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崩潰壞情緒一直延續到該上床的時間但還不停該怎麼處理?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傍晚回到家之後,我請他先把學校用的餐碗收給我,跳跳糖東摸西摸的一下要唱一首歌給我聽,一下要再排一下玩具,中間我有碎念他:「快點快點,再拖等等會沒時間講故事~」但這孩子依然在自己的世界裡。
最後我一起陪著他把餐碗拿出來、擺到廚房、把擦碗巾丟洗衣籃、再拿乾淨的擦碗巾進書包,忙完了這一攤後,我就宣告:「今天晚上的故事時間被用光光了!」
跳跳糖馬上問我為什麼?
我解釋給他聽:「因為你剛剛把收碗的時間拿去玩,玩太久了,現在睡覺前的故事時間用光光,所以就來不及講故事了!但是現在還有唱歌的時間,你趕快換睡衣,我們至少還可以唱歌!」
跳跳糖馬上哀號:「我不想要我們家有時鐘!」
我回答:「沒有時鐘時間一樣會過啊!時間就是這樣完全不等人的啊!」
接著我就停在這裡,不再說下次不要浪費時間,不要落井下石對孩子說教。
今天很順利,我們的討論就在這裡結束,他就去房間準備換睡衣,我們略過床邊故事時間,進行剩下的睡前活動,和他道了晚安,熄燈。
今天真的很順利!
以前這種情況也發生過,但是以前常常 一 點 也 不 順 利!
有可能是洗澡洗很久不想出來,也有可能就只是玩到不想結束等等,然後當我宣告時間被用完了,所以下一個本來每天都會有的行程被因此取消了,不免都會遇到跳跳糖的一場『大崩潰』。
這種過去無法避免的崩潰,就只能直球面對。
RIE 認為:確切地讓孩子知道 #家庭規則 是重要的,同時因為家長堅持家庭規則後,孩子出現的任何情緒反應,也都是合理和可以被接受的。接受孩子的情緒,但是不因此而改變原則。
跳跳糖可以因為期待的行程被取消而大哭,很合理啊!
我會對著他說:「今天晚上的故事時間沒有了,你不開心。」
很單純的把他的狀況和情緒說出來,接著就等他自己用自己的時間,把他想哭的眼淚通通哭完,我只會安靜而平靜地坐在他身旁等待。
這種我就陪著他哭的日常,從零歲開始到現在四歲都持續著,而因為我就只是很單純地接受他的情緒:不離開他哭泣的現場;不要求他哭多久後要停止;不說教到底為什麼事情會走到這步。
就只是陪他哭。
跳跳糖的情緒終究會過,而且也因為他愈來愈能理解他自己的情緒,他也漸漸縮短崩潰時間長度,甚至像今天,他自己選擇抱怨完就結束了。
而這是經過好多好多的崩潰陪伴練習!
也有可能一週後,遇到類似相同的狀況,跳跳糖又崩潰一場,那也沒關係,很合理的,我也就只是在陪伴他的情緒度過。
在最理想的家庭安排上,我應該知道跳跳糖的衝動克制有限,我應該要知道在我講完:「把碗收給我。」接著期待他:「確切的執行這個任務、中間不受到干擾。」對孩子來說是個挑戰的任務,不是因為他不會、不是因為他不想,只是因為他的大腦還沒發育完成,他無法每次都做到。
既然知道孩子的限度,不是每次聲控都可行,就應該要直接『陪伴協助』,或是降低這個任務過程被干擾的可能性:「在一個他受誘惑很少的環境下進行。」
但是每個家長都不可能天天都這麼完美地進行和孩子的互動,所以當難免會有聲控場景出現時,至少,在自己還未生氣之前,也就是聲控的次數不能太多,就認命走回自己陪動模式。
再來,也不需要因此就無限接受孩子的任何情況,可以很明確地說明家庭規則,因為自己還沒生氣(這點超重要),堅持家庭規則的這個步驟,並不是在懲罰小孩,而是在確切的保護自己能夠一直在不生氣的位置上,用自己的情緒保護高標準質去陪伴孩子,不要用自己的底線和孩子相處,因為底線不小心被踩到就爆炸了!溫柔且平靜地和孩子相處,才能讓孩子更清楚家庭規則。
所以我不會每次都故意聲控跳跳糖,就為了讓他知道『不好好把握時間收拾,睡前故事就沒有了!』這種出發點會變成我一點也沒有想要和孩子『共好』,我只是想要展現我成年人的威嚴。
共好的方式是:
我知道他有他的不足,但是我也有我的不足,我們在彼此的不完美裡,找到彼此可以相互合作的平衡。
所以在我心滿滿有力量時,我可以成為陪伴他、協助他完成各種家庭規則的人,但在我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時候,我也謹慎的小心守護好自己的情緒界線,不要在自己爆炸之後,才開始執行:這就是規則 、我說的算的方式
這就像是每次他賴皮不收玩具,最後是我收,然後我收完宣告我太累所以XXX事情我就不想做了的時候一樣;
也像是我很清楚我認真的陪伴他,給予他完整一對一的時間後,當我需要做自己的事情時,他還堅持黏著我、不願意我去忙,我接受他的情緒,但我依然堅持我的原則一樣。
RIE 不是要每個家長都成為完美的人,而是在發現自己如何能夠保護好自己的情緒穩定下,成為孩子溫柔而堅定的 『規則守門員』
分享完我們家的經驗,就有留言一起討論,如果孩子因為睡前要做的事情不做,而情緒大崩潰,進而整個拖延影響到就寢時間,到底該怎麼辦?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要講一下人類生理運作的機制,這是科學證實的機制:每個人在累過頭的時候,身體為了保護應該睡覺但是並沒有好好休息的身體可以繼續運作,會釋放腎上腺素,讓我們有如在戰備狀況般,可以逃跑也可以戰鬥。
寶寶小孩也是如此,所以當我們不小心沒有看到他們的疲倦訊號,錯過了他應該要好好睡覺的契機,孩子的身體也會釋放出腎上腺素,讓他變成比平常還要更嗨,玩得更瘋狂的 我不睡2.0版
如果你不小心讓孩子走進了我不睡2.0版,這時候你再不小心遇到孩子各種原因的情緒崩潰,那.....這將是一個非常棘手的情況!
因為這不只是單純的情緒崩潰而已,這還夾雜著「我超累」、「腎上腺素影響我睡不著」、「我超累」的這一層情況。
孩子在認識自己的情緒,是一個緩慢且不容易的過程,其實不只是孩子,身為成年人的我們,也都不夠認識自己的情緒。
所以當情緒淹沒孩子的時候,期待孩子清楚的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了,是一種過度不合理的期待。
孩子無法再被情緒和疲倦淹沒時說:「我因為太累的,所以我現在無法好好合作穿尿布。」他只能夠用各種不配合來釋放他的不舒服。
如果我感覺孩子晚上睡前的不合作狀況,不論是穿尿布,穿睡衣都超過於平常情緒崩潰的程度,我一定會把「過度疲倦」這個情況考量進去,並且重新檢視孩子整日的作息,是不是哪幾個小睡時間不足?還是單純的晚上就寢時間太晚?我該如何讓傍晚的家庭節奏更有效率,讓我可以提早開始進行睡前儀式,避免太累的情況?
如果我已經排除了孩子太累的情況,孩子感覺是『最近就是討厭做某件事』,但這件事情,例如包尿布睡覺,又是必要得做的事情,既然都是常態發生,我會提早準備『戰鬥時間』!
例如我家現在是7:00pm還沒開始講故事,可能就會來不及7:30關燈,如果每天都要為了穿尿布而 #接納情緒 30-50分鐘,我會乾脆拼了,就6:35、6:45pm開始進行所有儀式。
已經做到提早開始,最後如果還是晚一點結束這場情緒風暴,就欣然接受晚一點關燈,但是沒有晚太多。
我對於孩子不要太晚睡有非常高的堅持度,因為我很清楚自己,對於我認為我可以下班的時間到了,卻還在無盡頭的陪伴小孩,會容易轉身變成氣噗噗的媽媽,也知道過度疲倦的孩子會更不好收拾情緒,所以我幾乎都是無論如何讓這件事情不要差太多的發生。
但如果你沒有像我這麼堅持不要晚睡,也更不怕正面對決孩子的情緒,其實你也可以就放飛正常關燈時間,因為這件事情只要你堅持接納情緒,同時堅持家庭原則,就一定會過去的,到時候又會回到我假設的7:30pm關燈。
最後,無論你們的家庭是否需要寶寶睡眠顧問的協助,都祝福你們,今晚、一家好睏。
糖果家好好睡,現在也可以用聽的囉!▌各平台收聽🔍【糖果家好好睡】請點→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多多分享,也給我拍拍手的鼓勵唷!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專修安全依附關係的國際認證嬰幼兒睡眠顧問。在嬰幼兒睡眠專業裡,結合Mary Main安全依附關係系統,安全圈教養,與美國RIE嬰幼兒教育理念,以親子間彼此尊重出發,協助家長,建立嬰幼兒良好睡眠習慣、穩定日常作息,讓孩子好好睡,全家一夜好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