現,兼具受害者與加害者身分的兩人,從檯面下鬧到檯面上,牽連家人與親友甚鉅,各自的棋譜步步驚險、招招致命,每到重要關頭又扭轉乾坤,尷尬的處遇難以叫屈或非難,一時之間難分軒輊,哪邊取得優勢都無法賦與同情。雙視角敘事及片段倒敘讓人看得心癢難耐,別樹一幟的創新題材配上旗鼓相當的明爭暗鬥建構出非典型犯罪文學。

想要復仇得挖兩個墳,一個留給自己,身敗名裂vs. 全身而退,最後倖存的是⋯⋯?

入魔者與振作者

心理健康是這世紀逐漸被重視的議題,精神衛生法的施行與推廣力有未逮,導致不是成效不彰就是被濫用抹黑,始終是社會安全網陰暗且不願涉足的一隅。在遭逢重大變故或環境壓力時,是對於一個普通人非同小可的打擊,足以否定並抹殺一個人在社會存在的價值,奈何相關資源的介入必須當事者主動尋求,旁人難以置喙之外,每個人所能承受的壓力極限有別,就像酒醉標準一樣,有人可以千杯不醉,有人則是一shot即酩酊大醉。出於自尊心理作祟,或不正確的認知使然,病況到了難以挽回的地步才求助他人,這時能給予的方法恐怕都無力回天了。安樂死的選項則不適用一時焦慮及罹患憂鬱的人,並不在討論範圍之內。

萊恩的老婆以及其他非窮途末路的無辜百姓,求助渠道正確其實很有機會度過難關,才不致於淪為連續殺人案中的主角,若病急亂投醫無非飲鴆止渴,黃泉之路亦不遠矣。蘿拉成長過程有諮商師的即時介入也不會走到如今萬劫不復的田地,扭曲的心理難以期待撥亂反正,社會案件的悲劇循環已是冥冥注定。除了心理諮商與治療外,台灣尚有職能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等專業人才可供協助重新振作,當然也有宗教信仰之佛道基督教、讀書會或運動社團等方式可以讓生活有個重心。依此案為例,尋求諮商請尊重專業而不是將某太太的諮商筆記奉為圭臬,想度過產前憂鬱症請找專科醫師及團隊,甚至準媽媽社群都可以相互扶攜,就算被譏為同溫層舔傷口也罷,畢竟那裏存有一線生機,而不是像無頭蒼蠅瞎忙亂逛只會累積負面情緒。

榮登讀墨2023百大暢銷榜冠軍寶座及閱讀榜前十的《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是本結合了英國兒童文學與心理諮商,正確利用專業的溝通分析緩解情緒性症狀,替有病識感的人們走出內心陰霾,這既是醫學、科學,更是心理學與哲學。天助自助者,低潮時加減看看吧。

raw-image

經專業編輯潤稿後之首發原址如下:

https://news.readmoo.com/2024/01/30/240130-the-good-samaritan/

內容總結
客製化自殺
5
/5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