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奇妙的催眠之旅
Jinna Sun
Jinna Sun

一趟奇妙的催眠之旅

2022-05-19|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在現場五小時後,馬上在記憶清晰的狀況下,隨手草草畫下前世人生歷程
這天我經歷了目前為止人生當中最奇妙的一段旅程,在催眠師易天老師的帶領之下,潛意識向我顯化前世(某一世)的生命歷程。

。關於催眠師易天老師

由於易天老師是老朋友了,頭一個小時,也許是太久沒見,花了些時間談論彼此近況,也說到我此行的目的。自己目前似乎處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卡點,好像是一個正在按暫停鍵的狀態,朦朦軟軟的…
帶了《點亮藝術力》給久違的老友 ——易天老師
多年前認識易天,數次面對面深聊,就覺察到他與眾不同之處,不管是想法或談吐,溫柔且帶有磁性的舒服聲音,令人有種放鬆的安心感。
易天要我舒適地躺臥,他自己則在諮商桌的另一頭坐著,無壓般的聲音徐徐傳來,他說,他會一直在那邊引導著我,只有兩個狀況他會有機會走近我這邊,一個是如果我睡覺完全沒回應,一個是如果情緒激動到需要遞面紙。最後,這兩個狀況都沒有發生,從頭到尾我都很清醒,過程中不斷有淚水,但是都是輕輕從眼角流淌下來,濕了乾乾了濕,還不到被鼻涕噎死的地步。
處於眼睛閉起來的黑暗當中,是不安的,一開始易天老師用溫柔的語氣和語速說明「催眠回溯」的引導準備。他先帶著我回家,描述進門看見的沙發顏色質感,坐在慣常坐下的位置,看看左邊有熱水壺、右邊坐著我的小犬Highball,面前窗外是一片天空,再想到家裡的另一扇窗戶,轉身看見自己的書桌電腦椅,窗外依然是一大片天空。易天說,瞧,人的意識就是如此神奇,一瞬之間就能轉換場景,並清晰地描述出來,在催眠過程中,他會大量以「場景」帶領我去回溯潛意識所顯化出的畫面。
我感覺到原先全身肌肉是相當緊張的,我表示眼皮不斷快速跳動,老師說他會帶我做全身放鬆,在幾輪很深很長的深呼吸之後,眼皮慢慢恢復不再劇烈抖動,經過不斷深呼吸全身掃描,以及老師不斷輕輕回應的「很好」,真的就進入了全程清醒但是身體類似睡眠的狀態。(隔天查看Apple Watch所記錄的睡眠狀態,這幾個小時,確實判斷我是在睡眠模塊當中啊)

。催眠回溯的整體歷程

易天先帶我回溯今世,最近的歷程,是否有讓我不適的經驗,跟薩提爾回溯歷程很像,著重在對感覺情緒的覺察和核對。我在最近事件感覺到的煩躁、焦慮,那是什麼?在過去是否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那是什麼樣的事件?我提到了小學時期的事件,老師繼續讓我回想大一點的時候、在更年長的時候,不斷爬梳我的前半生有著同樣感覺的時刻與場景。
我想老師是藉由這樣視覺意象回溯歷程與情緒事件的表達描述,好像在駕訓班先開著教練車,讓我慢慢練習、慢慢熟悉著整個潛意識的航道。於是,老師讓我回到媽媽的子宮,感覺媽媽的心跳,「時光流轉、場景變化」,我來到一個充滿光的空間,光包覆著我全身。老師說,潛意識只會讓我看見我需要的,潛意識不會傷害我,被光薄薄包覆的我,任何時刻都是安全的。倏忽之間,我回到了前世。
剛開始,沒有畫面,只有感受到騷動的氣氛與亂流,黑壓壓的,易天問我知道自己在哪裡嗎?什麼樣的空間?我說我不知道我身處何方,但不是在室內,而是在開闊的戶外。老師用一個很厲害的問句幫助我定錨:「你是站在地面上的嗎?」我覺察到「不是」,老師又問:「你是飄著的嗎?」我回答「不是」,慢慢地一切漸漸清晰,我是在馬背上,很多很多的馬,萬馬奔騰著,我是一個俯臥在馬背的年輕士兵,騎術顯然很彆腳,緊緊抓著馬鬃,不知道要前往何處,好像是在馬群中被驅趕著,在月色迷霧中夾在其間跟著前進,內心充滿不安與害怕。
易天問:「前往何處?」我發現隊伍在城門停下來了,我終於落地感受到地面,等待著…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現在,這年輕的士兵來到25歲,現在,你在哪裡?」
一樣,剛開始很不明確,漸漸地畫面清晰了起來,我在一個四面有著高大灰牆的大宅院。「你是誰?在這裡生活嗎?」對,我是這裡的人,我正在庭院打掃,我是一名長工。「有看到宅院的主人嗎?」有,是一個有著和藹笑容留著鬍鬚的員外(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到我的一個朋友,《讓大象動起來》的作者),正在打掃的我,一直看向宅院上面的那一方天空,心中有一股不平之氣,覺得自己不該窩在這裡,應該要有一番作為的。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這25歲的長工來到30歲,現在,你在哪裡?」
這次,很快的,直接是阡陌隴野的城郊,只帶著輕便包袱,心情愉悅地走著,期待著什麼。對,我離開了員外宅第,走上冒險之路。「走到哪裡呢?」沒有任何猶豫地,我看到我自己坐在一間客棧裡,是古裝劇龍門客棧的那種木頭方桌和長條椅,我背對著正在喝茶。(對,這一世完全是戲劇當中的古代武俠片場景)
「你在等人嗎?」「沒有,我在等一個事件發生」突然,先聽到聲響,打鬥聲從樓上傳下來,我沒有動作,繼續喝茶。是兩方正在打鬥,我不屬於任一陣營,大約五、六個人,然後,全部躺平了,只剩下一個彪形大漢,他走到我這桌,坐在我對面,我看到了他的臉,帶著頭盔,留著大鬍子,豪邁地在喝茶。(我心想,好熟悉的臉,馬上覺察帶入,是我現在先生J 的容貌)
我跟他同行上路了。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現在,來到35歲,你在哪裡?」
「我在將軍府,我是一名副將。」「將軍是?」「是大鬍子。」「你們在做什麼?」場景是將軍府室內,晚上,在燭光當中,我和大鬍子將軍正在喝酒,只有我們兩個對飲,將軍很高興的樣子。易天問:「現在還需要打戰嗎?」我馬上回答,戰亂已經比較平緩,但還是需要不時出任務。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來到40歲,副將,你在哪裡?」
「我在將軍府,我是將軍了,我一個人。」「大鬍子呢?」「沒有看到任何人。」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來到38歲,現在,你在哪裡?」
很特別地,易天老師引導我回到成為將軍的前幾年,我和大鬍子將軍帶一小隊人馬出城奔馳著,在進入一段林道之前,大鬍子被遠方突來的箭射中墜馬,是埋伏!在箭雨當中,來不及回望大鬍子,我和其他人向前衝刺,只有少數人脫困。將軍已死,副將成為了將軍。40歲的孤獨將軍一個人在將軍府的庭院一圈又一圈地踱著步,我感覺很煩悶,身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講話,亂世也漸平緩,背著手,我又看著天空。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來到45歲,現在,你在哪裡?」
我身處一個山腳的簡單房舍,養雞種植自給自足,媽呀,完全是歸園田居的劇情,45歲,會不會太早退休?「喔,你是隱士,心情如何?」我依然煩悶,依然思及要有作為。易天問:「你想做什麼?」我想對國家鄰里有貢獻,我想要規劃建設,或是辦學校。「你有專業嗎?」我居然馬上回答:「我善於規劃、合作、溝通、排程,我可以找人一起來做事。」(我在前世跟今生一樣有自信啊,哈)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來到50歲,現在,你在哪裡?」
我成為一所學校(書院)的校長,學校不是很大,像是在台南孔廟看到的規模,我訓練著老師,孩子們來這裡唸書。易天問:「你的學校教什麼?」喔喔,我居然馬上說出一段像是招生廣告的陳述:「我的學校教授經典,但孩子不是來背誦,而是和生活應對的,不管是處事態度、人際關係、工作方式,從經典當中學習與轉化。」(這樣的學校,在古代應該會挺有名的)
「你開心嗎?」「開心」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現在,來到55歲,校長,你在哪裡?」
喔喔,我現在已經是有五、六所學校的總校長,每一所都有自己的教學管理者,我只需要移動巡視就可以了,身邊跟著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是接班人,我們在不同學校間周遊,邊走邊看邊玩,很愜意啊!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來到60歲,校長,你現在在哪裡?」
接下來的節奏很快,場景幾乎完全瞬間顯現。我回到第一所學校,那是在一個風景優美的郊外,我不再經常外出游走了,老了,巡查的工作交給接班人,自己悠悠地在這裡讀書、寫文,和學校師生聊聊聊天。
「時光流轉、場景變化,來到校長你即將離世之前,現在你幾歲?你在哪裡?身邊有什麼人?」
我70歲,還在第一所學校自己的臥榻上,現在身邊只有接班人和這所學校的主管老師。我微笑地看著他們,他們也平靜地看著我,知道一定會有這麼一天來臨,氣氛很平和。
易天又問:「校長,你開心嗎?」「開心」
「你的老師學生都很喜歡你?你走在鄰里,大家都歡喜地歡迎你尊重你嗎?」
「對,他們都很喜歡我」
「你的學校真的做了你很想做的事,幫助孩子獲得知識,改善生活?」
「對,他們家裡都有書,都看書,改善了鄰里百姓的生活。」
「你滿足嗎?」「滿足」
「回顧這一生,你有『遺憾』嗎?」
好重要的一個問題,我回答:「有,我始終沒有找到大鬍子…」(催眠那個當下,淚水又流淌下來,而現在,寫文的當下,我的眼框又濕潤了。)
老師問:「你連他是活是死都不知道,是嗎?」「對…」
易天說:「現在請大鬍子將軍出現在你面前,你看到他了嗎?」很奇妙地,大鬍子瞬間出現在我面前,帶著笑容,溫柔地看著我。
接下來,是一段珍貴的「空椅法」對話,我化身為大鬍子跟即將離世的校長說話,而校長也回應著大鬍子的話語,彼此欣賞、彼此支持、彼此擁抱。
易天說:「記著這個感覺,這就是愛,無條件支持的愛。是潛意識要顯化給妳的力量。」
大鬍子說出了一段即使在清醒之後,易天老師和我都驚訝不已的話語:
「你真的做得很好,你努力完成了你的理想,不要為我感到遺憾。沒有我,你才能做你自己,這些都是最好的安排!」(此時,眼淚一直流一直流,原來,因為大鬍子的離去,我才能勇敢直面自己,拿出勇氣,追尋自己的理想)
接下來,是超越我對催眠前世回溯想像的部分,易天老師居然讓我前進幾年之後的未來,今世 51歲的我。讓我看到51歲的我,那個看起來精神飽滿、從容自在的我,正在從事自己喜歡的事,老師要我問她:「現在的我,要怎麼做,才能成為那樣的妳?」她告訴我:「依著妳目前的節奏,執行妳現在的計畫,就會成為這樣的我!」天啊,一條篤定的道路在我面前開展著…

。前世遊歷歸來之後

在四小時保持平躺,全身肌肉不時緊繃的狀況下,易天老師引導我回到現實,緩緩挪動身體,慢慢起身。全程都很清醒,我一邊拍打著僵硬的手臂,一邊問老師,我怎麼知道我不是在編故事。易天笑著對我說「不是啊。」我知道不是,我不是在用理性意識在編劇,過程中有情緒有淚水,而且每個場景如此細膩清晰、歷歷在目,面對老師的每個提問,想都沒想,毫不遲疑可以馬上回答。我甚至馬上跟老師要了筆,畫下大鬍子本人的樣貌。那到底是什麼?確實無法用目前的思維邏輯給出解釋啊!
在現場,草筆畫下大鬍子將軍的樣貌
易天老師說,我的前世經驗很特別,因為此生的課題往往是前世未解決的遺憾所留下來需要去彌補的功課,但是今天潛意識向我顯化的這一世,最後是相當滿足也沒有遺憾的,潛意識對我指出讓今生足以如前世一樣快樂滿足的天命方向。

。潛意識的力量

我關注「潛意識」議題許多時候了,尤其在大量閱讀許多關於大腦神經科學如何解釋人的行為與心理,以及如何幫助學習、批判思考與後設覺察之後,深知人類對「潛意識」的認識還只是冰山一角,更不要說知道要如何取用這巨大的內在力量。
潛意識如同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在親身體驗過「催眠回溯」之後,知道這確實是可以從資料庫中調出重要意義data的一種方法。之所以無法取用「潛意識」的資源,是因為理智意識腦的固著思維,總是如此狹隘、需要各種邏輯解釋,「催眠回溯」繞過了我慣常使用的理性腦,覺察辨識情緒是第一把鑰匙,感知空間場景是讓一切清晰的濾鏡,這顯化的一切,是潛意識調動目前自己最需要的資訊,為自己的問題解決指出一條方向路徑。這份潛意識data目前實在無以名之,就說是「前世」吧。
深深感謝潛意識所顯化的愛與所有意義深刻的訊息,感謝易天老師的陪伴,身為被催眠者的我,回到現實都是如此疲憊,不要說是催眠師本人了。
在離別前,謙遜的易天老師笑著告訴我,他的老師說,要成為催眠師其實並不難,需要的是一湯匙的技巧、一缸子的耐心,以及如大海一般的愛。深受感動的我,也是同時身為教學者的我(不管是前世或今生),完全認同啊!
充滿一缸子耐心與大海般愛的易天老師,我的老友,這趟意義深刻的心靈之旅,值得大力推薦: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Jinna Sun
Jinna Sun
一輩子都離不開讀書與畫畫了。
本文發佈於
身為一個藝術教育人和重度閱讀者,我的日常觀察、閱聽與實踐,可以如何與他人產生共鳴呢? 「手記」形式應該是全然為自己而寫吧,但字裡行間的詞語,說不定在哪一個換行,遇見過去的我、未來的我;過去的你、未來的你。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