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切絲也是一種禪

2022/05/3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最近發現切絲很療癒,是我的禪修課。
我的切絲刀工很差,切片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總之,刀工是我在料理這個領域的罩門。當然用各種刨絲工具也不是不行,但有時候就是賭一口氣,雖然最後切出來的成果不太好,也沒辦法像大廚那樣,刀子在切菜板上面發出兜兜兜的聲音,快如閃電移動就切出超級美麗的薄絲,我曾經幻想有一天能夠達到那樣的境界,但始終抓不到竅門。
不過我已經放棄追逐切絲的速度感了,慢慢切也不會怎樣,切起來不好看也沒關係,反正又不是端上去給付錢的客人吃,也沒想過去參加世界切絲大賽(應該沒有這種大賽),把切絲當成自己跟食物的對話過程就好了,海闊天空。
或許是體質或許是年齡的關係,有時候會因為莫名的事情就焦慮起來,這時候我就會去冰箱拿出小黃瓜、洋蔥、紅蘿蔔、高麗菜,任何可以切絲的食材,洗乾淨,甩乾,或用廚房紙巾拭去水分,然後穩穩拿著刀,慢慢切絲。
多年以前去法鼓山上禪修課程時,授課的法師說,禪也沒有那麼複雜啦,生活之中無處不是禪。心情煩躁時,只要花幾分鐘,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每個動作,譬如在地板上面光著腳慢慢走,清楚感受到腳掌與地面的接觸,走得很慢,慢到每個動作都清清楚楚。當時在法鼓山安和分院上課時,最喜歡在法師帶領之下,學員繞著教室慢慢走,後來我自己在家裡也會這樣走路練習,刷牙的時候也可以練習,清清楚楚去感受每個動作,而不是想東想西,譬如我的中醫師每次把脈就叮嚀我讓腦袋休息,放空也很好。但放空真的不容易,稍有空隙,各種想法就會跑出來打殺成一團。
我們常常追求一心二用或多用,覺得可以左手幹嘛同時右手又幹嘛,那就是時間高手,但我已經很清楚自己的體質不適合,那會讓心情變得很焦躁,呼吸加快,日文說的イライラ,整個人的身體狀態好像所有開關都被打開了,但是所有門窗都關上了,內心的那個自己在屋內團團轉,停不下來,急得想找人揍一揍。
這時候我就去廚房修禪,切絲。
今天早上先切了兩包義美的豆干,切成薄薄的條狀,接著切小黃瓜絲,然後把青蔥也切成絲。
用一點芝麻香油、白胡椒粉、醬油、維力炸醬,小火把豆干絲拌炒一下,轉小火之後,放入小黃瓜絲與蔥絲,充分拌勻,熄火,保持小黃瓜絲的脆度,讓餘溫慢慢把蔥的味道悶出來。
專注站在廚台前方切絲的時候,清清楚楚每個動作,那就是一種禪。結束之後,感覺心情平靜舒爽。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夢想,寫雜文是嘮叨,寫專欄是工作。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中文的勉強,有被迫妥協的意思。日文的勉強,則是學習。 過生活既有勉強也有學習,總之就是在這裡紀錄一些無用的黑色幽默,偶有牢騷,或光明與溫暖。
留言9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