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腦學】老年憂鬱症的藥物、心理治療、生活與行為治療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老年憂鬱症的治療需要個別化評估。(圖:Edward Blanco on Unsplash)

作者:精神科專科醫師 簡婉曦

發表日期:2022/09/02
本文彙整自精神科門診的診間絮語、認知行為治療與正念認知心理治療的經驗,所有對話皆已改寫,去除所有可以標示出特定身分的描寫。若有巧合,請勿對號入座。
老年憂鬱症的治療,在藥物選擇、治療選擇順位上都跟一般成年憂鬱症不同,需要個別化評估。在這篇文章中,讓我們先從最基礎的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生活與行為治療開始瞭解。

老年憂鬱症的治療困境
老年憂鬱症(Late-Life Depression, LLD)和一般成年憂鬱症不同,對藥物治療與非藥物治療的反應較差,容易共病生理疾病,也彼此互相影響。(延伸閱讀:《【憂鬱腦學】什麼是老年憂鬱症?》)
臨床上,使用藥物治療老年憂鬱症時,考量其肝腎功能負擔、藥物副作用、跌倒風險、認知功能影響,常需要從低劑量藥物緩慢增加以策安全。即便是治療方向正確,藥物效果有效,老年憂鬱症的治療反應速度也較慢,患者常常會懷疑藥物治療是否有效,患者與家屬也常缺乏耐性停止繼續治療。
導致老年憂鬱症如此難以治療,有很多可能的原因。其中一個生理性的原因,我們在《【憂鬱腦學】老年憂鬱症可能與微血管功能障礙有關》曾經提到過。
老年憂鬱症的不同治療方法與治療效果
基本上,我們可以將老年憂鬱症的治療分為: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生活與行為治療、飲食與營養、非侵入腦刺激治療治療五種。在這一篇文章中,我們會集中在前三者的簡介。
老年憂鬱症的藥物治療
藥物治療以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SRI)與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回收抑制劑(SNRI)為主,非典性抗憂鬱藥物為二線藥物。SSRI與SNRI藥物使用在老年人上是安全的。
老年憂鬱症治療時,抗憂鬱藥物會從低劑量開始,以免副作用太過強烈,導致患者無法忍受,影響治療配合性。完整服藥治療是在憂鬱症狀緩解後至少半年,若憂鬱反覆發作或無法緩解,藥物治療可能需要更長時間。提早停藥,會增加憂鬱症復發的機率。
值得注意的是,有將近有1/3的老年憂鬱症是藥物難治型重度憂鬱症。可能的原因包含:①憂鬱症藥物劑量不足,但受制於藥物副作用無法增加劑量;②與其他科藥物交互作用多,藥物選擇不多,還要避免跌倒;③客觀條件如外在環境、老化、頭腦、身體健康、營養狀態或失能狀態無法完全改變、改善或克服;④心理狀態無法改變或被治療等。
老年憂鬱症的心理治療
心理治療技術中,認知行為心理治療為首選治療方法,其他心理治療包含精神分析、支持性心理治療、懷舊團體、敘事治療與正念認知行為治療。
心理治療主要是著重在處理老年憂鬱症患者當下的低落情緒與圓融患者老年生命階段的生命意義,如果患者本身帶著強烈憤怒與阻抗,心理治療的功效會大幅減少。比起從青少年開始或是成年期開始發展的憂鬱症,老年憂鬱症對心理治療的反應較差。
但治療老年憂鬱症時,也不能只依賴藥物,老年憂鬱症患者心理議題越多時,單純藥物治療未合併心理治療的治療反應也越差。
老年憂鬱症的生活與行為治療
規律作息(日照規則)、白天不躺床、規律有氧運動、正念練習與增加社會人際互動(除了年輕時認識的朋友、教會活動、社區大學、鄰里活動,也可以考慮參加長照2.0的C級巷弄長照站相關活動)有助於預防和治療老年憂鬱症。
規律作息與日照規則非常重要。隨年齡增長,夜間頭腦褪黑激素分泌逐漸下降,影響生理節律,容易淺眠、多夢,即使是開小夜燈或操作手機,都有可能影響睡眠。若白天(特別是清晨,建議至少日曬1~2小時)有充足的光照,夜晚睡前減少光照且減少3C產品光源刺激,有助於頭腦判斷何時該休息。
111會員
65內容數
情緒腦學,彙整與精神科、身心科相關的腦科學論文,幫助讀者透過腦科學來理解自身或親朋好友遭遇的情緒障礙或情緒疾病(憂鬱、焦慮、強迫等等)。與公開的文章不同,情緒腦科學專欄,將更深入解釋腦部與情緒的關聯,幫助希望進一步理解情緒在頭腦間運作機轉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