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獨旅遊記》第六章|失約的瑜珈|有趣的交流

2024/02/29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這次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早晨,我不想讓失約毀了我的好心情。


我覺得泰國人的生活非常愜意,或者說很自我的活在當下

我起了大早且期待已久的瑜珈課程,老師居然曠課了

這堂課只有短短的60分鐘,但我們坐在這裡乾等了30分鐘,我才衝去櫃檯詢問,櫃檯好像也沒驚訝老師沒來。


這堂課只有兩個人,這代表錯愕的不只是我,但這並沒有讓我比較好。

“可能要等明天了,櫃台說老師聯絡不上”

我轉達櫃台的答案給跟我在瑜珈墊上獨自拉筋30分鐘的夥伴。

我們此時在舊城區建築四樓高的天台上,陽光直射沒有加蓋,外牆是亮色的深藍色,跟今天萬里無雲的藍天很搭。不用站到牆邊就可以看到各種古蹟,特別是金色的佛塔,高聳且閃閃發光,還能看到古蹟的屋頂,泰式的斜屋頂,鋪上棕紅色跟亮綠色的磚瓦,非常好看。

“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他聽到我的轉達後,聳了肩膀露出”好吧”的臉回答。他是一個身高180的白人小哥,身形瘦長,棕色的頭髮,眼睛是些許的藍綠混合,我叫他G哥

“謝謝你告訴我”

當我收拾東西要離開時,G哥說

“欸你可以告訴我謝謝的中文怎麼說嗎?”

當我還沒反應過來,G哥又說

“歇歇?”

raw-image


我笑了笑,不知道是因為他友善的開口,還是因為他不是跟我說ありがとう。

“幾乎對了,但你需要再用力一點”

“洩洩?”

“差不多了,但為什麼你會中文?”

“我路上遇到的人教我的”

“路上?你是哪裡人啊”

“喔等等…這個我可以用中文說”

只見他還坐在瑜珈墊上,拉了一下白色T恤,正襟危坐了起來

“窩是G鍋人”

顯然這個發音問題大了,雖然我知道他在說什麼,但還是禮貌地微笑蹲了下來

“那個教你中文的人不太負責”

“難道我說錯了嗎?”

“我聽得懂,但顯然有些問題,你需要更用力一點”

我用手指著空氣

“跟著我的手指發音”

大概就像國小老師教一二三四聲,我開始在空氣中畫圖,打勾、往下、往上,一二三聲。並且告訴他我們在台灣怎麼發音

“我是G國人”

“這就對了”


G哥也笑了,這顯然是一個很簡單但有趣的交流。他的路上學會中文勾起我的興趣,反正半個小時沒事做,既然都開始聊天了,於是我就開口了

“所以為什麼你來泰國”

“我正在環遊世界,我之前去過新加坡、馬來西亞,這是我東南亞的最後一站”

“那下一站要去哪裡?”

“台北”

“喔!我是台灣來的,那是我的家鄉”

“喔真假?原來你來自台灣?我是因為我的客戶在台灣所以我想去台灣看看”

“你的客戶?”

“我公司的客戶是tsmc,這讓我好奇想去台灣看看”


tsmc也可以成為話題,這大概是我回想起來最難以理解的部分,而G哥看起來對於工作很有自信,開始說起半導體知識,雷射碰撞、奈米大小、怎麼刻出晶片,但我英文顯然無法跟上專有名詞,只能記得零星的碎片,我想辦法改成寒暄台灣的地理,推薦他漂亮的太魯閣、墾丁等,他說他喜歡海洋,我就推薦了宜蘭頭城去衝浪,此外也推薦他我真正的家鄉台南古蹟跟美食等,而顯然G哥有做過作業,居然知道荷蘭人統治過台南,這讓我更加驚訝與好奇。



“所以…你怎麼想開始環遊世界了”

我開始好奇的問了他原因,此時我們兩個都盤腿坐在瑜珈墊上,完全忘記太陽正在緩緩升起的熱感。

“我在思考我要不要讀研究所的事情,你是大學還是碩士畢業生呢?”

“其實我研究所畢業了”

“喔!我大學畢業後就去高科技廠做工程師,兩年過去,最近在思考要不要去讀研究所。”

“為什麼呢?”

“因為我覺得我想再去學習更多事情,這兩年的工作讓我多了些心得”


這句話讓我突然被拉近了時空的裂縫,因為我是大學畢業後直接進入研究所的,如同大部分的身邊朋友,我們在那個當下其實沒有花太多時間去思考,要不要先工作兩年後讓我獲得什麼些心得,且想再去學習更多事情這種想法。


不過我剛從第一份工作離職,學到了很多學校沒有的社會經驗,但也很想念可以在學校保護下學習的日子。


而我眼前這個小哥他大學畢業後就進入半導體行業,並且在跟我說明高科技知識時候眼睛有光,更重要的是他為了要不要讀研究所,還要先環遊世界才出做出決定,還有更酷的事情嗎?

“酷,但為什麼你要出來環遊世界?讀研究所跟這個有什麼關西嗎?”

“事實上我想多讀點其他東西,社會人文等等”

“什麼!?”

“對的,我去了一些地方,見識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我也在學習。”

“你在旅行中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讓你有這個想法嗎?”

“事實上我本來就喜歡關注社會,我喜歡讀社會相關的書籍,也關注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

“儘管你是一個工程師”

我有些浮誇的挑眉,但不是為了嘲諷,是因為這個選擇有趣的讓我不自主的挑眉

“是,就像你是從台灣來的,你對於海峽的事情一定不陌生,你關心這幾年海峽發生的事情嗎?”

“我想我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們G國媒體總是報導的很可怕,空中會有戰鬥機再飛,你隨時都要面對飛彈的攻擊等等,那不是我生活中能遇到的。”

“感謝你們的關心,實際上,那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

“是的,但這也是我想環遊世界的原因,我想看看這個世界的樣子,再去選擇我想讀的研究所”


他的話讓我好奇,我想他觸及了我的價值觀與選擇。畢竟在我的真實選擇中,或許讀書的目的就是為了轉換成對未來有益處的學歷,可同時我有另外的價值觀告訴我,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或者說探索厚做出自己真正的選擇。更甚至得,做出的選擇或許還可以對這個世界或社會有些非金錢的貢獻,那就更好了。這樣的矛盾使我無法果斷說出答案,所以讓我好奇G哥的故事與選擇。



“所以你看過了什麼地方”

“OK,你想像在一個所有一切都簡陋的環境中成長的孩子,我以為他們是為了活下去而必須學習,可仔細觀察,他們也是保持著觀察與好奇心,不是刻意的去保持我們稱為隨時學習的心態,才讓他們自己活了下去,學習就是生活中隨時隨地的事情。”

最初以為是生存而讓他們想學習,但其實過程也在滿足他們的好奇?

是的,或許好奇成為他們真正的理由,這樣的純粹且剛性的理由,並不是每個人體會

“看來你的旅行給你發現了有趣的發現?”

“當然,我其實在思考我學到的東西要怎麼去貢獻。”

“貢獻給社會嗎?”

“對的,我想研究所所學習到的應該要用來實踐或者體驗社會,這是我目前的心得”

我心中有千百的念頭想討論,但因為英文能力的不足,只能擠出一句讚美

“聽起來很棒”


此時G哥看向我說

“所以你呢?你讀的研究所如何?”

“我其實不知道”

我開始心虛了起來,分不清楚是因為英文能力不佳難以表達的自卑,還是因為對於自己獲得教育但卻無法談上幾句話感到難過,特別是在對自己的學業與工作眼睛有光的人面前。


“我發現自己對不討厭所學的領域。但當我開始工作,我發現我沒有搞懂世界上的選擇之前就投入,這讓我很不能接受,所以我剛辭掉工作踏上這趟旅行。”

“辭職?酷,聽起來很大膽。你有找到更適合自己的方向嗎?”

“還沒,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這裡跟你聊天,我想聽聽別人的看法”

“為什麼要在意我的看法?”

他聳了肩膀露出”why”的表情

“事實上在台灣,如果你好好讀書,學習到研究所,有很大的機會會去你的客戶-tsmc工作…為了更多的薪水與莫名的社會壓力?”

“社會壓力?”

“是,或者說,一個成功的象徵,或者是努力讀完書的證明,就像一個獎狀一般”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嗎?還是別人給你的想法呢?”

“我無法確定來源,所以我覺得我需要更認識自己,也就是透過與人相處的方式認識自己”

“OK,所以你不喜歡那些獎狀嗎?”

“我不討厭,但我希望我知道更多選項之後,再去思考我是不是喜歡這樣的選擇”

“聽起來你找到了目前的答案”

G哥用右手比畫著一邊微笑說

“或許吧?這樣算是找到答案嗎?但我來到曼谷之後,我覺得這裡的人其實不管那麼多眼光,他們更自我的活著,或者說不用在乎那麼多的活著,這就讓我意識到或許這些壓力一開始就不存在”

“你是指曼谷的人們怎麼活著呢?”

“過程過的喜歡開心就好,其實結果無論如何都好”

“或許瑜珈老師也是這樣嗎?”

“這可能不是一個好的比喻哈哈”

“也或許不是這樣,但找到答案前,你可以做很多假設去觀察哈哈”




我跟G哥又小聊了一下,他突然看了看手錶,然後站了起來,邊收東西邊說

“我1小時候要去曼谷圖書館,那裏有場演講,關於東亞社會的討論,或許你很適合,你要來嗎?”

他搜尋紀錄,並把手機給我看,我看看時間,會一直到中午結束。但我猶豫了,因為我有預計的行程。

“酷,可惜我有約了”

“非常可惜我本來覺得你或許會有些想法可以討論”

“我也覺得,但全英文的演講對我而言有點吃不消哈哈”

“那沒關西,有機會的話還能多交流就夠了”


此時的太陽火辣,要不是我們站在瑜珈墊上,腳可能開始發燙,我們穿上鞋子走下樓時,我突然開口

“或許我會在某天突然找到自己所關心的事情,並且再次讀研究所”

“那也不錯啊,為什麼不呢?”

“30歲的研究生就是…有點老了”

“那是你的生活,不管年紀”

踏下最後一階台階,我們走到大廳的分叉口,G哥伸出手來

“所以…我是G哥,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祝你台灣玩得愉快”

“謝謝你”

G哥說出了標準中文後,我們握了手,他往他住宿的地方,我往大門走去


此時我想著不知道還有沒有公車可以搭,開始沒有意義的看著手錶,意識到這樣做不會時間慢一點,我開始把腳步大步了起來。

我要前往巴達雅(Pattaya),那是一個泰國的美麗海灘,為了趕車我衝上街道攔了計程機車,從舊城區一路狂飆。


到了車站買了車票跟一根香腸當早餐,在關門前狼狽的跑上車,我才想起來忘記要G哥連絡方式了

29會員
28內容數
用最短的人生,擁有最多的經驗,是把人生過長的唯一方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